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奧修談愛的精選節錄

愛本身就是滋養品
「你所提的問題是,『你能談一談關於用愛來滋養自己的藝術嗎?』 實際上沒有這樣的藝術,因為這是不需要任何努力的。愛本身就是滋養品。但是由於那些領袖們,人類變得如此的混亂,一個人一點都不瞭解自己本身存在的內在領域。愛本身就是滋養品。你愈是去愛,你愈是發現愛在杳無人跡的空間中不斷地傳播,像光環一樣圍繞著你。
但是這樣的愛沒有被任何一種文明認可過。他們把愛推入一個很小的隧道:你可以愛你的妻子,你的妻子可以愛你; 你可以愛你的孩子們,你可以愛你的父母親,你可以愛你的朋友們。他們將兩件事情深深地植入到人類的內在。 一件就是愛是很有限的東西── 朋友們,家庭,孩子,丈夫,妻子。 第二件就是他們堅持說有很多種類的愛。
當你愛你的丈夫或妻子的時候你用一種方式去愛;當你愛你的孩子時,你需要用另一種方式去愛,當你愛你的長輩,你的家庭,你的老師時你又用另一種方式去愛,然後又用另一種方式愛你的朋友們。 但是真理在於,愛不可能用像人類歷史至今被分類的那種方式去分類。他們有他們分類愛的理由,但是他們的理由是醜惡並且殘忍的,因為在這個分類中他們殺害了愛……
 所有文明都堅持分類愛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都很懼怕愛,因為如果是存在性的愛,那麼它就沒有界限── 那麼印度教就不能反對穆斯林,那麼新教徒就不能反對天主教徒。 你就不能區分說你不能愛這個人因為他是猶太人,中國人。世界的領袖想要分割世界,但要分割世界他們就不得不作最根本的分割,那就是對愛的分割。」
 
Osho, Om Mani Padme Hum: The Sound of Silence, the Diamond in the Lotus, 談話 #2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感情不是石頭,他們像玫瑰花一樣
「每個個體都有三個層面:他的生理機能─身體,他的心理狀態─頭腦;他的存在─他永恆的本質。愛可能存在在所有這三個層面,但它的品質會是不同的。在生理機能,身體的層面,它只是性欲。你會稱它為愛,因為愛這個詞似乎很詩意,美麗。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把他們的性叫做愛。性是生物的,生理的。你的化學作用,你的荷爾蒙── 每一種物質的都包含在其中……
 只有百分之一的人瞭解得更深一些。詩人,畫家,音樂家,舞蹈家,歌唱家們更敏感一些,他們能夠感覺到超越身體以外的。他們能感覺到頭腦的美麗,心的敏感,因為他們自己就生活在那個層面。一個音樂家,一個畫家,一個詩人,他們生活在不同的層面。 他不是思考,他感覺。因為他是跟隨心來生活,他能够感受到其他人的心。 那就是一般所稱的愛。它是很少見的。我是說偶爾會發生,也許只有百分之一的人。
因為第二個層面是如此美麗,爲什麽那麼多的人不向它移動?但是問題在於,任何很美麗的事物同樣是很纖弱的。它不是五金器具,它是用很易碎的玻璃製作的。一旦鏡子摔破了,那是沒有辦法將它復原的。人們很害怕當他們抵達那個纖弱的愛的層面時,會太過於捲入其中,因為在那個階段愛是非常美麗但是也是非常的變化多端。感情不是石頭,它們就像玫瑰花一樣……
image
詩人被認為、藝術家被認為幾乎每天都墜入愛河。他們的愛像一朵玫瑰花。當它存在時,它是那麼的芳香,那麼的活生生,在風中、雨中、陽光下舞蹈,展現它的美麗。但是當夜晚來臨時它也許會死去,你不能做任何事去阻止它。心中深刻的愛就像進入你房間的微風一樣,帶著它的新鮮、涼爽,然後它就消失了。你無法將微風握在你的拳頭裡。只有很少幾個人有勇氣活在一種從一個瞬間到另一個瞬間、不斷變化的生活。因此他們會決定墜入一個他們可以依靠的愛當中。
我不知道你懂得哪種愛 ──很可能是第一種,也許是第二種。你害怕如果你抵達了你的存在,你的愛將會發生什麽?當然它會消失──但是你將不會是一個失敗者。一種新的愛將會出現,也許百萬人中只會出現在一個人身上。那種愛只能叫做鍾情(lovingness)。」
 
