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奧修談靜心的節錄

奧修談靜心的節錄

靜心是一種死亡
「靜心是一種死亡──你現在的一切面貌的死亡。當然有一種復活會出現,而那會是一個完全展新、新鮮的原始本性,你甚至未覺察到它深藏在你裡面。
 只是一小片刻你溜出你的人格之外而碰觸到你的個體性,它發生在詩詞中、在音樂中,在舞蹈中。但是因為它僅發生在一個小小的片刻,所以你並不害怕;你總是回來了。
 
在靜心中,一旦你進入了,你就是進入了。之後,甚至當你復活過來時你是一個全然不同的人了。舊的人格無法在任何地方再被找到了。你必須再次從ABC開始你的生命,你必須帶著全新的眼睛、帶著一顆完全展新的心學習每件事。那就是為什麼靜心創造了恐懼。」
 
Osho, Rinzai: Master of the Irrational, 談話#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靜心就足夠了
「你現在所生活的世界是一個非常不合理,幾乎是精神錯亂的世界。如果你可以做到只是靜心的話,你已經做了比現代人所能期待的還要更多了。而你的靜心將會很棒。只要一直不斷地說:『偉大的天父啊!』,在靜心中就絕不會出現任何懸崖。你不必記得『阿門』──不需要。
靜心會慢慢地,慢慢地轉變成你的成道。有一天你突然警覺到,那個黑暗到哪裡去了?那些一直不停急奔的思緒跑到哪裡去了?頭腦跑去哪裡了?突然地你就完全像一枝竹子般地中空;但你的中空並不是空──它充滿喜悅和充滿歡慶。你會沒有任何理由地舞蹈,你會沒有任何理由地歌唱,那些歌是你從未譜曲過的,那些舞是你從未學過的。它們只是自發地在你的意識中冒出來。
那就是成道。但不要把它當成一個目標。
靜心就足夠了。其他每件事會自己跟著來。」
 
Osho, The Great Pilgrimage: From Here to Here, 談話 #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頭腦對靜心一點用處也沒有
「頭腦對靜心一點用處也沒有。它一點也不知道靜心這回事,而且對於頭腦想接觸到靜心是本質上的不可能。就像我之前說的,黑暗無法接觸到光,因為黑暗只是一種不在──頭腦也是一樣。
頭腦是靜心的不在。一旦靜心在你內在出現,頭腦在任何地方都不會被找到。」
 
Osho, The Great Zen Master Ta Hui, 談話 #1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靜心和愛是相同的經驗
奧修,
愛和靜心似乎是相反的兩極。可否請你向我們談論如何在靜心中以及與愛人的親密中成長。
 「你既不知道愛是什麼,你也不知道靜心是什麼。所以,你仍舊被這個問題所困擾。對你來說,愛和靜心似乎是相反的兩極──我很想知道你從哪裡得來那種想法?如果愛和靜心是相反的兩極,那麼在世界上就再也沒有任何事能夠接近其他事了。但是我知道所有傳統宗教也都一直持著相同的謬論。
 靜心者一直都躲到山上為了要逃開愛,而相戀的人絕不會關心靜心,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靜心的話他們的愛情生活將會結束。它已經是與人類生活在一起最長久的謬論之一。愛是兩個人之間的一種寧靜、一種喜悅、一種平靜、一種賜福。但是因為存在有兩人,有時候他們並不相配。
image
靜心和寧靜、和平和喜樂是相同經驗──而是單獨經驗它。但是如果兩個靜心者相愛,那麼事情會達到最極致。如果一個靜心者能夠在他的喜樂中、在他的寧靜中到達某個顛峰,兩個彼此相愛的靜心者能夠變成彼此飛向未知的一種無限支持。他們的愛可以變成對他們的靜心的一種滋養,反之亦然,他們的靜心可以變成對他們的愛的一種滋養。
這個要點就是我不同於所有過去的宗教的地方。他們讓愛和靜心變成相反兩極、永不相遇的平行線。
對我來說一個靜心的人必定是無限深情的。」
Osho, The Golden Future, 談話 #3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靜心不需技巧
靜心超越頭腦而發生。沒有任何技巧可以超越頭腦。
但是在科學界有一種很大的誤解出現,而它有某種特定的基礎。所有誤解的基礎就是:當一個人的本性處在靜心的狀態下,它在頭腦中創造某種特定的波動。這些波動可以透過技術方法從外面被創造出來。但這些波動將不會創造靜心──這就是誤解所在。
靜心創造這些波動;它是頭腦在反映內在世界。你不能夠看見內在什麼事正在發生。但是你能夠看見在頭腦中什麼事正在發生。現代有精細的儀器……我們能夠判斷當一個人睡覺時有哪種波動出現,當一個在作夢時有哪種波動出現,當一個人在靜心時有哪種波動出現。
image
重點並不在於安靜坐著,重點並不在於唱頌一種咒語。重點在於了解頭腦的精微運作。當你了解頭腦的這些運作時,一種巨大的覺知會在你裡面升起,這種覺知並不是出自頭腦。那種覺知會在你的本性中、在你的靈魂中、在你的意識中升起。」
但是藉由創造這些波動,你不能夠創造情境──因為這些波動只是一些徵候,一些指標。它的確很有用;你能夠研究它們。但是記住通往靜心是沒有捷徑的,沒有任何機械裝置有任何幫助。事實上,靜心不需技巧──科學的或非科學的。靜心只是一種了解。
 
