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奧修談譚崔的節錄

奧修談譚崔的節錄

譚崔是把一般戀人蛻變成靈魂伴侶的科學
「在東方,我們已經發展出一種科學:如果你不能找到一個靈魂伴侶的話,你能創造出一個。而那種科學就是『譚崔』。找到一個靈魂伴侶意味著找到這個你的全部七個脈輪可以自然地與他會合的人。那簡直不可能。偶爾才出現,一位克里虛那和一位若妲,一位濕婆和一位沙克蒂。而當它發生時這真是無比的美妙。但是它就像閃電般──你不能夠依靠它。如果你想要讀你的聖經,你不能依靠在當閃電發生時你將可以讀它。閃電是一種自然現象,但是不能依靠。
如果你等待你天生的靈魂伴侶來與你會合,你就只會像是在等待著閃電想利用它來讀你的聖經一般。而你也不能夠讀很多。有一個片刻它就在那裡,但是當你打開你的聖經時它就不見了。
因此,譚崔便被創造出來。譚崔是一種科學方法。譚崔是煉金術;它可以蛻變你的中心,它可以蛻變他人的中心,它可以在你和你的愛人之間創造一種韻律與和諧。那就是譚崔的美。它就像把電能引進你的房子一般。那麼無論何時你想要時就可以打開它或關掉它。而你可以用它千百次;它可以讓房間變涼快,它可以讓房間變溫暖。它就是一項奇蹟。在你身上的這些七個脈輪就只是身體電能的中心。所以,當我在談論閃電時,不要認為它只是一種象徵──我的確是這個意思。
image
在你的身體裡,存有一種細微的電流,非常細微。但是它愈細微,它就進入愈深。它並非肉眼所能看見。科學家說在你身體裡的所有電能,如果集合在一起的話,可以被用來點亮一個五燭光的燈泡。它並沒有多少。以數量來說它並沒有多少,以數量來說原子並不大,但是以質量來說…如果它爆炸,在它裡面有非常巨大的能量。
 
這七個中心,自古以來瑜伽和譚崔一直在談論的這七個中心,只不過是你身體電流的五個結。它們能夠被改變;它們能夠被重新安排。它們能夠給予一種新的形狀、形式。兩個戀人能夠被深深地蛻變,這麼一來他們的所有七個中心就能夠開始會合。
譚崔是把一般戀人蛻變成靈魂伴侶的科學。而那就是譚崔的雄偉之處。它能夠蛻變全球;它能夠把每對伴侶蛻變成靈魂伴侶。」
Osho, Philosophia Perennis, 第 1 卷,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你必須飲下譚崔的精神
「當你在做愛時不要控制。進入不受控制,進入混亂。它將會是令人害怕、令人驚慌的,因為它是一種死亡。而頭腦將會說:『控制!』,頭腦將會說:『跳進去讓它保持控制,否則你將會迷失在它的深淵之中。』不要聽從頭腦,讓自己迷失。把自己完全拋棄並且不用任何技巧,那麼你將會了解到一種永恆的經驗。在它之中將沒有二分性:而是整體。一種意識會出現,一種清澈被動的意識會出現,你將會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因為你將會是全然覺知的。但是你將不會在那裡,覺知會在那裡。
你必須飲下譚崔的精神──它並不是一種要被學習的技巧。」
 
Osho, This Very Body the Buddha, 第 1 卷,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什麼是譚崔的性
「譚崔是通往神的自然方式,通往神的正常方式。目的就是要變得如此全然地出於本能、完全沒有頭腦,如此一來我們便會與最根本的天性融合在一起──女人消失不見而變成進入那最終的一道門,男人消失不見而變成進入那最終的一道門。 
 
這就是譚崔對我們的性慾的定義:回到徹底的純真、徹底的整合。所有最偉大的性興奮並不是一種尋求興奮,而是一種寧靜的等待──完全地放鬆,完全地沒有頭腦。整體是有意識的,只有意識到一直保持意識。整體就是意識。整體是感到滿足的,但對它來說不需任何理由。那麼就會是無窮的美,無限的恩賜。
 