Osho, From Death to Deathlessness, 談話 #1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只有愛和它的破滅能夠讓你轉入內在
「我贊成愛。我一生的教導都出自於對愛的喜愛。這個原因很奇怪,但是我是一個很反常的人。我一直教你為愛而行動,因為我知道除非你來到這決定性的一點,看到其他的都是地獄,不然你將不可能成為宗教性的。我不是爲了愛。我的所有努力都是爲了宗教。
偽宗教只是給你現成的公式,我想要給你真實的經驗 ── 那是我不能夠給你的……,我只能夠指示給你道路,解釋給你它是怎樣發生的,然後如果你想要,留給你對它進行嘗試的自由。如果愛沒有失敗過,那麼對於宗教你還沒有足夠的成熟。你還沒有到這個年齡。無論你年齡多大,那無關緊要;也許六十歲,也許七十歲,它無關緊要。如果你還在希望愛可能成功,那麼你還沒有到這個年齡。但是如果你全然的認識到,它是違反事物的自然規律,存在不是那樣運行的……你就是你,別人是別人。
如果你想品味存在的經驗,它不是透過其他人,它是在你內在的直接跳躍。它是通過你,透過你。並且只有愛和它的失敗能夠將你投入內在。沒有其他任何事物能夠將你投入內在,因為其他任何事物都遠遠低於愛。」
 
Osho, From Unconsciousness to Consciousness, 談話 #2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愛你自己
「我們開始講解釋迦摩尼佛最意義深遠的箴言之一『愛你自己……』
世界上所有傳統、所有文明、所有文化、所有教會都教授你正好相反的。他們說:『愛其他人,不要愛你自己。』在他們的教授背後無疑的有一種狡猾的戰略。
愛是靈魂的營養。就像食物對於身體,愛對於靈魂也是一樣的。沒有食物身體會虛弱,沒有愛靈魂會虛弱。從來沒有一個國家、沒有一個教會、沒有一個既得利益者會希望人類擁有強壯的靈魂,因為一個帶有心靈能量的人必然是反叛的。
愛使你成為反叛的,革命的。愛給你翅膀使你高飛。愛給你對於事物的洞察力,那麼沒有人可以欺騙你,利用你,壓迫你。教士和政治家們只是靠你的血生存下來的 ── 他們只是靠剝削生存下來的。所有教士和所有政治家都是寄生蟲。
 爲了把你變得靈魂虛弱,他們找到了一種可靠的方法,百分之一百有效,那就是教你不要愛你自己。如果一個人不能夠愛他自己,他就不能夠愛其他任何人。這個教導很狡猾。他們說『愛其他人』,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你不能夠愛你自己你是完全不能夠愛的。但是他們不斷地說,『愛其他人,愛人類,愛上帝,愛自然,愛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你的孩子,你的父母,但是不要愛你自己』──因為依照他們的說法愛自己是自私的。
 
 
他們對於自愛心的譴責就像他們對任何事物的譴責──並且他們讓他們的教導看起來很合邏輯。他們說:『如果你愛你自己你將成為一個自我主義者,如果你愛你自己你將成為一個自戀的人。』這不是真的。一個愛自己的人發現他的內在是沒有自我的。正是由於不愛自己只愛別人,努力去愛別人,自我才出現了。
 那些傳教士們,那些社會的維新派,社會的僕人們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自我──那是自然的,因為他們認為他們自己是優秀的人類。他們是不平凡的,平凡的人愛自己;他們愛別人,他們愛偉大的理想,他們愛上帝。他們所有的愛都是虛偽的,因為他們的愛是沒有任何根的。一個愛自己的人才是向真正的愛踏出第一步。」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5 卷, 談話 #5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真實的愛是能夠保持單獨的
「一個人可以存在於深深的愛中而仍然保持單獨。實際上,一個人只有在深深的愛中才能夠保持單獨。愛的深度在你周圍創造出一個海洋,然後你成為一個島,完全的單獨。是的,海洋不斷地將它的波浪拋到你的岸上,但是海洋越是用它的波浪撞擊你的海岸,你會越整合,根扎得越牢,你越是歸於中心。愛有價值只是因為它給你單獨感。它給你足夠的空間讓你單獨存在。
但是你有一個關於愛的想法;那個理想創造麻煩──不是愛本身,而是那個想法。那個想法是,在愛中,愛人們在彼此中消失,在彼此中融化。是的,是有融化的時刻── 但是這是生命和一切存在的美:所有都是現實存在的;當愛人們融化在彼此之中,就像當他們變得很有意識、很警覺的時刻一樣。那個融化不是某種醉態,那個融化不是無意識。它帶來很大的意識,它釋放出很大的覺知。一方面他們融化了── 另一方面他們第一次看到在單獨存在中他們完全的美。另一個人界定了他們,他們的單獨;他們界定了另一個人。而他們感謝彼此。正是因為另一個人他們才能夠看到他們自己;另一個人成為一面鏡子,在鏡子中他們被反射出來。愛人們是相互的鏡子。愛讓你意識到你本來的面孔。
 
