Quantcast

奧修談自我的節錄

奧修談自我的節錄

當孩子成長時自我也開始在成長

「自我除了存在於人類身上之外,它不存在於任何地方,而且當孩子成長時自我也開始在成長。父母、學校、大學,他們全都在增強自我的力量,只是為了這個簡單的理由,那就是好幾世紀以來人類必須努力求生存。生命已經變成一種生存的掙扎。而科學家們甚至已經讓人更確信適者生存的理論。所以我們協助每個孩子讓他們的自我變得愈來愈強壯,就在這種情況下問題便產生了。

當自我變得強壯時,它就像是一層厚厚的黑暗開始把智慧層層圍住。智慧是光,自我是黑暗。智慧非常細緻,自我非常堅硬。智慧就像一朵玫瑰花,自我就像一塊岩石。如果你想要存活的話,他們說──所謂的智者們──那麼你就必須像岩石般,你就必須是強壯的,不脆弱的。你必須變成一座城堡,一座關閉的城堡,這麼一來你就不會從外面受到攻擊。你必須變成頑固的。

然而那時你就會變得封閉。就你的智慧而言,你就會開始死亡,因為智慧想要成長、擴展和流動的話,它就需要開闊的天空、風、空氣、陽光。它想要保持生氣蓬勃,就需要持續不斷地流動;如果它變得停滯,慢慢地,慢慢地,它就變成一片死亡的景象。」

Osho, Tao: The Golden Gate, 第 1 卷, 談話 #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快樂是自我的死亡

 「快樂是危險的而痛苦是安全的──對自我來說很安全。唯有在痛苦中和透過痛苦,自我才得以生存。自我是一座被地獄包圍的島嶼;對於自我,對於自我的存在本身來說,快樂是危險的。快樂像陽光般昇起而自我就消失不見了,像在草葉上的一滴水珠般蒸發了。

 快樂是自我的死亡。如果你想要保持是一個與存在分離的個體,幾乎每個人都正試著這麼做,你將會害怕感到喜樂和歡欣。感到喜樂的話你就有罪惡感。你就會感到自我毀滅,因為在心理層面、在自我層面來說,你正在企圖自殺。

 事情一直都是這樣,人們享受一段美好時光,之後就感到非常罪惡。罪惡感的升起是因為自我。自我開始在折磨他們,『你在做什麼呀?你決定要殺掉我嗎?而我是你的唯一寶藏。殺掉我?你會被毀滅。殺掉我就是毀滅你自己。』」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6 卷, 談話 #1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試著了解自我

「試著了解自我。從盡可能多的角度去分析它、解剖它、觀看它、觀察它。而且不要太過匆忙地想要把它獻祭出來,否則最偉大的自我主義者就誕生了:這個認為他自己很謙虛的人,這個認為他自己沒有自我的人。
 
那也是相同的故事,而是以一種更細微的方式在運作。那就是宗教人士從古至今一直在做的事──他們一直都是虔誠的自我主義者。他們甚至讓他們的自我變得更加修飾;它已經被套上宗教和神聖的色彩。你的自我比起聖人的自我還要好;你的自我比較好,好得太多了──因為你的自我很粗俗,而比起精緻的自我,粗俗的自我能夠更容易被了解和被放掉。精緻的自我一直不斷在演出許多戲碼,所以它非常困難。一個人會需要完全的覺知去觀照它。」

Osho, The Fish in the Sea is Not Thirsty, 談話 #1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痛苦滋養你的自我

 「痛苦之中有許多事物可以提供給你,這些是快樂無法提供的。相反地,快樂從你身上拿走許多事物。事實上,快樂拿走你一直擁有的一切,所有你一直呈現的樣子;快樂摧毀了你。痛苦滋養你的自我而快樂基本上是一種無自我的狀態。那就是問題所在,問題的最重要的關鍵點。那就是為什麼人們發現要感覺快樂非常困難。那就是為什麼世上數以百萬的人活在痛苦之中,決定要活在痛苦之中。它給你一種非常精鍊的自我。感到痛苦,你就存在。感覺快樂,你就不存在。在痛苦之中:結晶成形;在快樂之中你變得散佈四方。

 如果這一點被了解,那麼一切就會變得非常清楚。痛苦讓你感到特別。快樂是一種宇宙的現象,對於它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Osho, The Book of Wisdom, 談話 #2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愛和自我不能共存