提問者問道:『什麼是譚崔的性…這種性是以特殊技巧為基礎的一種靜心嗎?』
  
如果你太過於技巧導向,你將會錯失譚崔的奧袐。它是冒牌貨──以技巧為基礎的譚崔,因為如果有了技巧,就會出現自我,在那裡控制著。那麼你就會是做它──而『作為』就是問題所在,『作為』帶來這做者。譚崔必須是一種無作為,它不能是有技巧的。你能夠學習許多技巧──你能夠學習一種特定的呼吸,如此一來性交就能夠持續更久。如果你呼吸得非常非常緩慢,如果你呼吸得一點也不急促,那麼性交將會持續更久一些,但是你在控制著。它將不會是狂野的,而且它將不會是天真的,而它也不會是靜心。它會是頭腦──要如何讓它成為靜心?頭腦會在控制著。你甚至不能夠呼吸得很快速,你必須讓你的呼吸保持得很緩慢──如果呼吸是緩慢的那麼射精就會花上較長的時間,因為要讓射精發生的話,呼吸必須是快速而混亂的。當然,這是技巧而不是譚崔。
 
並不是技巧而是祈禱。並不是以頭為導向而是進入心的一種放鬆。請記住它。許多書籍一再寫到關於譚崔,它們全都在談論技巧,而真正的譚崔與技巧一點關係也沒有。真正的譚崔不能被寫出來,真正的譚崔必須被飲下。如何飲下真正的譚崔呢?你將必須蛻變你的整個途徑。
 
與你的女人一起祈禱著,與你的女人一起歌唱著,與你的女人一起玩耍著,與你的女人一起跳著舞,不要帶著性的念頭。不要一直在想:『我們何時要上床?』忘掉它。做點別的事而且完全投入其中。而出於那種投入有一天愛就會出現,突然地你將會看到你正在做愛,而且你並沒有在做它。它正發生著,你被它所佔據。那麼你就擁有了你的第一次譚崔經驗──被某種比你更巨大的事物所佔據。你們正在一起跳舞或者你們正在一起唱歌,或者你們正在聊天,或者你們正在一起祈禱或正在一起靜心,而突然地你們兩人就移進一種新的空間。之後你就被譚崔能量佔據著。那麼這是第一次你看見了一種非技巧的經驗。」
Osho, This Very Body the Buddha,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譚崔信任你──全然地
「這種譚崔的洞見是人類可以想像的最偉大洞見之一:一種不用傳教士的宗教,一種不用寺廟的宗教,一種不用組識的宗教;一種不會摧毀個體性而是全然地尊崇個體性的宗教,一種信任一般男人和女人的宗教。而這種信任進入非常深。譚崔信任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其他的宗教信任你的身體。而當宗教不信任你的身體時,他們在你和你的身體之間創造一個裂縫。他們讓你與身體為敵,他們開始摧毀身體的智慧。
譚崔信任你的身體。譚崔信任你的感官。譚崔信任你的能量。譚崔信任你──完全地。譚崔並不否認任何事而是蛻變一切。
 如何達到這種譚崔的洞見呢?這是讓你敞開、讓你進入內在和讓你超越的地圖。
 首要之事就是身體。身體是你的基礎,它是你的基地,它是你根植於大地的地方。讓你反對你的身體就是在摧毀你,就是讓你精神分裂,就是讓你痛苦,就是在創造地獄。你就是這個身體。當然你比這個身體還更多,但是『更多』會隨後而來。首先,你是這個身體。身體是你的基本事實,所以絕不要反對身體。每當你反對身體,你將是在反對神。每當你不尊敬你的身體,你就與真實正在失去連結,因為你的身體是你的連繋,你的身體是你的橋梁。你的身體是你的寺廟。
譚崔教導敬愛身體、愛、尊敬身體、感激身體。身體是令人驚嘆的,它是最偉大的奧袐。」
Osho, Tantric Transformation, 談話 #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點選這裡.
 