因此,當用這樣的方式闡明時,看上去很矛盾,似是而非;『愛帶來單獨感。』你向來認為愛會帶來親密。我沒有說它不會帶來親密,但是除非你是單獨的不然你是不能夠在一起的。誰會在一起?要在一起兩個人是需要的,要在一起兩個獨立的人是需要的。如果兩個人是完全地獨立,這個親密將會是豐富的,極其豐饒的。如果他們是互相依賴的,它就不是一個親密── 它是一種奴役,它是一種束縛。
如果他們是互相依賴的,依附的,佔有的,如果他們不允許各自單獨存在,如果他們不允許各自有足夠的空間成長,他們就是敵人,不是愛人;他們對各自是有害的,他們不是幫助各自發現他們的靈魂,他們的存在。那麼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愛呢?它也許只是害怕單獨存在;因此他們互相依附。但是真實的愛不懂得害怕。真實的愛能夠成為單獨,完全的單獨,然後出自那個單獨感,一種親密(togetherness)才能夠成長。」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2 卷, 談話 #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愛不需要證明
「愛是不需要證明的 ── 那是愛的美麗和愛的自由。憎恨是束縛。憎恨是牢獄 ── 是你自己強加給你自己的。 憎恨製造憎恨,憎恨引起憎恨。如果你憎恨某個人你在那個人的心中製造出對你自己的憎恨。這整個世界存在在憎恨、破壞性、暴力、嫉妒、競爭之中。人們如魚刺般梗在彼此的喉嚨中,不是在真實中、在現實中,在行動中,或者至少在他們的頭腦中;在他們的思維中每個人都在謀殺,殺戮。那就是爲什麽我們把這個可以成為一個天堂美麗的地球創造成一個地獄。
愛,那麼地球可以再次成為天堂。並且愛的無限美麗在於它不需要證明。愛沒有任何理由的來自你。它是你的狂喜的傾瀉,它是你的心的分享。它是你的存在之歌的分享。而分享是如此地喜悅──因此一個人才會分享。只是爲了分享而分享,沒有任何其他目的。
但是你在過去知道的愛不是佛陀講的愛也不是我所講的愛。你的愛只是憎恨的另一面而已。因此,你的愛有證明;某個人昨天對你而言很美麗,由於他對你那麼好你感到對他有很大的愛。這不是愛;只是憎恨的另一面── 那個證明就證明了它。或者明天某個人將要對你很好;他對你笑的方式,他對你說話的方式,他邀請你明天去他家的方式── 他將要愛你。 所以偉大的愛發生了。
image
這不是佛陀講的愛。這是憎恨偽裝成的愛── 那就是爲什麽你的愛可以在任何時刻轉變成為憎恨。只要傷到一個人一點點,愛就消失了,憎恨就出現了。甚至不需要深入皮膚。甚至那些所謂的偉大的愛人都一直不斷地吵架,不斷彼此嘮叨,破壞── 如刺梗喉。人們認為這就是愛……
 
