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奧修語錄──把你從外面轉回內在

奧修語錄──把你從外面轉回內在

叛逆是個人的
「我不宣揚革命。我完全反對革命。我想要帶給未來、和帶給這些現今的聰明人士的字眼是,叛逆。差別是什麼呢?
叛逆是個別的行動;它與群眾一點關係也沒有。叛逆與政治、權力、暴力一點關係也沒有。叛逆與改變你的意識、你的寧靜、你的本性有關。它是靈性的徹底變形。
而每個個體經歷一種叛逆,它並不是與別人抗爭,而是只是與自己的黑暗抗爭。不需要劍,不需要炸彈。只需要更多警覺,更多靜心品質,更多愛,更多祈禱,更多感激。被所有這些品質圍繞著你就重生了。」
 Osho, Satyam Shivam Sundaram: Truth Godliness Beauty, 談話 #2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一個靜心者不需要個別指引
「如果你能夠只是成為你自己,如果你能夠讓你的自然本性開花結果,那麼你才會品嚐到喜樂──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一種平和,和對你本性的一首必然的詩歌;對你本性的一首必然的舞蹈,因為你與存在融合為一。與你自己融合為一是與存在融合為一的唯一道路。沒有任何人需要個別指引,因為一種個別指引只是依賴在某人身上的一個美麗名詞,而他將會扭曲你。
「一個靜心者不需要個別指引。相反地,一個靜心者,需要的只有一件事:靜心的氛圍。他需要其他靜心者;他需要被其他靜心者所圍繞。因為無論發生在我們內在的任何事並不僅僅在我們的內在,它會影響周遭的人。在這個生命共同體(communion)裡人們處在不同階段的靜心中。與這些人一起靜心,只是安靜地與這些人坐在一起,而你就愈來愈被拉引進入你自己本性的潛能中。」
 
Osho, The Invitation, 談話 #1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放鬆只是一個開始
「放鬆是好的,但它只是一個開始;它只是為靜心打下基礎。然而靜心是一種全然不同的事。你必須覺知到塞滿在你頭腦中的事物。無論是什麼一直在你的頭腦中,你必須變成一個觀照者,而這個觀照者必須被深深地向下扎根,那麼慢慢地,慢慢地你的頭腦會消失不見,而只留下這個觀照者。那麼所有可能的緊繃、焦慮、憤恨會消失,而你將不會找到任何衝突。」
 
Osho, The New Dawn, 談話 #2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成道並不是一個經驗
「要被記住的其中一件最根本而重要的事是──不僅是你而是每個人──那就是無論在你內在旅程中你遭遇些什麼,你並不是它。
你是這個正在觀照它的人。它也許是無(nothingness),它也許是喜樂,它也許是寧靜,但一件事必須被記住:無論你經歷的這個經驗多麼美妙,多麼令人著迷,你並不是它。你是這個正在經驗它的人。而如果你一直繼續下去,在旅程的最後就是當沒有任何經驗被留下的那個點──既非寧靜,也不是喜樂,也不是無。對你來說沒有一個客體存在,只有你的主體性。
鏡子是空的;它並沒有反映出任何事。它就是你。
甚至最偉大的內在世界的追尋者都陷在美妙的經驗當中,而且與這些經驗認同了,『我找到你了。』他們在到達一切經驗都消失不見的最後一階段之前便停了下來。成道並不是一個經驗。」
 
Osho, The Hidden Splendor, 談話 #1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自我是一種困惑
「自我是一種困惑。它是某種像黑暗一樣的東西──它是你可以看見的,它是你能夠感覺到的,它會阻攔你的道路但它並不存在。它沒有確實性。它只是一種不在,光的不在。自我並不存在──你要如何放棄它呢?自我只是一種覺知的不在。
你不能放棄自我,因為它並不存在。你可以帶來一些覺知,一些意識,一些光。完全忘掉關於自我這件事;把焦點完全集中在把警覺帶到你的本性中。而當你的意識已經變成一道火焰,全神貫注地,你將無法找到自我。」
 
Osho, The Osho Upanishad,  談話 #2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沒有人真正想要成為自由的──因為自由帶來責任
「如果只是說一說,每個人都想要自由,但沒有人真正地自由,沒有人真正地想要成為自由的,因為自由帶來責任。它並不會單獨存在。成為依賴是容易的:責任並不在你身上,責任在你依賴的那個人身上。
所以人們已經製造了一種精神分裂的生活。他們談論真理,他們談論自由,而他們生活在謊言之中,他們生活在奴役之中──許多類型的奴役,因為每種奴役讓你免於一些責任。一個真正想要成為自由的人必須接受無限的責任。他不能把他的責任傾倒在其他人身上。無論他做些什麼,無論他是什麼,他都有責任。」
 
