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奧修談性的節錄

奧修談性的節錄

如果你能夠做到在你的性生活中保持靜心....
 「握著你的女人或男人的手時,何不安靜地坐著?何不閉上眼睛去感覺?感覺對方的在,進入對方的在,讓對方的在進入你;一起振動,一起搖擺;如果突然地一種強大的能量佔據了你,那麼就一起舞蹈──而你會到達歡愉的最高潮,這是你之前從未有過的。這種高潮與性一點關係也沒有,事實上它們完全是因為寧靜而發生。
而如果你也能夠做到在你的性生活中保持靜心,如果你能夠在做愛當中保持寧靜,進入一種蹈中,你將會感到驚喜。你就擁有一種本能的過程它帶著你走向最遙遠的彼岸。」
 
Osho, The Book of Wisdom, 談話 #7
以英語版面繼續閱讀和流灠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一個人性慾愈強,就愈聰明
「所以事物的真相是,一個人性慾愈強,他就能愈善於創造。一個人性慾愈強,就愈聰明。擁有較弱的性能量,聰明才智就愈少;擁有愈強的性能量,就愈聰明,因為性是想要發現的一種深切探尋,不僅只是在身體,不僅只是對於異性的身體,而是隱藏在背後的一切。」
 
 Osho, The Beloved, 第 2 卷, 談話 #2
 以英語版面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性是潛力
 「當愛透過你來表達時,首先它會藉由身體來表達。它變成了性。如果它透過頭腦來表達時,這種方式更崇高、更深刻、更精細,那麼它就被稱做愛。如果它透過靈魂來表達時,它變成了祈禱…
 
 如果每件事進行得很順利,而且性是自然而流動時,它是一種美妙的經驗,因為你能夠藉由它擁有對於第二的瞥見。如果性進得很深,那麼在性當中你就會完全忘掉你自己,藉由它你甚至可以擁有對於第三的瞥見。而如果性變成是一種全然的高潮經驗,非常罕見的片刻會出現,透過它你甚至能夠擁有對於第四的瞥見,也就是圖里亞 (turiya) 或彼岸。
 
 但是如果性缺少了,那麼許多變態便會出現在頭腦裡。這些變態會被表現在怨恨中。怨恨是一種性的匱乏,一種愛的能量的匱乏。暴力、貪望金錢、許多自我間的持續衝突狀態,像是戰爭、政治──這些都是性的變態方式。
 
 一個人的性不被曲解的話,他就不會變成一位政客。它是不可能的。所有政客都非常需要深度的性治療,否則他們整個能量會走向想要獲得愈來愈多權力。當性是自然的時候,你會感到強而有力,你並沒有在尋求它。性是潛力、力量。你感覺它正灑落在你身上,你並沒有尋找和尋求它。但是當你此刻錯失它時,那麼尋求權力的一種強大慾望便會升起,政客於是產生了。然後是戰爭和持續不斷的暴力便產生了;怨恨、憤怒和千萬種形式的變態。」
 
Osho, Talking Tao, 談話 #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愛能給予性一個新生命
 「愛能夠給予性一種新的生命。那麼性便被蛻變了,它變得很美;它不再是性,在它裡面帶有彼岸的一些事物。它變成一座橋梁。
你能夠愛一個人是因為這個人滿足了你的性。這並不是愛,只是一種買賣。你能夠與一個人發生性是因為你愛這個人;那麼性只是像一個影子般隨後而來,它是愛的一部分。那麼它就很美;那麼它就不再是出於動物性。那麼彼岸的一些事物就已經進入了,而且如果你持續深深地愛著一個人的話,漸漸地性會消失不見。親密變得如此令人滿足,那麼性就不再需要了;愛本身就已足夠。當那個片刻來臨時,你就會了解祈禱的可能性。
當兩個愛人處在一種深刻的愛當中,那麼愛就已足夠而性會自然消失──並不是它已經被放掉,並不是它已經被壓抑下來,不是。它只是從你的意識中消失不見,甚至不會在背後留下一絲傷痕;那時兩個愛人是完全融合為一……因為性會區分;性這個字本身來自一種意謂區分的字根。愛結合,性區分。性是區分的根源。
image
 當你與一個男人或女人做愛時,你認為它讓你們成為一體。某些片刻它給你成為一體的錯覺,然後一種巨大的分離感立即進入。那就是為什麼,在每次性行為之後,一種失落、一種沮喪會出現。一個人會感覺到自己與愛人相隔如此遙遠。性區分,而當愛進入愈來愈深,而融合得愈來愈親密時,就不再需要性了。你的內在能量不用性就能夠會合,而且你活在一種和諧之中。」
 
 Osho, Yoga: The Mystery Beyond Mind,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 點選這裡.
 