你的愛不是真的愛;它正是它的反面。它是憎恨偽裝成的愛,假裝成的愛,像愛一樣招搖過市。真正的愛不需要證明。它不會想到昨天,它不會想到明天。真正的愛是你內在的快樂自發地洋溢、分享、噴灑,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目的,然後就只是分享它的喜悅。」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1 卷, 談話 #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從根本上說愛是一個存在狀態
「真實的事物不是一種關係而是一個狀態;一個人不是在愛中而是一個人就是愛。無論何時當我講到愛時,記得這個:我在講關於愛的狀態。是的,關係是很好的,但是如果你沒有到達愛的狀態,關係一定會失敗。那麼那個關係不僅是一個藉口,它是一個危險的藉口,因為它會一直欺騙你;它會一直給你一個你知道什麽是愛的感覺,但是你不知道。從根本上說愛是一個存在的狀態;一個人不是在愛中,一個人就是愛。
那個愛的出現不是因為與某人墜入愛河。那個愛的出現是由於向內行,不是由於墜落,而是由於升起,向上高飛,飛得比你還高。它是一種超越。當一個人的存在是寧靜的他就是愛;他是寧靜的歌曲。佛陀是愛,耶穌是愛,不是與某個人的愛,但只是愛。他們的氛圍就是愛。它不是特別針對任何一個人,它是向所有方向散放。無論誰靠近佛陀都將感受到它,將被它噴灑,受它的沐浴。它就是這樣無條件的。
愛是沒有條件的,不會有如果…,不會有但是…。愛從不會說,『滿足這些條件然後我將會愛你。』愛就像呼吸一樣;當它發生時你就只是愛。不管誰靠近你都沒有任何關係,罪人或者聖人。無論是誰靠近你都會感受到愛的氣氛,充滿歡樂的。愛是無條件的給予 ── 但只是那些擁有的人才能夠給予
 Osho, The Guest, 談話 #5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愛的第一個波紋需要在你自己的周圍發生
「一個人健康的自愛具有偉大的宗教價值。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永遠不可能愛任何其他人。愛的第一個波紋需要在你的心中出現。如果它沒有為你自己出現它不可能為任何其他人出現,因為其他任何人都離你更遠。」
「就像是向靜靜的湖水中投入一塊石頭,第一個波紋將出現在石頭周圍,然後它們將繼續向遠處的岸邊散播。愛的第一個波紋需要在你自己的周圍發生。一個人需要愛自己的身體,一個人需要愛自己的靈魂,一個人需要全然的愛自己。」
「這是很自然的;否則你完全不可能倖存。它是美麗的,因為它使你變得更美。愛自己的人變得優雅,柔美。愛自己的人註定變得比不愛自己的人更沉靜,更靜心,更虔誠。」
image
如果你不愛你的房子你將不會清理它;如果你不愛你的房子你將不會裝飾它;如果你不愛它你將不會用一個花園和蓮花池環繞它。如果你愛你自己你將會創造一個花園圍繞你自己。你將會嘗試培養你的潛能,你將會嘗試帶出你內在的所有事物讓它們得以表達。如果你愛,你將繼續沐浴你自己,你將繼續滋養你自己。
你會感到驚訝,如果你愛你自己;其他人將會愛你。沒有人會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如果你都不能愛你自己,還有誰會找這個麻煩?那個不愛自己的人是不能保持中立的。要記得,生活是沒有中立性的。」
 
Osho, The Secret, 談話 #1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關係會破壞愛
「人際關係是一個組織,愛是無組織的。當然愛是連結的,但從不可能成為一種關係。愛是一個從一瞬間到另一瞬間的過程。記住這個。愛是你存在的一個狀態,但不是一個關係。世上有在愛的人和不在愛的人。不愛的人通過關係假裝在愛。愛的人不需要任何關係 ── 愛就足夠了。
寧可做一個愛的人而不是要在一個愛的關係中 ── 因為關係在一天中發生然後在另一天消失。有這樣的花卉,早上時它們開花,晚上時它們已經凋謝了。
你要做一個有愛的人。
但是人們發現做一個有愛的人很困難,所以他們創造了關係── 用這種方式欺騙自己『現在我是一個有愛的人,因為我在一個關係中。』那個關係可能只是一個壟斷,佔有,獨佔。
關係可能只是出於恐懼,可能與愛毫無關係。關係可能只是某種類型的安全感 ── 經濟的或其他什麽。關係是需要的,僅僅因為愛不存在。關係只是一個代替品。
變得警覺!關係會破壞愛,會破壞愛出生的可能性。」
 
