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奧修談婚姻的節錄

奧修談婚姻的節錄

我們把婚姻提高到不自然的層次
奧修,
靈魂伴侶的概念比婚姻更有用嗎?
「你問道:『靈魂伴侶的概念比婚姻更有用嗎?』概念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了解。你可以把婚姻這個名稱改成靈魂伴侶,但是你還是原來的你。你會從靈魂伴侶中製造相同的地獄──沒有任何事被改變,只是名稱、標籤不同而已。不要太相信標籤。
為什麼婚姻失敗了?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們把它提高到不自然的層次。我們試著讓它成為永恆的事物、神聖的事物,而一點也不了解神聖,不知道任何關於永恆的事物。我們的用意很好,但是我們的了解非常粗淺,幾乎是微不足道。所以婚姻沒有變成一處天堂,它反而變成一座地獄。它沒有變得神聖,甚至它反而墮落得比褻瀆還低劣。
而這一直都是人類的愚蠢──非常古老的愚蠢:每當他陷入困境時,他改變名稱。把婚姻這個名稱改成靈魂伴侶,但是不改變你自己。而你是問題所在,不是名稱;每個名稱都一樣。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你可以用任何名字來叫它。你問道要改變概念,你不是問道要改變你自己。」
Osho, The New Dawn, 談話 #2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婚姻已經變成戰場
「婚姻已經失敗了,因為你無法達到過去你一直對婚姻、對婚姻概念的期望層次。你是嚴苛的,你就是這樣,你充滿嫉妒,你充滿貪慾;你從來都不知道真愛是什麼。以愛之名,你做盡一切:佔有、控制、權力,而這些都是愛的另一極端。
婚姻已經變成兩個人在爭主權的戰場。當然,男人有他自己的方式:粗野而原始。女人有她自己的方式:陰柔的,更柔軟,稍微文明一點,更緩和。但是情況仍舊一樣。現代心理學家把婚姻當作親密敵人來談論。而它被證明就是如此。兩個敵人生活在一起而假裝是在相愛中,期待對方能給出愛;而對方也懷著同樣的期待。沒有人準備要給出愛──沒有人擁有它。如果你沒有愛你怎能給出愛呢?」
Osho, The New Dawn, 談話 #2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婚姻真的是自相矛盾
「沒有婚姻也就沒有痛苦──而且也沒有歡笑。那將會一片寧靜……它將會是地球上的涅槃!婚姻讓千萬事物繼續下去:宗教、州政府、國家、戰爭、文學、電影、科學;事實上,一切全都依賴在婚姻制度上。
我並不反對婚姻;只是我要你警覺到有可能去超越它。唯有因為婚姻為你製造如此多的痛苦時,為你製造如此多的悲慘和焦慮,那種可能性才會浮現,你得學會如何超越它。它是超越的最大動力。婚姻並不是不需要;為了要讓你有所了解、讓你頭腦清醒,它是需要的。婚姻是需要的,而也會來到一個需要去超越它的點。它就像是一部梯子。你踏上階梯,它帶著你往上爬,但會來到一個點你必須丟掉梯子。如果你還一直緊抓著梯子不放,那麼就會有危險。
從婚姻中學到一些事。婚姻是整個世界的一種縮版:它教你許多事。唯有那些平庸之人才一無所獲。否則它會教你說你不知道愛是什麼、你不知道如何連結、你不知道如何溝通、你不知道如何融為一體、你不知道如何與別人共同生活。它是一面鏡子:它把你的臉的每個面貌顯現給你。而一切都需要只是為了讓你變成熟。但是一輩子都依然眷戀它的人就會仍舊不會成熟。一個人也必須要超越它。
image
婚姻基本上意味著你尚未能夠單獨;你需要別人。沒有別人你感到毫無意義,而與別人在一起你感到痛苦不堪。婚姻真的是自相矛盾!如果你單獨一人你感到痛苦;如果你們生活在一起你感到痛苦。它把你的真實呈現給你,真實就是你需要蛻變在你內心深處的某些事物,如此一來單獨時你會感到喜樂,與別人在一起時你會感到喜樂。那麼婚姻就不再是婚姻,因為那時它就不再是累贅。那麼它是分享,那麼它是愛。那麼它會給你自由,而且你也給別人成長所需的自由。」
Osho, Tao: The Golden Gate, 第 2 卷, 談話 #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一般的婚姻是一種無意識的包袱
「一般的婚姻是一種無意識的包袱:你無法單獨生活,所以你要依賴別人;別人無法單獨生活所以他或她要依賴你。而我們怨恨我們所依賴的人;沒有人喜歡依賴任何人。我們最深的渴望就是擁有自由、完全的自由──而依賴違反了自由。
每個人討厭依賴,而那就是為什麼夫妻一直不斷在爭吵,而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在爭吵。他們必須靜心這件事,他們必須深思這件事,為什麼他們在爭吵。每件事都只是爭吵的一種藉口。如果你改變一種藉口,另一種藉口又會被找到;如果沒什麼藉口好找那麼許多藉口就會發明出來,不管怎樣爭吵是一定要的。」
 