「愛和自我不能共存。知識和自我可以和諧共處,但是愛和自我不能夠共存,一點也不能。它們不能相互為伴。它們就像黑暗和光:如果光在那裡,黑暗就不可能在。如果光不在,黑暗才可能在。如果愛不在,自我才可能在;如果愛在那裡,自我就不能夠在。反之亦然,如果自我被丟掉,愛便從四面八方出現。它就開始從各處灌注在你身上。」

Osho, The Secret, 談話 #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自我靠著你想要成為別人的欲望維生

 「自我從哪裡得到它的能量呢?自我靠著你想要成為別人的欲望來維生。你很窮而你想要變富有──自我正在吸取能量,它在呼吸生命。你很無知而你想要變成一個有智慧的人──自我正在吸取能量。你是一個可憐的普通人而你想要變得有權有勢──自我正在吸取能量。
 
了解自我的過程。自我如何存活呢?自我存活在你現在的樣子和你想要成為的樣子之間的緊繃之中。A想要成為B──出於這個緊繃本身,自我就被創造出來。自我如何消失呢?由於你接受你現在的樣子自我就消失了。那麼你會說:『我很滿意我現在的樣子,我接受我目前的處境。我會仍舊只像存在要我保持的樣子。它的意願就是我的意願。』

當你已經放掉對於未來的一切緊繃──我應該變成這個,我應該變成那個──自我就蒸發了。自我活在過去和未來的基礎上。再多了解這一點。自我的許多主張是出自於過去,『我做過這個,我做過那個』──它全都在過去。而自我說:『我將來一定要完成這個,我將來一定要讓你看到我能完成那件事。』那些全都在未來。自我單單不存在於現在。如果你回到此時此刻,那麼自我就消失不見。對自我而言那是死亡。回到此時此刻是自我的死亡。」

  Osho, Die O Yogi Die,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自我藉由摩擦而存在

 「自我藉由摩摖而存在。懷抱一種理想,那麼你會變成一位自我主義者。理想家是一個自我主義者。懷抱一個更崇高的理想,那麼你就會是一位更偉大的自我主義者。理想更崇高,自我便更崇高,因為更崇高就是摩擦。自我是被真實和理想之間的摩擦所創造出來。現在你也許懷抱著無自我的理想──那也沒關係。你也許會說,『但是我懷抱著成為無自我的理想』──那也沒關係,這個理想帶來了自我。現在你的無自我的想法將會帶來更大的自我。所以真正的自我主義者是那些他們認為他們自己是謙虛的人,和那些假裝他們是沒有自我的人。
 
一個沒有自我的人,就是一個沒有理想的人。讓這一點作為判斷的標準,而你就會找到一項基本原理。沒有自我的人就是沒有理想的人。那麼自我要如何被創造出來呢?──這個能量本身已經失去了。這種能量來自摩擦、衝突、掙扎和意志。

當你接受你的生命時──當你在吃早餐時,而且當你睡覺時,當你走路時,當你洗澡時──從這些事情當中你要如何創造一個自我呢?當感覺有睡意時就睡覺,當感覺餓時就吃,你如何能創造你的自我呢?不,如果你斷食,你能夠創造自我。如果一整晚你保持警覺的話,而你會說:『我不會睡著,』你能夠創造自我。到了早晨,一個已經睡個好覺的人將會沒有自我,而你會有一個強壯的自我。」

Osho, Zen: The Path of Paradox,第 2 卷, 談話 #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自我不想要融合為一

「所以我並不是在教你要作個好人,我並不是在教你要作個壞人;我在教你只是融為一體。融為一體是健康的,而保持健康就保持神聖的。
 
  但是自我不想要融為一體,因為一旦你融為一體自我就不能夠存在。自我唯有在分裂中才能存在。當你正在與你自己對抗時,自我便出現了。自我總是透過衝突而存在;衝突是它的食物、養份。所以如果你是完整的,自我便不能夠存在。你能觀看它。你可以去看看罪犯們──他們有他們的自我,你可以去看看你的聖人們──他們有他們的自我:善良的自我和邪惡的自我。但是如果你能夠找到一個沒有自我的人,他既不是一個罪人也不會是一個聖人,他將會是非常單純的。他將不會主張任何好的或壞的事;他一點都不要主張。

 自我由分裂所創造出來。當你正在對抗時,自我就進入了;當你不在對抗時,自我就不能進入。自我是一種緊繃。如果你想要有自我,那麼就盡可能充分劃分你自己──變成兩個人。那正是發生在許多人身上的事,那就是過去一直發生在全人類身上的事。每個人已經變成兩個人:一個聲音說『做這個』,另一個聲音說『不要做那個』──那麼自我便出現了。由於摩擦自我便出現了,而自我非常陶醉;它讓你變得無意識。這就是整個機制。」