Osho, The Path of the Mystic, 談話  #1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我努力要讓你單獨地與靜心在一起
「我努力要讓你單獨地與靜心在一起,在你與存在之間沒有靜心者夾在中間。當你不是處在靜心中時你就與存在分離了,而那造成了你的受苦。這種情形就像,當你從大海中把魚釣起並把它丟在岸上──它所經歷的痛苦和煎熬和折磨、它想要回到大海中的渴望和努力是一樣的,因為那兒是它原本屬於的地方。他是大海的一部分,而他無法一直保持分離。」
 Osho, The Last Testament, 第 5 卷, 談話 #16
(這本書目前已無法在圖書館或在有聲書中找到)
image
我一直都想不要成為任何人的師父
 「我一直都想不要成為任何人的師父。但是人們想要一位師父,他們想要成為門徒;因此,我扮演這個角色。現在是我要對你說清楚的時候了,如今你們當中大多數人都準備好去接受把我當成一位朋友。」
Osho, The Last Testament,第 3 卷, 談話 #25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佔有摧毀了愛
「依我的洞見,在社區中的婚姻應該要被解散。如果他們願意的話他們可以一輩子生活在一起,但是那並不是一種法律上的必要性。人們應該流動著,擁有盡可能多的愛的經驗。他們不應該有佔有慾。佔有摧毀了愛。而他們不應該被佔有,因為那樣一樣會摧毀你的愛。
全人類都值得被愛。你不需要一輩子與一個人拴在一起。那就是其中一個原因為什麼世界各地的人們全都看起來很無聊。他們為什麼不能笑得像你一樣呢?他們為什麼不能舞得像你一樣呢?他們被看不見的鏈條鎖住了:婚姻、家庭、丈夫、妻子、孩子們。他們背負著各種不同的義務、責任、犧牲。而你還要他們微笑、歡笑、舞蹈和歡慶?你在要求那不可能的事。
讓人們的愛是自由自在的,讓人們不佔有。但是它唯有你在你的靜心中發掘你的本性才有可能發生。沒有什麼好練習的。我並不是在對你說:『今晚你去找另一個女人來當作練習。』你將不會獲得任何事,而且你可能失去你的妻子。而到了早在你會看起來很愚蠢的樣子。它並不是一個練習的問題,它是一個發掘你的本性的問題。
發掘你的本性之後,隨之而來的是非個人的愛的品質。那麼你就只是愛。」
 
Osho, From Death to Deathlessness, 談話 #1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我講話是為了幫助你保持寧靜
「我講話是為了幫助你保持寧靜。我談論一些事這樣一來你就可以進入那超越語言的。我使用語言來幫助你進入非語言。它就正像是腳上有一根刺:你用另一根刺把它挑出來。你的頭腦填滿話語,如此地多,而且非常吵雜──嘰嘰喳喳,嘰嘰喳喳──一一直不斷繼續下去。但是人們後來變得陶醉在我的談話中。那並不是我的目的。我一直不斷地堅稱:「不要關心我的談話。要關心我的寧靜,在話語之間的空隙,在行列之間的空隙。」
Osho, The Last Testament, 第 1 卷, 談話 #2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懷疑需要極大勇氣
「永遠要注意到你在做些什麼以及它引向何處。漸漸地,你會開始覺知到哪一個是自我和哪一個是天性;哪一個是真實和哪一個是虛假。它會花費一些時間去警覺和觀察。而且不要欺騙你自己──因為唯有自我會引向痛苦,不會是別的。不要把責任丟在別人身上;別人一點關係也沒有。你的自我把你帶進痛苦之中。自我是地獄之門,而出自你的中心的自然的、可信的、真實的,是通往天堂的門。你必須找出它並且表達出來。」
 
Osho, The Alchemy of Yoga, 談話 #4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唯有你深入靜心譚崔才有可能發生
「譚崔經驗意味它既不是壓抑的也不是放縱的。唯有當你深入靜心時譚崔經驗才有可能發生,否則就不可能。當你變得非常地靜止、寧靜、覺知、警覺時,只有這樣你才有可能了解有關譚崔的一些事。否則,譚崔會變成放縱的一個藉口──一個新名稱,一個宗教名稱。而在譚崔的名稱背後你可能會進入放縱。名稱並不會改變什麼;你的本質需要改變。」
 