 
譚崔說,首先要淨化身體
「譚崔說:首先要淨化身體──淨化它的一切壓抑。允許身體能量去流動,移走那些阻塞。要遇見一個沒有任何阻塞的人是很困難的,要遇見一個身體並沒有緊繃的人是很困難的。鬆開這些緊繃;這種緊張正阻塞了你的能量,攜帶著這種緊張,流動便不可能發生。為什麼每個人都如此煩躁不安呢?為什麼你不能放鬆下來呢?你曾看過一隻貓在午后睡覺、打盹嗎?貓兒放鬆是多麼容易和多麼美妙呀!你怎麼不能以同樣的方式放鬆呢?你在你的床上翻來覆去;你無法放鬆下來。而貓兒放鬆的美在於牠完全地放鬆而仍然保持完全警覺。在房間的一聲輕微移動,牠就會張開牠的眼睛,牠就會跳起來而且準備好。牠並不只是睡著了而已。貓兒的睡覺是某種可以學習的事物;人們已經遺忘了。
 
譚崔說:向貓兒學習──牠們是怎樣睡覺的,牠們是怎樣放鬆的,牠們是怎樣以一種沒有緊張的方式生活。而整個動物界以一種沒有緊張的方式生活。人們必須學習這一點,因為人們已經被錯誤地制約,人們已經被錯誤地程式化了。」
Osho, Tantric Transformation, 談話 #7
以英文網頁斷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譚崔並不是一種哲學
「譚崔並不是一種哲學,譚崔是完全地存在性的。而且記住,當我說譚崔是存在性的,我並不是指這種沙特、卡謬、馬賽爾和其他人的存在主義。那種存在主義又是一種哲學,一種有關存在的哲學,但並不是譚崔的方式。而這個差別是非常大的。
在西方的存在哲學家們已經發現的只是負向的:極度痛苦、擔心、消沉、悲傷、焦慮、沒有希望、沒有意義、沒有目的──全都是負向的。譚崔已經發現一切美好、愉悅、喜樂的事物。譚崔說:存在是一種高潮,一種一直持續不斷的永恆高潮。它是永遠都會繼續下去的一種高潮、一種極樂。
他們一定是以不同的方向來運作。沙特不斷在思考著存在。譚崔說:思考不是這道門。它不會導向任何地方,它是一條死巷;它只有把你帶到一條死路。哲學是很偉大的──如果你只是想到處閒逛,那哲學就很棒了;你能夠把鼴鼠打洞的土堆推成一座山,而且你會很享受這種旅程…
哲學已經證明是最為徒勞無功的…但是人們仍舊繼續著,非常清楚地知道它從未實現任何事。為什麼?它繼續不斷在承諾,但是從來沒有實現任何事。那麼為什麼人們持續不斷在做這種努力呢?它是廉價的。它並不需要任何的涉入,它並不是一種承諾。你可以只是坐在你的椅子上繼續思考著。它是一場夢。它並不會要求你為了要看見真實而應該改變。 
那時勇氣是需要的,探險的勇氣是需要的。想要知道真實,你會進入存在中最偉大的探險。你也許會走失,誰知道呢?你也許永遠不會回來,誰知道呢?或是你也許被徹底改變地回來,誰知道它將會是好的改變或者不是呢?」
Osho, Tantric Transformation, 談話 #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薩惹哈是譚崔的創始者
「薩惹哈(Saraha)在佛陀之後的二個世紀後出生;他是在一個不同支派的直系支派。一個支派從摩訶迦葉移轉到達摩,然後禪誕生了──而那個支派,它仍然有許多成果。另一個支派從佛陀移轉到他的兒子,拉胡爾.巴德拉(Rahul Bhadra),然後從拉胡爾.巴德拉傳到基理.克提(Sri Kirti),再從基理.克提傳到薩惹哈,而從蕯惹哈傳到納佳遒納(Nagarjuna)──那就是譚崔支派。它在西藏仍然孕育著果實。譚崔改變西藏的信仰,而就像達摩是禪的創始者一樣,薩惹哈是譚崔的創始者。達摩征服了中國、韓國、日本;薩惹哈征服了西藏。
 薩惹哈的這些歌曲是出自偉大的美。它們是譚崔的基礎本身。你必須先了解譚崔面對生命的態度,譚崔對於生命的洞見。有關譚崔最基本的事就是這一點──非常根本、革命性、叛逆的──這個基本的洞見就是:世界不被劃分成較低級和較高級,而是世界是一個整體。低級和高級互相手牽著手。高級包括低級,低級包括高級。高級隱藏在低級之中──所以低級並沒有被否定,並沒有被譴責,並沒有被摧毀或謀殺。低級必須被蛻變。低級必須被允許往上移動…而低級就變成高級。在魔鬼與神之間並沒有不可流通的空隙:魔鬼在他心中的深處隱藏著神性。一旦那顆心開始運作起來,魔鬼就變成了神。
那就是為什麼魔鬼這個字的字根與神性的字根相同的原因。魔鬼這個字來自於神性;它是尚未開化的神性,就是這個意思。」 
 