 Osho, Tao: The Pathless Path, 第 1 卷, 談話 #1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你無法丟掉自我

「『我是』只不過自我的另一種名稱罷了。現在你將會惹上麻煩。如果自我確信唯一的方法便是丟掉自我,那麼誰將要丟掉誰呢?而且要如何做呢?它將會像是用你自己的鞋帶正把你自己往上拉一樣。你將會看起來就像呆子一樣。看著你的每一個用詞。『我是』只不過自我罷了。
 
   第二件事:沒有人曾經丟掉過自我,因為自我並不是你可能丟掉的一種事實;任何能被丟掉的事,至少必須是真實的、實際的。自我只是一種概念,一個想法。你不能丟掉它,你只能了解它。你能丟掉你的影子嗎?你可以跑得盡可能地快,但是你的影子也會跑得一樣快,剛好一樣的速度…
 
  你不能丟掉自我。一旦你開始試著想要丟掉自我,你會掉入一片混亂中;你會變得愈來愈擔心和迷惑。而這並不是一種擺脫自我的方法。擺脫自我的唯一方法就看著它。」

Osho, Theologica Mystica, 談話 #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天性永遠是美好的,自我永遠是醜陋的

「所以當你做某件事時,觀照,保持警覺。而如果它導致痛苦,那麼你便清楚知道它就是自我。那麼下一次,保持警覺,不要聽從那個聲音。如果它是天性,它會引領你來到一種喜悅的頭腦狀態。天性永遠是美好的,自我永遠是醜陋的。除了試驗與錯誤之外別無他法。我不能給你一個判斷標準好讓你能判斷每件事,不能夠。生命是精細而複雜的,而所有判斷標準都顯得不足。你必須自己想辦法去判斷。所以無論你做什麼,傾聽從內在發出的聲音。注意到它、它導向何處。如果它導向痛苦,它一定是出自自我。
 

如果你的愛導向痛苦,它是出自自我。如果你的愛導向一種美好的祝福,一種喜樂,它是出自天性。如果你的友誼,甚至你的靜心,把你引導到痛苦,它是出自自我。如果它是出自天性,每件事都會很恰當,每件事會變得很和諧。天性是美妙的,天性是美好的,但是你必須努力找出它。

永遠要注意到你正在做些什麼以及它引向何處。漸漸地,你將會覺知到哪一個是自我和哪一個是本性;哪一個是真實的和哪一個是虛假的。它會花上一點時間和警覺、觀察。不要欺騙你自己──因為只有自我導向痛苦,不會到任何地方。不要把責任丟在別人身上;別人毫不相關。你的自我導向痛苦,沒有任何人把你導向痛苦。自我是通往地獄的入口,而來自你的中心的自然的、真誠的、真正的事物,是通往天堂的入口。你將必須找到它和理解它。」
Osho, The Alchemy of Yoga, 談話 #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在你能夠丟掉你的自我之前,你必須先達到它

奧修,
我感覺透過發展出一種面對困難的忍耐態度,我已經變得認命於生命所發生的許多事物。這種認命感就像有一股力量拉著我不要努力在靜心中變得活生生。這個意味我在壓抑我的自我,而在真正失去它之前我必須再次找到它嗎?

 「這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它會顯得非常矛盾,但是這是真實的──在你能夠失去你的自我之前,你必須獲得它。唯有一顆成熟的果實會掉落地面。成熟是一切所需的。一個未成熟的自我不能夠被丟掉,不能夠被摧毀。而如果你奮力要摧毀和融解一個未成熟的自我,一切的努力都將白費。與其摧毀它,反而你將會發現它更有力量,以新鮮而細微的方式。

 這是需要被了解的基本事物──自我必須到達一個頂點,它必須是強壯的,它必須到達一種完美地步──唯有那時你才能夠融解它。一個微弱的自我不能夠被融解。而這變成了一個難題。

在東方的所有宗教都宣揚無自我。所以在東方每個人從一開始就反對自我。由於這種反對態度,自我從來沒有變強壯,從來沒有到達一種它可以被丟棄的完美地步。它從來沒有成熟。所以在東方要融解自我是非常困難的,幾乎不可能。