愛很危險,性並不危險
 「 害怕愛的人並不害怕性。愛很危險;性並不危險,它可以被操控。現在有許多手冊談論要如何做它。你可以操縱它──性可以變成一種技巧。愛絕不可能變成一種技巧。如果你在性當中還試著想要掌控,那麼性對於達到那最終的就不會有任何幫助。性會來到某一個點,而你會在那裡退縮下來,因為以另一種方式來說它需要一種放開來的狀態。
 
 那就是為什麼高潮變得愈來愈困難的原因。射精並不是高潮,生產並不是高潮。高潮是整個人的投入:頭腦、身體和靈魂完全結合在一起。你在振動,你整個人從頭到腳都在振動著。你放掉控制;存在已經佔據了你,而你不知道你是誰。它就像是一種瘋狂,它就像是一種睡眠,它就像是靜心,它就像是死亡。」
 
Osho, Returning to the Source, 談話 #1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性是源頭
 「性能給夠予你生命的真實面是什麼的答案,那是因為性是你身上最活躍的事物。頭腦是你身上最死氣沉沈的事物,性是你身上最活躍的事物。那就是為什麼頭腦總是反對性,而且頭腦總是想要打壓它。他們相互為敵。頭腦是一種死的事物,而性是生命力;他們一直相互對抗。無論何時你對性敞開時,頭腦就會感到受挫,頭腦會說:「這是錯的。不要再對它敞開。
頭腦變成說教者,頭腦變成清教徒,頭腦變成傳教士。頭腦一直不斷地譴責。凡是活的事物,頭腦就會一直不斷地譴責,凡是死的事物,頭腦就會一直不斷地推崇。而性是你身上最活躍的事物,因為生命透過它而發生:你透過它而誕生,你可以透過它而孕育新生命。無論何處你見到生命與活力,性就會是這個源頭。」
 
Osho, The Supreme Doctrine, 談話 #1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他們不知道有另類人物
 「心理學家們說愛只不過是一場性的前戲罷了,不會是別的。他們說對了──因為他們沒有其他樣品可以研究。他們研究你然後他們就做出結論說,愛只不過是一場性的前戲──只是為了要製造一種讓性能夠發生的情境,別無他物。所以當性已經發生時,愛就會消失不見。它就只是好比當你感覺餓時,你被食物吸引,帶著入迷的眼神看著食物。但是當你的飢餓已經飽足時,你的目光便從食物轉移到他處。一切誘惑都不見了。
所以當你愛你的妻子或你的丈夫時,愛只是進入性的一種禮儀,因為直接開始會顯得太粗暴……所以它就扮演一種潤滑劑的角色。而當性被滿足時,丈夫就轉身到床的另一邊繼續睡覺。他結束了;一切誘惑都不見了。唯有當他感到某種飢餓時它才會再度出現。心理學家們說愛只是一埸前戲罷了──只是一種禮節。而他們是對的,因為他們並不知道有其他類型的人。」
Osho, The Supreme Doctrine, 談話 #5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假象圍繞在死亡和性的周圍
 「我曾經說過人們害怕性和死亡。那就是為什麼它們是禁忌。沒有人談論性而且也沒有談論死亡。我們對於這兩件事保持沉默。好幾世紀以來我們一直保持沉默。它們是禁忌的話題,它們甚至還未被談論到。一旦他們談到,在我們裡面的某些事物就開始顫慄起來。
這顯然是有些事被壓抑得很深。那就是為什麼我們一直創造一些替代語。在西方社會他們不說『我們在進行性行為』。他們說『我們在做愛』。它是一種替代語──而且是虛假的,因為愛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向度。進行性行為就是進行性行為,它並不是做愛。愛也許包含性,但愛有一種完全不同的品質。
我們從來不會直接談論死亡。如果有人死了,我們用一些替代詞。我們說他已經離開去到天父那裡,或是他已經離開去到了天堂。死亡從來沒有被直接地面對。
我們一直在死亡和性的周圍創造出許多假象。如果兩個人即將結婚,性甚至不會被提到──然而他們即將結婚是為了性!我們一直在婚姻的周圍創造一種極大的幻象,但是沒有掩飾而赤裸的事實就是性。我們一直創造一種儀式,一種偉大的婚姻儀式,只是為了隱藏事實,為什麼?
image
為什麼只有關於這兩件事會有一種禁忌存在呢?它們有密切的關係。它們有關係的理由就是:第一,你由於性而出生,誕生是性。出生和死亡是同一件事的兩極。在誕生當中,死亡被隱藏在其中。那就是為什麼人們開始警覺到性和死亡之間的深層關係。沒有性的話死亡不能夠發生,就像是沒有性的話誕生也不能夠發生一樣。」
 