 
Osho, The Tantra Experience, 談話 #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及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三摩地和性是相同能量的兩種表現
「道有它自己的譚崔。第一件事:道從來沒有劃分成較低劣和較崇高,那就是它的美所在。一旦你把真實劃分成較低劣和較崇高之時,你就患了精神分裂症。當你說某件事是神聖的而某件事是世俗的時候,你就已經在劃分了。當你說某件事是物質的而某件事是精神的時候,你就已經劃分了,你已經把真實給分割了。真實是一個。它透過許多形式來表達它自己:以一個層面來說就像物質,以另一個層面來說就像精神。精神並沒有比較崇高,而物質也沒有比較低劣──它們位在相同的層面上。那就是道的態度。生命是一體的。存在是一體的。它是一個巨大整體,而且沒有任何評價。
 
在道當中的首要之事是放掉二元性。性不是較低劣而三摩地並不是較崇高。三摩地和性是相同能量的兩種表現。對於三摩地沒有任何事值得讚賞,對於性沒有任何事要被譴責。道的接受性是徹底、絕對的。關於身體是沒有任何錯誤的地方,關於靈魂是沒有任何美好的地方。在道當中魔鬼和神是一體的,在道當中好和壞是一體的──它是非二元性的最偉大的了解。」
 
 Osho, Tao: The Pathless Path, 第 2 卷, 談話 #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從性到譚崔:一場偉大的革命
「現在,有一件事要一直被記住:如果你並不是很有警覺的話,你也許會繼續相信你正 移動進入了譚崔,而你也許只是合理化你的性慾──它也許純粹只是性而已,以譚崔的術語來合理化。如果你是帶著覺知而進入性,它可能轉變成譚崔。如果你不覺知地進入譚崔,它可以墜落而變成一般的性。在印度它已經發生過──因為只有印度已經試過它。 
  
在印度的所有譚崔學校,遲早,會被降格為性的縱慾。要保持覺知非常困難……要保持覺知幾乎不可能。如果從一開始這個紀律並未深入你的內在,很有可能你將開始欺騙你自己。譚崔學校在印度出現時懷有崇高的能量、懷有偉大的洞見。而他們確實意義非凡──因為那是人類可以使用的最後一個中心:第七是神力,第七是神性。第六是靈性中心。」
 
 從性到譚崔:是人類身上可能有的一種偉大革命、一種突變。而在東方,人們開始警覺到如果你在做愛的當時你變成靜心的,性的品質改變而某種新事物進入了它──它變成譚崔的,它變成祈禱的,它變成靜心的……它變成三摩地。」
Osho, The Divine Melody, 談話 #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譚崔使用性來提昇得比它還要高
「譚崔使用性來把它提昇得更高,只是使用它。性變成工具一般。包爾(Bauls)說那並不是非常尊重的:「你怎麼能夠使用某些能量呢?你怎麼能夠把它當作一種方法來使用某些能量呢?」他們並不把性當作一種方法來使用;他們享樂在其中,他們享受它。他們把它當作一種敬拜,但是不用任何技巧。它並不是技巧性的。他們愛它,而且透過愛蛻變便自己自然發生了。 
 
在譚崔當中,你將保持不執著的。甚至把性當作一種到達三摩地的方法來使用時,你仍必須保持不執著於性,完全地自然,完全地像一位觀察者,一位觀照者,只是像一位科學家在他的實驗室工作著。事實上,坦陀羅說譚崔的技巧不能被使用在與你心愛的女人身上,因為愛將會是一種打擾。你將會太過執著。你將不能保持不執著和置身於它之外。所以坦陀羅會找他們一點也不愛戀的女人一起實行,如此一來可以保持完全是觀察者的態度。」
 