在西方,整個西方的宗教傳統和心理學的考量、傳道,都在說服人們要擁有強壯的自我──除非你擁有一種強壯的自我,不然你如何生存呢?生命是一種挑戰;如果你是無自我的你將會被摧毀。那麼誰來抵抗呢?誰來抗爭呢?誰來競賽呢?而生命是一種持續不斷的競賽。西方的心理學家說:成就自我,讓它變得強壯。

 但是在西方要融解自我是非常容易的,所以每當一個西方的求道者達到一種了解說,自我就是問題所在,他就能夠很容易地融解它,比起任何一個東方的求道者還更容易。這就是矛盾所在──在西方自我被教導,在東方無自我被教導。但是在西方要融解自我是容易的,在東方它是非常困難的。
 
對你來說這將會是一個難題,首先要獲得然後再失去──因為你只能失去一些你擁有的事物。如果你沒有擁有它,你要如何失去它呢?」

Osho, My Way: The Way of the White Clouds,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攜帶著自我,便不可能有愛

「當你是在生氣當中、熱情之中、暴力之中,你感到自己內在有一種精鍊的自我存在。每當你處在愛之中、慈悲之中時,它就不在了。
那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夠愛的原因,因為攜帶著自我,就不可能有愛。那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斷在談論許多關於愛的事,但是我們從未處在愛之中。而無論何時我們稱為的愛,它大致都只是性,它並不是愛;因為你不能夠失去你的自我,而除非自我已經消失不見,不然愛就不能夠存在。愛、靜心、神性,它們全都需要一件事──自我一定不存在。那就是為什麼耶穌說『神就是愛』這句話是對的,因為唯有自我不在時這兩種現象才會發生。」
Osho, The Book of Secrets, 談話 #5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社會需要你成為一個自我

「孩子出生時是帶著一種『本質』,並非帶著一個自我。孩子發展了自我。當他變得愈來愈社會化和愈是與人連結時,自我就發展出來。自我只是一種當你與別人連結時很表層的你──就只是在你本性的邊緣。所以自我是你本性的表層,而本質是在中心。孩子出生時是帶是一種本質,但是並未覺察到。他是一種本質,但是他並未意識到這個本質。

孩子最早的覺知是對自我的覺知。他覺知到這個『我』,並不是這個『本質』。事實上,他首先覺知到『你』。孩子首先覺知到他的母親。然後反映地,他變得覺知到他自己。首先他變得覺知到圍繞在他四周的客體。然後,漸漸地,他開始感覺到他是分離的。這種分離的感覺給予這種自我的感覺,而且因為孩子首先變得覺知到自我,自我變成本質的一種掩飾。

自我持續不斷成長著,因為社會需要你成為一個自我,不是成為一種『本質』。本質對社會沒有任何幫助;你的表層才有意義。而且會產生許多問題。自我能夠被教導,自我能夠很容易被駕御,自我能夠被迫使去順從。自我能夠被調整,但是本質不能。本質不能夠被教導,本質不能夠被迫使。本質是天生地叛逆、獨特。它不能夠被塑造成為社會的一部分。」

Osho, The Ultimate Alchemy, 第 1 卷, 談話 #1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你是獨一無二的

「每個人,甚至是一隻老鼠,有他自己的自我。每個人,甚至一位宗教人士,有他自己的自我。甚至當宣稱說:『我只是在你腳下的塵土,』你也是正聚集著自我。
 自我和人格必須被丟掉,那麼你就會發現個體性出現了…一種獨一無二的感覺。是的,你是獨一無二的。別人也是獨一無二的。世上只存在著獨一無二的人們,所以比較是愚蠢的,因為單獨你個人就像你自己一樣。沒有任何人像你一樣,所以要怎樣比較呢?」

 Osho, The Discipline of Transcendence, 第 1 卷, 談話 #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自我是剝削

「只存在兩種意識狀態──自我的狀態和愛的狀態。自我是狹隘的狀態,種子形式,原子階段;愛是無處不在,愛是神。自我的中心是『我』;自我為它自己而存在。愛的甘露就是這個宇宙。愛為全整而存在。

自我是剝削;愛是服務。而這種出自於愛、自由地而自發地服務,是非暴力的。」

Osho, The Long, the Short and the All, 談話 #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想要搜尋更多 奧修談自我的節錄 或任何你也許感興趣的主題,你可以流覽 奧修線上圖書館 ,這個免費圖書館包含超過225本奧修書籍,這些你都可以閱讀,或是以關鍵字或詞來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