Osho, Walk Without Feet, Fly Without Wings and Think Without Mind,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沒有愛,生活就沒有了詩意
「無論何時當你在愛中,一個比死亡更大的恐懼會掌控你。那就是爲什麽愛從這個世界消失的原因。愛降臨的現象很難得的,很少發生。你所謂的愛只是一個偽幣:你虛構了它,因為沒有愛的生活太困難了。它是困難的,因為生活沒有愛,那麼生活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它毫無意義。沒有愛,生活沒有任何詩意在裏面。沒有愛,樹木會生存但是永遠不會開花。沒有愛,你不能舞蹈,你不能慶祝,你不能感受感激,你不能祈禱。沒有愛,寺廟只是平常的房子;有了愛一個平常的房子會改變,改觀為一個寺廟。沒有愛你依然只是可能性 ── 空的姿態。有了愛,你第一次成為實質的。有了愛, 靈魂第一次出現在你的內在。自我掉落了但靈魂升起了……
向愛移動是向一個深淵移動。你開始搖動,你會感到眩暈。去喜馬拉雅山上的頂峰然後向下看著山谷;那個山谷什麽都不是。當你向下看著愛的山谷時,一個巨大的恐懼會抓住你。你幾乎是癱瘓的;你不能逃跑,你不能跳下。 你只是在無限的恐懼中顫抖。怎麼辦?往回走是不可能的,因為愛吸引你;愛喚醒你的深度,愛喚醒你的未來,愛喚醒你的潛力;愛讓你得到你可以成為什麽的一個瞥見。你不能從它那兒逃走,並且你不能跳下因為那個代價太高。你將不得不放掉你自己 ── 所有你曾經認為你是的 ──形象、過去、身份。
但是我告訴你,在你跳下之前那個代價看上去很高。一旦你跳下……那麼你將知道,無論你已經付出了什麽都不算什麼,你所獲得的是無價的。讓我告訴你一個自相矛盾的論點:愛要求你丟掉你不擁有的,愛提供給你的是你其實一直擁有的。愛想要你擺脫你其實不擁有的。」
 
Osho, Come Follow to You, 第 4 卷, 談話 #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愛是一扇門
「如果在愛中有激情,那麼愛將會變成地獄。如果在愛中有依戀,那麼愛將是一個監獄。如果愛是冷靜的它將會成為天堂。如果愛是沒有依戀的那麼愛本身就是神聖的。
愛有兩個可能性。你可以在愛中有激情和依戀:那麼它就好像你將一塊石頭綁在叫做愛之鳥的脖子上使它不能飛翔。或者就好像你將愛之鳥裝進一個金絲籠裡一樣。無論那個鳥籠有多麼珍貴 ── 它也許是用鑽石和珠寶裝飾的── 籠子就是籠子,它將破壞鳥飛翔的能力。
當你從愛中除去激情和依戀,當你的愛是純粹的,純真的,無形的,當你在愛中給予並不索求,當愛只是一個給予,當愛是一個國王而不是一個乞丐;當只是由於某個人接受了你的愛,而你沒有以愛作交易,你不要求任何報答,你就是幸福的,那麼你正在放開這隻愛之鳥讓它飛向敞開的天空。那麼你正在強化它的翅膀。這隻鳥就可以開始飛向無限的旅程。
愛曾讓人們摔倒,愛曾讓人們飛得很高。這都取決於你對愛做了什麽。愛是一個很神秘的現象。它是一扇門 ── 門的一面是受難,另一面是狂喜;一面是地獄,另一面是天堂;一面是輪迴,生與死的輪迴,另一面是解放。愛是一扇門。
如果在愛中有激情,那麼愛將會變成地獄。如果在愛中有依戀,那麼愛將是一個監獄。如果愛是冷靜的它將會成為天堂。如果愛是沒有依戀的那麼愛本身就是神聖的。
 
image
如果你只知道充滿激情和依戀的愛,那麼當耶穌說,『上帝是愛』你將不會懂它的含義。當薩哈鳩(Sahajo)開始唱愛的歌時,你將變得很心神不寧:『這毫無道理!我也曾愛過,但我只得到了痛苦。以愛的名義我只收穫了荊棘,從沒有鮮花為我開放。』另一種愛看上去將會像是想像的。那個成為奉獻,成為祈禱,成為解放的愛,將會看上去只是一個文字遊戲。
你也曾知道愛── 但是無論何時你所知道的愛都只是一個充滿激情和依戀的愛。你的愛並不是真正的愛。你的愛僅僅是一幅隱藏激情、依戀和性的布幕。在外面你把它稱為愛,在裏面它其實是另一回事。當你與一個女人或男人墜入愛河時你渴望的是什麽? ── 你的渴望是性,愛只是外表的裝飾。」
 