Osho, The Beloved, 第 1 卷, 談話 #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以譚崔的方式,容易就對了
「譚崔是自然的方式;放鬆和自然是這個目的。你不需要與水流抗爭;純粹只是與它一起流動。河流將會流到大海所有為什麼要抗爭呢?與河流一起流動,與河流融合為一:臣服。臣服是譚崔的關鍵字;意志是瑜伽的關鍵字。瑜伽是意志的道路;譚崔是臣服的道路。
那就是為什麼譚崔是愛的道路的原因──愛就是臣服。這是需要了解的首要之事;那麼帝洛巴的話將會變得非常、非常精湛而清晰。譚崔的不同向度必須被了解──垂直的向度,臣服的向度,沒有抗爭、保持不控制和自然而放鬆的──它就是莊子所稱的『容易就對了。』以瑜伽的方式,困難就對了;以譚崔的方式,容易就對了。
放鬆和保持輕鬆,不用匆忙。整體它自己正用它自己的步調帶領著你。你不需要做出任何個人的奮鬥,在你的時間未到之前你是不被准許到達的,當時機成熟時你將會抵達──只要等候。整體正在移動著;你為什麼要著急呢?為什麼你想要在別人之前抵達呢?」
 
Osho, Tantra: The Supreme Understanding, 談話 #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 點選這裡.
 
 
性能量只不過是神性的能量罷了
「基督教了解性只是一種墜落,而譚崔認為性是正確的答案。基督教和譚崔剛好相互對立。並不僅是基督教:耆那教和許多其他宗教也都反對性。他們是為了一個理由而反對。這個理由就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墜落可能性。它是危險的。
 
 所以試圖以一些這個百分之五十不可能墜落的其他方式來進行。而它是算術上的百分之五十。事實上它是百分之九十九,因為性是一種非常強大的誘惑,而且性是一種強大的無意識驅力,所以要保持警覺、靜心是困難的。在實驗它的當中,你會變得無意識。而如果你在高潮之中變得無意識,它不會把你帶向任何地方。
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你將會因為性而墜落。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你也許會提昇。但是譚崔說墜落的比例可以透過正確的技巧而被減低,而且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能夠被訓練。那麼做愛就變成一項藝術──最偉大的藝術。而如果你知道這個藝術的話,那麼你就會非常謹慎小心、非常細膩地處理。那麼它就不只是一種暫時的釋放、一種解除。它變成一種神聖的敬拜……
image
性能夠給予你答案,而如果你已經變得太過理智,那麼唯有性能給予你答案。任何理智的成年人將必須透過性來詢問。如果你已經在頭部發展得太過份,你就必須掉落到另一個極端。唯有那樣你內在的兩極才能相遇,那麼你就變成一個整體……
透過深刻的性經驗,靜心品質的性經驗,你將會了解到性能量只不過是神性的能量罷了。那麼性就變成三摩地。」
 
Osho, The Supreme Doctrine, 談話 #1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及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譚崔不是一種宗教
「譚崔不是一種宗教,因為宗教基本上意味著:追求神性反對動物──所以每種宗教都是衝突的一部分。譚崔不是一種努力的技巧。它是一種超脫的技巧。它不與動物抗爭,它不追求神性。它反對所有的二分性。事實上它既不是追求也不是反對。它僅是在你內在創造出一種第三驅力,一種存在的第三中心,在那裡你既不是動物也不是神性。對於譚崔來說那個第三位置是艾得瓦特(advait),那個第三位置是非二分性的。譚崔說你不能夠靠著在二分性中的抗爭而達到統合。你不能夠藉由在二分性中努力要選擇一件事而達到非兩者的位置。選擇將不能引你達到統合;唯有一種不選擇的觀照。
 
對譚崔來說它是非常基本而動要的,因為這一點譚崔從未被真正正確地了解。它已經受苦很久了,一種好幾百年的誤解,因為當譚崔說它不反對動物的時候,你就開始感覺好像譚崔是追求動物。而當譚崔說它不是追求神性的時候,那麼你就開認為譚崔反對神性。事實上,譚崔是追求一種不選擇的觀照。不站在與動物這一邊,不站在神性這一邊,而且不創造一種衝突。只是退回去,只是走開,只是在你和這種兩分性之間創造一個空隙而變成一種第三驅力,一種觀照,從這裡你可以看到動物與神性兩者。」
 