Osho, Tao: The Golden Gate, 第 2 卷, 談話 #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沒有婚姻,誰還會管靜心呢?
「宗教的存在不是因為神或為了神;它是因為婚姻。婚姻製造這麼多痛苦所以人就必須靜心;靜心是一種副產品,沒有婚姻,誰還會管靜心呢?為了什麼呢?你已經活在喜樂中了。
沒有婚姻就會沒有棄俗這件事,佛陀就不會離開世俗世界──為了什麼呢?他的妻子,耶輸陀羅(Yashodhara),一定是製造了這種情境──馬哈維亞就不會逃離到山上。沒有婚姻就不會有佛陀,不會有馬哈維亞。只要想一想:歷史將會非常無聊,沒有任何趣事,索然無味。婚姻讓整個『悲劇連續劇』一直繼續下去。人們叫它『喜劇連續劇』……
我不反對婚姻──沒有婚姻,百分之九十九的笑話就會從世上消失。我怎麼會反對婚姻呢?我百分之百贊成。」
 
Osho, Tao: The Golden Gate, 第 2 卷, 談話 #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婚姻是讓愛合法化的一種努力
奧修,
保持快樂和已婚的祕訣是什麼?
「它簡直不可能!它從未發生──依萬物自然法則而言它不可能發生。婚姻是違反自然的事。婚姻是一種負擔,人類的創作品──當然有它的必要,但是現在甚至那種必要也過時了。過去它是一種必要的罪惡,但是現在它可以被丟掉。而它應該被丟掉:人已經受夠了它,太夠了。它是一種醜陋的制度,只因為一項簡單的理由,那就是愛無法被合法化。愛和法律是自相矛盾的現象。
婚姻是讓愛合法化的一種努力。它是出於恐懼。它考慮到未來,考慮明天。人總是想到過去和未來,而因為不斷想著過去和未來,他摧毀了現在。而現在是存在中唯有的真實。人必須活在現在。過去必須死亡,必須被允許消失不見……
你問我:『保持快樂和已婚的祕訣是什麼?』
我不知道。沒有人知道過。如果耶穌已經知道這個祕訣那為什麼他還一直保持未婚呢?他知道『神的王國』這個奧袐,但他不知道在婚姻中依然快樂的祕訣。他保持未婚。馬哈維亞、老子、莊子,他們都保持未婚,只為一個簡單的理由那就是沒有祕訣;否則這些人就已經發現它了。他們可能發現最終的──婚姻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它是非膚淺的──他們探測神性,但是他們不可能探測婚姻。」
 