Osho, The New Alchemy: To Turn You On, 談話 #2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我們害怕性
 「除非人類以不壓抑的態度去面對性,不然人就無法真正地呼吸。如果呼吸深入到腹部,它會給予性中能量。它會碰觸到性中心;它會從裡面按摩性中心。性中心變得更活躍,更活生生。文明社會害怕性。我們不允許我們的孩子觸碰他們的性中心,他們的性器官。我們說:『停!不要碰!』
  
看著一個小孩,當他第一次觸碰他的性中心,然後說「停!」再觀察他的呼吸。當你說「停!不要碰你的性中心!」時,呼吸會馬上變得很淺──因為不僅他的手正在觸碰性中心,深層底下呼吸也正在觸碰著它。而且如果呼吸繼續觸碰它時,要停下手的動作是很困難的。如果手停下來,那麼呼吸也不應該觸碰,不應該進入很深,這基本上是必需而且必要的。它必需仍舊保持很淺。
我們害怕性。身體的下半部不僅在身體上是較低下的,它在評價上也變得較低賤。它被貶低成『較低級的』。所以不要進得很深,只是保持淺淺的。很不幸的是我們只能往下呼吸。如果有些教士被允許的話,他們將可能改變了整個機制。他們可能只會允許你往上呼吸到頭部。那麼你就完全不會感覺到性。
 
 如果我們想要創造一種性冷感的人類。那麼我們將必須改變呼吸系統。呼吸必須進入頭部,就是沙哈斯拉 (sahasrar)── 在頭部的第七中心 ── 然後再回到嘴巴。這個通道便是:從嘴巴到沙哈斯拉。它不需要往下深入,因為往下是危險的。你進入愈深,你就愈接近生物層面的愈深層。你會到達中心。那個中心就剛好接近性中心 ── 剛好接近。它必須如此,因為性是生命。」
 
Osho, The Book of Secrets, 談話 #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l點選這裡
 
邁向神性的步驟
 請向我們說明性能量的靈性意義。我們要如何昇華和淨化性呢?把進行性行為和做愛,當成是一種靜心,當成邁向更高層意識的一個跳板,是有可能的嗎?
 
「…你用了『性』和『愛』這兩個字。一般來說我們使用這兩個字,就好像它們有某種內在的關連一樣。它們並沒有。唯有當性消失時愛才會來臨。在那之前,愛只是一種引誘,一種前戲,不是別的。它只是在為性行為準備地基。它只不過是進入性的一段引介,一段前言罷了。所以在兩個人之間存在愈多的性,他們就會存有愈少的愛,因為前言不需要了。當性變成一種靜心時,它會繁華成熟而進入愛,而這種繁華成熟的過程就是邁向神性的時刻。
 
 
 我並不是反對性而我也不是贊同愛。你仍舊必須超越它。靜心關於它;超越它。藉由靜心,我的意思是你必須保持全然地警覺、覺知來穿越它。你不要盲目地、無意識地穿越它。無限的喜樂在那裡,而你可能會盲目地經過而錯失了它。這種盲目必須被蛻變;你必須睜大眼睛,如果你睜大眼睛,性能夠帶領你走向整合的道路上。」
 
 Osho, The Psychology of the Esoteric, 談話 #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從性當中創造靜心
 「你愈是透過性而進入靜心,性就擁有愈少的影響力。靜心會從它當中成長茁壯,而且出於這種逐漸成長的靜心,一扇新的門窗將會打開而性會凋謝。它將不會是一種昇華。它將只會像是乾枯的樹葉從一棵樹上掉落下來。樹木絕不會知道許多樹葉正在掉落。同樣地,你也絕不會知道性的機械驅力正在消失不見。
 
 從性當中創造靜心;讓性成為一個靜心的主題。把它看待成一座寺廟而你會超脫它和被蛻變。那麼性將不會存在,但是也不會有任何壓抑和任何昇華。性只是變得無關緊要,無意義的。你已經超越它而成長。現在它對你一點也不會有影響。
  
它就正像是一個孩子長大成人。現在玩具變得沒有意義了。他並沒有昇華任何事;他沒有壓抑任何事。他只是已經長大成人;他已經變成熟了。玩具現在不具有任何意義了。它們是幼稚的,而且現在這個孩子不再是個孩子了。
同樣地,你愈靜心,性對你就有愈少的吸引力。而且漸漸地,自發性地,不用一種有意識的努力想要昇華性,能量便會流向一種新的源頭。那個過去透過性而流動的同個能量現在將會透過靜心而流動。而且當它透過靜心而流動時,神性的門窗便在敞開著。」
Osho, The Psychology of the Esoteric, 談話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