Osho, Beyond Enlightenment, 談話 #2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與你自己在一起就是靜心
一旦你轉入內在,靜心就已經開始。靜心表示愉悅地保持單獨的能力,快樂地與你自己在一起的能力,持續與你自己相伴的能力。與你自己在一起就是靜心。在靜心中不需要其他人;單獨的喜悅,不是孤單的悲慘,那就是靜心……
在東方的靜心並不像是在西方所了解的那樣。在西方,靜心表示沈思冥想:靜心神,靜心真理,靜心愛……
在東方靜心有一種完全不同的意義,與西方的意義剛好相反。在東方靜心表示在頭腦中沒有客體,在頭腦中沒有內容物;並不是靜心在某件事上而是放下每件事;既沒有這個也沒有那個。靜心是清空你自己的一切內容物。當你的內在沒有任何思緒在移動時靜止便出現了;那個靜止就是靜心。在你意識的湖面上連一點波紋都沒有;那個寧靜的湖水,完全靜止,那就是靜心。而處在那種靜心中你將會知道真理是什麼,你將會知道愛是什麼,你將會知道神性是什麼。」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6 卷, 談話 #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音樂和靜心應該結合在一起
「對我而言,音樂和靜心是同個現象的兩個面向。而沒有音樂,靜心缺少了某種東西;沒有音樂,靜心就有點單調乏味、沒有生氣。然而沒有靜心,音樂只是噪音──和諧,但是吵雜。沒有靜心,音樂是一種娛樂。沒有音樂,靜心變得愈來愈負面,傾向於以死亡為導向。
因此我堅持音樂和靜心應該結合在一起。那會讓兩者加入一種新向度。兩者都會由於它而變得豐富。」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第 1 卷, 談話 #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靜心是一種存在的品質
「靜心是你把它帶入行動中的一種存在的品質。它並不是一種特別的行動,並不是你做了這些那麼它就是靜心──例如你以一種特定的姿勢坐著,悉達姿勢(siddhasana),你保持脊椎挺直,而且你保持眼睛閉著或是你注視你的鼻端或是你觀照你的呼吸,那麼它就是靜心──不是的,這些只是為了初學者而設計。
你知道靜心(meditation)這個字與醫藥(medicine)是出自相同的字根嗎?靜心是一種醫藥;它的使用僅是暫時的。一旦你已經學到了品質,那麼你就不需要做任何特別的靜心,那麼靜心必須延續到你的整個生活。唯有當你一天廿四小時保持靜心你才能有所成就,那麼你就已經到達了。甚至睡覺就是靜心。」
Osho, The Sun Rises in the Evening, 談話 #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追逐靜心
「當我使用『內在旅程』這個字眼時,我只是表示你已經看到在你的生命旅程中的一個面向叫做『外在』,現在試著看到旅程的另一個面向叫做『內在』。你一直都在追逐金錢,現在追逐靜心。你一直都在追逐權力,現在追逐神。兩者都是追逐。一旦你開始追逐靜心,那麼有一天我將會告訴你:『現在也放掉靜心。現在停止追逐。』而當你停止追逐時真正的靜心就發生了。」
 Osho, The Wisdom of the Sands, 第 2 卷, 談話 #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祈禱是真正靜心的一種結果
「卡比兒將會建議靜心,佛陀已經建議靜心,我建議靜心。靜心是一種不同的途徑:它與神一點關係也沒有,它與你和你的頭腦有密切的關係。它必須在你內在創造一種寧靜,一種深刻的全然寧靜。在那種全然寧靜中你將會開始感覺到神的在。
祈禱是真正靜心的一種結果。唯有一個靜心者能夠祈禱,因為他知道,因為他感覺,因為此刻神的在並不只是一種辯論,不是一個邏輯事件,而是某種被經驗的事,某種被活出來的事。那麼祈禱就不再是一種抱怨。那麼祈禱就是一種臣服,那麼祈禱就是純粹的愛──沒有欲望要執著於它,沒有制約。它只有全然的感激。
讓祈禱跟隨靜心而來。你靜心。靜心把你的心準備好,它將會清理你。它將會清理你的思緒,它將會把幾世紀、好幾世以來一直被攜帶在你頭部的所有垃圾丟出去;它將會準備空間讓祈禱可以發生。靜心就像為一座玫瑰花圃在準備地基:祈禱就像一叢玫瑰花。首先你必須準備地基,你必須清理雜草,你必須變換土壤,你必須把所有石頭丟開。
 