Osho, Tao: The Golden Gate, 第 1 卷, 談話 #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我從未聽說過有任何完美的婚姻
「我從未聽說過有任何完美的婚姻。他們說完美的婚姻在天堂被塑造出來。沒有人從那裡回來過,所以也許它是真的,但哪一種婚姻會是完美的婚姻呢?
在男人或在女人的內在沒有緊張、沒有個體性。他們絕不會起衝突,他們絕不會打架。他們會非常甜美地對待彼此。而太多糖會引發糖尿病。」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7 卷, 談話 #1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婚姻是一朵塑膠花
「你似乎對婚姻的現象完全沒有覺察──它對男人和女人都是具破壞性的。愛具有創造性,婚姻具有破壞性。但愛並不能信賴:這個片刻它也許在那裡,而下個片刻便消失不見了。而人們想要永恆的事物;他對永恆不變的事十分著迷。他想要安全、安定,他想要緊抓不放。因此愛是不可依靠的,所以他創造了婚姻。
婚姻是一朵塑膠花。愛是一朵真花,但真的玫瑰在清晨很美;到了晚上它就枯萎了。沒有人能夠說何時它會消失不見,何時花瓣會開始凋零。只要一陣強風它就不在了,只要一會兒的強烈日照它就不在了。但是塑膠花會在那裡;下雨了,日曬了,任何情況,塑膠花仍舊還在。事實上,塑膠是世上唯有的永恆之物。
婚姻是一朵塑膠花──婚姻是一種制度。而誰想要生活在制度中呢?」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7 卷, 談話 #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婚姻創造了娼妓
「妓女與妻子之間的差別是什麼呢?一個是一種暫時的安排,另一個是長久一點的安排。婚姻是一種永久的娼妓;在深層,它並沒有什麼不同。因此婚姻和娼妓兩者同時存在。
如果你深入探究它,是由於婚姻所以才有娼妓。而娼妓絕不會從世上消失,除非婚姻消失不見;它是婚姻的影子。事實上妓女一直在拯救婚姻。它是一種安全措施,所以男人能夠偶而去找其他女人,一個妓女,只是為了有些變化,而且挽救了他的婚姻和它的永久性。」
 
Osho, Unio Mystica, 第 1 卷, 談話 #1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真正的重點是愛
「依我看來,一千對婚姻當中九十九對婚姻只是合法的娼妓。它們不是婚姻。當一對婚姻是從愛當中成長時才是一種真的婚姻。合法,不合法,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愛。
如果愛存在於兩人之間,它是被祝福的。如果愛不存在於兩人之間,那麼讓他們在一起的一切法律條文也無法為他們架橋。那麼他們是實際上是分開的,那麼他們實際上是分離的,那麼他們處在衝突中,那麼他們永遠都處在爭戰中。而他們會為彼此帶來各種不同的麻煩。他們會互相讓對方難受,相互嘮叨不停,相互佔有對方,暴力的、壓制的、控制的、獨斷的。」
 
Osho, Zen: The Path of Paradox,第 2 卷,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對女人來說婚姻意味著家
「當男人想到女人時他想到愛,他絕不會想到婚姻。當女人想到男人時,她想到婚姻。愛是其次的,安全是首要的。她活在一個不同的世界──未來她也許不是如此,但過去對女人來說唯一的問題是如何保有安全。
她是脆弱的,她是溫柔的,她是弱小的,她是害怕的。四周全都是男人創造出來的世界,而她在其中就是一個陌生人。她需要安全。所以當她墜入愛河時,第一個想法,第一個念頭,就是如何保有安全、沒有危險。她不會想跟男人做愛,除非婚約安排妥當。婚姻必須是第一件事,然後其他事才跟著來。 
男人對婚姻比較不在乎,更為不在意。事實上一點也不在意。如果他同意的話,他只是不情願地同意──因為婚姻表示責任。婚姻表示負擔,婚姻表示現在你被囚禁了。此刻你不再可以自由地找其他女人。對男人來說,婚姻看起就像是一座監獄。對女人來說,婚姻看起來就像是種安全、無憂無慮、一個家。對女人來說婚姻意味著家,對男人來說婚姻意味著奴役。完全不同的信念,所以他們表現得很不相同。衝突的信念。」 
 