Osho, Showering without Clouds,   談話 #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只有當愛再次進入這個世界時,世界才會拋棄戰爭
「這個社會不允許愛的存在,因為如果一個人確實在深愛中,他就不能被操縱。你不能派他去打仗;他將說:我是這麼快樂!你要派我去哪裡?爲什麽我需要去殺害那些也許在家裡很快樂的陌生人?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爭執,沒有利益衝突……
如果年輕的一代愈來愈深切地追求愛,戰爭將會消失,因為你將沒有辦法找到足夠多的瘋子去戰爭。如果你愛,你就品嘗到生命中的某些事物;你將不喜歡死亡和殺人。當你不愛你就還沒有品嘗到生命中的某些事物;你就會愛死亡。
恐懼會殺害,想要殺戮。恐懼是有毀滅性的,愛是一個創造性的能量。當你愛你會想要創造── 你也許會喜歡唱一首歌,或繪畫,或作詩,但你將不會去拿一把刺刀,或一個核彈,然後瘋狂地跑去殺害那些你根本不認識的人,那些沒有對你做出任何事的人;那些你不認識而他們也不認識你的人。
只有當愛再次進入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將拋棄戰爭。政治家不想你去愛,社會不想你去愛,家庭不允許你愛:他們都想要控制你愛的能量因為那是你唯一存在的能量。那就是爲什麽會有恐懼的原因。
如果你很了解我,那就拋棄所有的恐懼和愈是去愛和無條件地去愛 ── 當你愛的時候不要認為你是在為其他人做什麽,你在為你自己做什麽。當你愛,它是對你有益的。所以不要等待;不要說當其他人愛的時候,你才會愛── 那根本不是重點。
成為自私的。愛是自私的。愛其他人── 你將會由於這個愛而獲得滿足,你將由於它獲得越來越多的幸福。
當愛愈深刻時恐懼會消失;愛是光,恐懼是黑暗。」
Osho, Talking Tao, 談話 #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愛是唯一的意義
 「是這樣的,當你墜入愛河你會徹底扔掉所有的理智。這是爲什麽我們說一個人『墜入』愛河。從哪裡『墜入』?從頭腦墜入心。我們用『墜入愛河』的字眼帶有一種譴責的意思,因為頭腦,理智,不能夠不帶譴責地看著它。這是一個墜落。愛真的是一個墜落還是一個提升?帶著愛,你變得更多還是更少?你是擴展了還是收縮了?帶著愛,你變得更多了!你的意識更多了,你的感覺更多了;你狂喜的感覺更多了,你的敏感性更多了。你更加活生生了,但有一件事減少了: 理智少了。你不能提出理由;它是盲目的。對於理智而言它是盲目的。心有它自己的理性── 那是另一件事── 心有它自己的眼睛,但它又是另一件事。那個理性的眼睛不在那兒,所以理性說那是一種墜落;你已經墜落了。
除非心的中心再次開始發揮作用,不然人類是沒有能力去愛的,而現代生活的整個痛苦是,除非他去愛不然他不能夠感覺到他生命中的任何意義。生命看上去毫無意義;愛給予它意義。除非你有能力去愛不然你將感到毫無意義,你將會感覺你的存在是毫無意義的、徒勞的,而自殺會變得很有吸引力。你將想要殺死你自己,結束你自己,去終止,因為活著有什麽用呢?
 