Osho, The Book of Secrets, 談話 #5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及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譚崔說性就是性
「有許多以獨身主義為基礎的教導──永恆真理(brahmacharya)。他們說永恆真理是好的,性是壞的。譚崔說性是性,永恆真理是永恆真理。一個人是一個永恆真理的追求者,一個人並不是。但這些僅是事實,對他們來說並不牽涉任何價值。而譚崔絕不會說永恆真理是好的──獨身主義是好的──而且說一個經驗性的人是壞的。譚崔將不會這樣說。譚崔接受萬物本然的樣子。而為什麼呢?只是為了在你裡面創造一種整合。
這是一種技巧可以你裡面創造一種整合,可以在裡面擁有一種全然存在、不可劃分的、無衝突的、不對立的。唯有那時寧靜才有可能。一個在嘗試反對某事而到達某處的人,將不可能處於平靜中。他要如何處於平靜中呢?一個在他自己裡面劃分的人,與他自己對抗的人,他要怎麼贏得呢?它是不可能的。你是兩者,所以誰將要贏得誰呢?沒有人會贏,而你將會失敗,因為你不必要地浪費你的能量在抗爭上面。這是一種技巧可以在你自己身上創造一種整合。允許深谷消失;不要批判。」
 
 Osho, The Book of Secrets, 談話 #4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及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譚崔從起始點開始
「譚崔說,性是非常深沉的因為它就是生命。但是你會為了錯誤的理由而對譚崔感到興趣。不要為了錯誤的理由而對譚崔感到興趣,那麼你就不會感到譚崔是危險的。那麼譚崔就是生命蛻變…」
「曾經被問道:『什麼是譚崔最核心的主題?』答案就是你!你是譚崔的核心主題:此時此刻你是什麼,而深藏在你裡面可以成長的是什麼,你現在是什麼而你可能成為什麼。此刻你是一個性的單元,而除非這個單元被深深地了解不然你就不能夠變成一個靈性,你就不能變成一個靈性的單元。性慾和靈性是一個能量的兩個極端。」
 
瑜伽從終點開始;譚崔從起始點開始。而從起始點開始是好的。從起始點開永遠是好的,因為如果終點被當作起始點,那麼你就為你自己創造不必要的痛苦。你不是這個終點──不是這個完美典範。你必須變成一個神,完美典範,而你只是一隻動物而已。而這隻動物會因神的完美典範而變得暴怒;它變得發狂,它變得瘋狂。
譚崔說,忘掉神。如果你是這隻動物,完全徹底地了解這隻動物。在那種了解它自己當中,神會成長。而如果它不能夠透過那種了解而成長的話那麼就忘掉它,它絕不會發生。完美典範不能把你的可能性引發出來;唯有對真實的知識才有幫助。所以你是譚崔的中心主題,做你本來的樣子,做你可能成為的樣子,你的現在和你的可能性──它是主題。
 有時人們變得擔憂。如果你深入地了解譚崔,神不會被提及,莫克夏(解脫)不會被提及,涅槃不會被提及。譚崔到底是哪一類的宗教呢?譚崔提到的事物會讓你感到想吐,這些你並不想提到的。誰想要討論性呢?每個人認為他知道它。因為你可以傳宗接代,你認為你知道…
沒有人想要提到性而性是每個人的問題。沒有人想要提到愛因為每個人感覺他已經是一位偉大的愛人了。而看看你的生命!它只不過是憎恨而已,不是別的。而無論什麼你稱做的愛,只不過是在憎恨當中的一種放鬆罷了,一些些的放鬆。看看你的四周,那麼你就會知道你所知道的愛是什麼了。」
 