Osho, Zen: The Path of Paradox, 第 2 卷, 談話 #5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婚姻是避免親密的方式
奧修,
最近你談論有關婚姻不利的一面。可否請你談論你認為親密是什麼?特別是,何時它是正向的共同渡過難關,而何時它是負面的?
「婚姻是避免親密的方式。它是為了創造一種形式上的關係的詭計。親密是非形式的。如果婚姻是出自親密而發生它是美的,但如果你盼望親密會出自婚姻而發生,你是在作白日夢。當然,我知道有許多人,千百萬的人們,因婚姻而安下心來但不是因為愛──因為親密是種成長而且它是辛苦的。 
婚姻非常無憂無慮。它是安全的。在其中沒有成長可言。一個人只是陷在那裡。婚姻是一種性的安排;親密是一種對愛的追尋。婚姻是某種娼妓,某種永久不變的特性。一個人與一個女人或一個男人結婚──它是一種永久的娼妓。這種安排是有經濟效益的,不是心理的,不是出自心的。 
所以記住,如果婚姻出自親密而發生那麼它是美的。那意味著每個人在他們結婚之前應該生活在一起。蜜月不應該在婚後發生,它應該在婚前發生。一個人應該生活在暗夜中、美好時光、哀傷的時刻、快樂的時光,是一起生活的。一個人應該深深地穿透對方的眼晴,穿透對方的本性。」
 
Osho, Tao: The Pathless Path, 第 2 卷, 談話 #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婚姻是一種過時的現象
「一旦兩個人被綁在一起,自由便失去了而憤怒會升起。當自由失去時每件事都會變得醜陋。愛表示自由仍保持完整無缺:婚姻表示自由已經被丟棄了。你為了買到永久不變,買到安全,而你付出自由來買到它。
婚姻將會消失不見,應該要消失不見。而現在人類歷史出現一個關鍵點,婚姻的消失會變成可能的。它已經是一種過時的現象,它已經存在太久了,而除了痛苦之外它並未創造任何事。婚姻應該消失而愛應該再次綻放。一個人應該生活在不安全與自由之下。那就是我所說的聰明才智。」
 