 
僅是生存是不能夠被忍受的。存在一定有一個意義;否則,這有什麽用?爲什麽不必要地一直延長你的生命?爲什麽總是每天重複同樣的模式?起床後做同樣的事,然後又進入睡眠,然後第二天又是同樣的模式:爲什麽?
你做了這麼久,但是發生了什麽?你會一直做下去直到死亡的來臨,讓你從身體中解放出來。這有什麽用?愛給予意義。不是通過愛某種結果會進入存在或任何的目的──不是的!由於愛每個瞬間本身變得有價值。你將從不會提這個問題。如果有人問生活的意義,你要知道,那是因為缺乏愛。無論何時有人問生活的意義,他提問的原因是他還沒有在一個愛的經驗中開花。無論何時一個人是在愛中,他從來不會問生活的意義。他懂得那個意義;沒有提問的必要。他瞭解那個意義!意義就在那裡:愛就是生活的意義!」
Osho, The Book of Secrets,   談話 #4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一個充滿愛的人是活在天堂中
「沒有愛,一個人是獨自存在,與存在的核心分離的。沒有愛,任何人都是一個單獨的存在個體,缺乏與其他同類的任何聯繫。今天,人類發現他自己完全地單獨。我們都是彼此互相切斷,落入我們自己的困境中。這就像生活在墳墓裡一樣。即使他還活在,他只是一具屍體。
你能看到我說的話的真理嗎?你是活著的嗎?你能夠感到愛在你的脈膊中流淌嗎?如果你感覺不到那個流淌,如果愛的悸動在你的心中中斷了,那麼你應該清楚地瞭解到,你其實根本沒有真正活著。
在一次旅行中,有人問我在人類的詞彙中哪個詞是最有價值的。我的回答是,愛。那人很驚訝。他說他預期我會回答說是靈魂或神。我笑說愛就是神。
在愛的光芒中升起,一個人才能夠進入神成道的王國。 說愛是神比說真理是神更好,因為那個和諧,那個美麗,那個活力和狂喜是愛的一部份而不是真理的一部份。真理是要被瞭解的;愛是要被瞭解同樣要被感知的。 愛的成長和完美會導致與神的最終融合。
在所有貧窮中最大的貧窮就是愛的缺乏。一個沒有發展愛的能力的人生活在他自己私人的地獄中。一個充滿愛的人是生活在天堂裡。你可以將人看做一棵奇妙而獨特的植物,這個植物既有可能生出甘露又有可能生出毒物。如果一個人生活在憎恨中他將收獲毒物;如果他生活在愛中他將收獲充滿芳香的甘露。」
 
Osho, The Long, the Short and the All,   談話 #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去愛和需要愛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
「用愛裝滿你的生活。你會說,『我們總是在愛。』我跟你說,你很少愛。你也許渴望愛……這兩者之間是有巨大的差異的。去愛跟需要愛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事情。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一生都停留在孩提的狀態,因為每個人都在尋找愛。去愛是一件很神秘的事情;渴望愛是一件很孩子氣的事情。小孩子們想要愛;當母親給予他們愛,他們能夠成長。他們也想要其他人的愛而家人就愛他們。然後當他們長大,如果他們是丈夫,他們想從他們的妻子那裡得到愛,如果她們是妻子,她們想從她們的丈夫那裡得到愛。
任何想要得到愛的人都會受苦,因為愛是不能夠要求的,愛只能給予。想要並不表示你一定會得到它。如果你想從那個人那裡得到愛他也想要從你這裡得到愛,它就成為問題了。它就好像兩個乞丐相聚並一起乞討。全世界到處都是丈夫和妻子之間的婚姻問題,那唯一的原因就是雙方都期望從對方那裡得到愛,而都不能給出愛。
 
想一下關於你對愛的不斷需要。你想有人愛你,如果有人愛你的話你會感覺很好。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其他人愛你只是因為他想你愛他。這就像有人丟誘餌給魚;他不是丟給魚吃的,他是爲了釣魚才丟的誘餌。所有你周圍看到在愛的人都只是在丟誘餌來獲取愛罷了。他們會丟一陣子誘餌,直到某人開始感覺有可能從這個人那裡得到愛。然後他開始展示一些愛,直到最終他們意識到兩個人都是乞丐。他們犯了個錯誤;每一個都認為另一個是國王。當每一個都意識到他沒有從另一個那裡得到任何的愛,那就是衝突開始的時候。」
Osho, The Path of Meditation,  談話 #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想要搜尋更多奧修談愛的節錄  或任何你也許感興趣的主題,你可以流覽奧修線上圖書館. ,這個免費圖書館包含超過225本奧修書籍,這些你都可以閱讀,或是以關鍵字或詞來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