Osho, The Book of Secrets, 談話 #3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及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譚崔說,了解身體
「所以這些反對性的傳統將會反對身體。唯有這些不反對性的傳統才能友善地對待身體。譚崔是絕對地友善,譚崔說身體是神聖,神性的。對譚崔來說譴責身體是一種褻凟。說身體是不潔淨或是說身體是罪惡對譚崔來說是荒謬的──一種非常有毒害的教導。譚崔接受身體──不僅接受它,並且說身體是神聖、純潔、天真的。你可以使用它而你可以把它當成到達彼岸的一個管道、一種媒介!它甚至有助於到達彼岸。
但是如果你開始與身體抗爭的話,你會失敗。如果你開始與它抗爭的話,你會病得更加嚴重。而如果你持續不斷地與它抗爭,它就會錯失一個機會。抗爭是負向的;譚崔是一種正向的蛻變。不要與它抗爭──沒有必要。那就好像你正坐在一輛車中,而你開始與這輛車對抗。那麼你就會無法移動,因為你正在與交通工具抗爭──這是要被使用,並不是要抗爭的。而由於你的抗爭你會破壞這輛交通工具,那麼它要移動就會更加困難了。
image
例如,以性為例,這是身體裡基本的能量。一般來說,性能量只被用來傳宗接代。一個身體創造另一個身體而且它一直持續下去。性能量的這種生物功用只用在生育。但那只是許多功用之一而已,而且是最低層的。並沒有隱含譴責的意思,但它是最低層的。同樣的能量也可以做出其他創造性的行動。生育是一種基本的創造性行動──你創造某些事物。那就是為什麼當一個女人變成一位母親時,她感到一種微妙的幸福感:她創造了某些事物……
譚崔並沒有任何譴責,只有為了如何蛻變的奧袐技巧。那就是為什麼譚崔談論許多關於身體方面的事──那是必要的。身體必須被了解,而你只能夠從你所在的地方開始。」
 
Osho, The Book of Secrets,談話 #2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及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譚崔接受每件事
「譚崔接受每件事。無論它是什麼,都被全心全意地接受。那就是為什麼譚崔能夠完全地接受性的原因。五千年來譚崔一直是唯一一個完全接受性的傳統,全世界的唯一一個。為什麼?因為性是你所在的地方,而任何行動都將從你所在的位置開始。
  
你在性中心;你的能量在性中心。而從那個位置你必須往上移動,遠遠超越它。如果你拒絕這個中心本身,那麼你可以一直不斷欺騙你自己說你在移動,但是你無法移動。你是在拒絕移動有可能發生的僅有的位置。所以譚崔接受身體,接受性,接受任何事。而且譚崔說:智慧接受任何事並且蛻變它;唯有無知者拒絕。唯有無知者拒絕──智慧接受每件事。甚至一種毒藥可以變成一種醫藥,但是唯有透過智慧才能。
身體能夠變成到達超越身體的一種管道,而且性能量能夠變成一種靈性動力。」
 Osho, The Book of Secrets,  談話 #2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及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譚崔說,接受你的一切
「譚崔說,接受你的一切。你是許多多元向度能量的一個偉大奧袐。接受它,而且帶著深切的敏感、帶著覺知、帶著愛、帶著了解,與每種能量一起行動。與它一起行動!那麼每個欲望就變成越越它的一種管道。那麼每種能量就變成一種助力。那時這個世界本身就是涅槃,這個身體本身就是一座寺廟,一個神聖的地方。
瑜伽是否定;譚崔是肯定。瑜伽以二元性的方式思考──這就是使用瑜伽這個字的理由。它表示把兩件事給合在一起,兩樣東西『用軛連結』在一起。但有兩樣東西存在;有二元性存在。譚崔說沒有二元性存在。如果有二元性存在,那麼你就無法把它們結合在一起。無論你怎麼努力嘗試它們仍舊是兩個。無論用什麼方式結合在一起它們將會仍舊是兩個,而且抗爭會持續,二元論將會仍舊保持。
image
如果世界和神性是兩個,那麼它們就無法結合在一起。如果它們事實上不是兩個,如果它們僅是看起來好像是兩個,唯有那時它們才能成為一體。如果你的身體和你的靈魂是兩個,那麼它們就無法被結合在一起。如果你和神性是兩個,那麼把它們結合在一起就不可能。它們將會仍舊是兩個。
 
譚崔說沒有二元性;它僅是一種外觀。所以為什麼助長外觀讓它更強壯呢?譚崔問道,為什麼要幫助這個二元性的外觀讓它更強壯呢?就在此刻融解它!成為一體!透過接受你就變成一體,不是透過抗爭。接受這個世界,接受這個身體,接受它所帶來的一切。不要在你自己裡面創造一個不同的中心,因為對譚崔來說,那個不同的中心只不過是自我罷了。不要創造一個自我。只要對你是什麼保持警覺。如果你抗爭,那麼自我就會出現。」
 
Osho, The Book of Secrets, 談話#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及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搜尋更多 奧修談譚崔的節錄 或是任何你也許感興趣的主題,你可以前往 奧修線上圖書館. 這個免費圖書館包括超過225 本奧修書籍可供閱讀或以關鍵字或詞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