Osho, Tao: The Pathless Path,第 2 卷, 談話 #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婚姻是愛的替代品
  奧修,
為什麼你似乎在貶低婚姻而且還告訴人們要結婚呢?
「對我而言,婚姻是死的事物。它是一種制度,你無法活在制度之下;唯有瘋子才活在制度之下。它是愛的替代品。愛是危險的:活在愛中就是活在狂風暴雨中,持續不斷地。你需要勇氣,你需要覺知,而且你準備好要接受一切。在愛中是沒有安全可言;愛是不安全的。婚姻是一種安全,登記所、警察和法庭在它背後。政府、社會、宗教──它們全都在它背後。婚姻是一種社會現象。愛是個人的、私人的、親密的。
因為愛是危險的、不安全的……而每個人都知道愛會消逝在哪裡。它就像一片雲──毫無目的地飄動著。愛是一朵隱藏的雲,下落不明。沒有人知道每分每秒它會在哪裡。不可預測的──沒有任何占星家能夠預測任何有關它的事。至於婚姻?──占星家是非常非常有幫助的;他們能夠預測。 
人必須創造出婚姻,因為人們害怕未知。在生命和存在的每個層面上,人已經創造出替代品了:有婚姻來替代愛;有各種宗派來替代真正的宗教──它們全都像婚姻一樣。印度教、回教、基督教、耆那教──它們並不是真正的宗教。真正的宗教沒有名稱;它就像愛一樣。但是因為愛是危險的,而你是如此地害怕未來,你寧願擁有某種安全。你更相信保險公司而不是生命。那就是為什麼你已經創造了婚姻。
image
婚姻比愛更長久。愛也許是永恆的,但它並非永恆不變。它也許永遠持續下去,但對它來說並沒有要持續下去的內在需要。它就像一朵花:在早晨開花,到了晚上就凋謝了。它並不像石頭。婚姻更長久;你能依靠它。在過去的年代它是有幫助的。
它是避開困難的方法,但每當你避開困難和挑戰時,你也就已經逃開了成長。已婚的人從不會成長。戀人會成長,因為他們必須每個片刻面對挑戰──而且沒有安全可言。他們必須創造一種內在的現象。有了安全你就不必擔心要去創造任何事;社會會幫助。
婚姻是一種禮俗,一種合法的負擔。愛是出自心;婚姻是出自頭腦。那就是為什麼我從不會贊同婚姻。 
婚姻是一座地獄,但是有時人們需要它。能怎麼辦呢?所以我必須告訴他們要進入婚姻。他們需要經歷過婚姻的地獄,而他們不能夠了解這種地獄,除非他們經歷過它。」
Osho, The Essence of Yoga,  談話 #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一種以愛為基礎的婚姻必定會挫敗
「在西方,婚姻正在瓦解因為它是以愛為基礎。而一種以愛為基礎的婚姻必定會挫敗。這是有個理由的:每當兩個人墜入愛河時,他們兩人把他們自己裡面美好的一面呈現給對方而隱藏醜陋的一面。當你墜入愛河時,不論你是男人或是女人,你把你最美好的一面展現給對方看──但是它並不是你的真實面,它並不是你的全部 
它也許只是你人格中的一個面向,或者它也許並不是一個面向而是一種偽裝。當你們有時在海邊、有時在一座花園、有時在月光和星辰底下相遇時,你能夠毫無困難地表現這個假面孔,但是當你真正開始生活在一起時,那麼真實會開始浮現出來。真實的人是一座地獄,而所有發生在星辰底下的那些甜言蜜語變成只是謊言。」
 Osho, The Message Beyond Words,  談話 #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愛絕不會是婚姻的最佳基礎
「現代的婚姻是什麼呢,或是它曾經是什麼呢?──只是一種痛苦的折磨,一種長久的受苦,帶著虛假的笑臉。它已經證實是一種痛苦。最多它可能只是一種便利。 
當我說這句話時,我不是意謂如果你能夠愛更多人的話你就不會走入婚姻。依我看來,一個人能夠愛得更多,他就不會為了愛而走入婚姻。他會為了更深層的事物而走入婚姻。請了解我所說的:如果一個人愛許多人,那麼就沒有理由僅是為了愛而與某人結婚──因為他沒有婚姻也能夠愛許多人,所以那是沒有理由的。 
我們一直強迫每個人因為愛而進入婚姻。因為你在婚姻之外無法愛,所以我們不必要地迫使愛和婚姻結合在一起──不必要地。婚姻是為了更深層的事物──甚至更加深層是:為了親密,為了一種『天生的共存』,為了在某件事上面工作,因為它無法單獨被進行,它可以一起被進行,它需要一種結合,一種深層的結合。因為這種飢渴愛的社會,我們便因羅曼蒂克的愛而掉入婚姻之中。
image
愛絕對不會是婚姻的最佳基礎,因為愛是好玩和遊戲般的。如果你為了愛而與某人結婚,你會感到挫敗,因為很快地好玩不見了,新鮮不見了,而無聊跑進來了。婚姻是為了深刻的友誼,深刻的親密。愛必然包含在它裡面,但它並不是單獨的。所以婚姻是靈性的。它是靈性的。有許多事物你絕對無法單獨發展。甚至你自己的成長也需要某人來回應,如此親密的一個人,所以你能夠向他或她完全敞開你自己。」
Osho, The Ultimate Alchemy,   第 1 卷, 談話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