靜心是準備花床。而唯有在一座準備好的花床上你才能種植玫瑰。否則雜草將會覆蓋你的玫瑰而且雜草將會剝削整片土壤,而你的玫瑰將不會生長很多,它們將會是貧瘠的玫瑰。而且如果有許多石頭在土壤中玫瑰的成長將會受到防礙。
首先準備好地基,然後祈禱會自己自動發生。祈禱是某種你無法做出來的事。靜心是某種你能夠做的事,因為它與你的頭腦有關。」
 Osho, The Revolution, 談話 #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科學是思考,宗教是靜心
「思考的失敗就是靜心的覺醒。
科學是思考,宗教是靜心。如果你思考關於神,它是哲學,它不是宗教。如果你把神活出來,那麼它是宗教。
如果你正看著一朵蓮花並思考關於它的事,那麼它是科學,哲學,美學。但是如果你只是看著蓮花……這個看是純粹的,沒有被任何思想所沾染,而蓮花並沒有被看作是一個問題,而只是一種要被經驗的美……你在那裡,蓮花也在那裡,在兩者之間並沒有任何事物──只有空,沒有任何事物正站在你和花之間──它就是靜心。
那麼花並不是在你的外面,因為沒有任何事物被劃分成裡面和外面。那麼蓮花以某個角度來說是在你裡面,而且你以某個角度來說是在蓮花裡面。你們融化進入彼此;劃分不見了,界線變得模糊了。蓮花開始觸動你的心,而你的心開始觸動蓮花。親密交流發生了。它是靜心。」
Osho, I Say Unto You, 第 1 卷, 談話 #1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靜心不是專注
「靜心不是專注。在專注當中有一個我在專注著,而且有一個客體正被專注在上面。有二元性存在。在靜心當中沒有任何人在裡面也沒有任何東西在外面。它不是專注。在裡面和外面之間沒有區分。裡面持續不斷地流到外面,外面持續不斷地流進裡面。區分,界線,邊界,不再存在。裡面就是外面,外面就是裡面;它是一種非二元性的意識。
 
專注是一種二元性的意識:那就是為什麼專注創造了疲累;那就是為什麼當你專注時你感到精疲力竭。而你無法廿四小時專注,你將必須放個假休息一會。專注絕不會變成你的自然本性。靜心不會感到疲累,靜心不會讓你精疲力竭。靜心能夠變成一種廿四小時的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它能夠變成永恆。它就是放鬆本身。」
 
 Osho, The Heart Sutra, 談話 #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你現在就可以看見它
「靜心是對於所有目標都是虛假的一種洞察。靜心是對於欲望不能夠通往任何地方的一種了解。看見那些…而這種看見並不是你能夠從我或從佛陀或從耶穌那裡得來的一種信念。這不是知識;你將必須去看見它。你現在就可以看見它。」
Osho, The Heart Sutra, 談話 #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它必須變成一種氛圍
「靜心不是某件你在早晨做了它然後你就結束不再做的事,靜心是某件你必須在你生命的每個時刻一直不斷活出來的事。走路時,睡覺時,坐著時,談話時,聆聽時──它必須變成一種氛圍。一個放鬆的人一直處在那種狀態中。一個持續放掉過去的人是保持靜心的。」
 
Osho, The Heart Sutra, 談話#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愛和靜心是同個硬幣的兩面
「無論何時你發現自我意識正在消失時──在酒精中,在愛中,在靜心中──你感覺很好。但是酒精不能給你一個永遠持續下去的狀態;愛能夠給你那些,但那個可能性極其微小。記住,愛比靜心更困難,因為愛表示與別人生活在一起而且沒有我的存在。靜心表示與自己生活在一起,完全忘掉別人──比起愛它是一種較少困難的層面。那就是為什麼這些能夠愛的人就不需要靜心了;他們將透過愛達到靜心…
如果你在愛中成長,靜心將會像影子一般地發生。愛和靜心是同個硬幣的兩面;如果你已經掌握一個層面,另一個就會跟著來;如果你靜心,愛將會跟著來;如果你愛,靜心將會跟著來。這是你必須去選擇的。靜心容易些,愛是困難的。除非你想要不必要的進入困難──那是你可以決定的;否則在靜心中愛會自動地來到。」
 
Osho, Returning to the Source,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靜心不是一種作為
「思想和靜心以完全相反的方向移動。一個是往外移動;另一個是往內移動。思想是了解別人的方法;靜心,了解自己的方法。但是普遍地思想、沈思冥想,一直被當成是靜心。這是一個非常嚴重和普遍的錯誤,而我想要警告你不要犯下這項根本錯誤。
靜心表示處在無作為的狀態下。靜心不是一種作為而一種存在的狀態。它是一種存在於一個人自己本身的狀態。」
 Osho, The Perfect Way, 談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