Osho, The Dhammapada: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10 卷, 談話 #1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覺知的價值比愛的價值更高嗎?
「你問道:『覺知的價值比愛的價值更高嗎?』沒有什麼比較崇高,沒有什麼比較低劣。事實上,一點也沒有兩種價值存在。這些是兩條從深谷通往山峰的道路。一條是覺知、靜心的道路:我們這段時間一直在談的『禪』的道路。而另一條是愛的道路,奉獻者、獻身者(bhaktas)、蘇菲徒的道路。當你開始踏上旅程時這兩條道路是分開了;你必須選擇。無論你選哪一條路它都會通往同個頂峰。而當你愈接近頂峰時你將會感到驚訝:另一條路的旅行者愈來愈接近你。慢慢地,慢慢地,兩條路開始互相融合在一起。當你到達那最終的時候,它們就融合為一。
一個跟隨覺知的道路的人會發現愛正是他的覺知的一個結果、一個副產品、一個影子。而一個跟隨愛的道路的人會發現覺知正是愛的一個結果、一個副產品、一個影子。它們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
而且記住:如果你的覺知缺乏愛,那麼它仍然是不純淨的;它尚未體驗百分之百的純粹性。它還不是真的覺知;它一定混合了不覺知在裡頭。它不是純淨的光;在你裡面一定仍有一些黑暗在進行著、運作著、影響著你、操控著你。如果你的愛不帶著覺知,那麼它還不是愛。它一定是一些較低劣的事物,一些更接近欲望的事物而不是祈禱。
所以讓它成為一個判斷準則,如果你跟隨覺知的道路,讓愛成為判斷準則。當你的覺知突然地開出愛的果實時,很清楚地知道覺知已經發生了,三摩地已經被抵達了。如果你跟隨愛的道路,那麼讓覺知作為一個判斷準則,作為一個試金石。當你突然地,不知從何處來,在你的愛的最核心,一道覺知的火焰開始升起時,清楚地知道……歡慶!你已經回到家了。」
 Osho, Ah, This!, 談話 #8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我不教導你樂觀──我教導你超越
「我不教導你樂觀。現今它在西方非常流行;它被稱作『正面思考』。那是樂觀的另一個新名詞;舊名詞已經變得有點退流行,過時了。新名詞就是正面思考。我不教導你正面思考,因為正面思考在它背後攜帶負面的部分。
我教導你超越──既不是正面也不是負面。作為一個觀照者:觀照兩者。當白晝來臨時,觀照白晝,而當夜晚來臨時,觀照夜晚──不要認同於任何一個。你既不是白晝也不是黑夜;你是超越的意識。變得愈來愈歸於那個超越的中心。
真正的宗教不是正面的,它也不是負面的。它既不是否定神學也不是實証神學;它是超越之路。」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4 卷, 談話 #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暴風就是中心
「對這個暴風來說中心並不存在,暴風就是中心。我們有一種把事物劃分為二的慣常習性,我們有一種二元性的慣常習性:神和世界,身體和靈魂,較低和較高,好和壞。習性一直繼續。現在它是中心和暴風。
讓我強調它:暴風就是中心,而且對它來說沒有其他中心。一旦你了解生命的單一性,那麼所有緊張、焦慮、煎熬都消失不見。焦慮被創造出來是因為你總是在劃分。透過劃分你變得分裂;透過劃分你變成精神分裂。現在你認為你在暴風的邊緣,而中心一直都遺失了,所以中心必須被找到。
它是二元性的舊習慣。『中心和暴風』是一個新名詞,但是這個習性是非常古老的,這個形態是非常古老的。一直都是這樣,無論你在哪裡你都是錯的,你應該要在其他地方才對。
我的整個的重點是,無論是什麼,都是正確的。沒有別的正確。沒有別的地方可去。這是唯一存在的生命,唯一存在的舞蹈,唯有這樣你才能自發的,真正自發的。」
  
Osho, Tao: The Pathless Path, 第 2 卷, 談話 #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找尋者本身就是要被找尋的
「人類幾乎是發瘋了──發瘋是因為他在找尋的某些事物是他已經擁有的;發瘋是因為他並未覺知到他是誰;發瘋是因為他希望、渴望,而到最後感到挫敗。挫敗勢必會出現,因為藉著找尋你無法找到你自己;你已經在那裡了。找尋必須停下來,探求必須停下來:那是需要被面對、碰到的最大難題。
這個難題就是你擁有某種東西而你正在找尋它。現在,你要如何找到它呢?你太過忙於找尋,而你無法看見這個你已經擁有的東西。除非所有的找尋都停下來,不然你將不能夠看見它。找尋讓你的頭腦聚焦在未來的某個地方,而你正在找尋的這樣東西已經在這裡了,就是此刻,這個片刻。你正在找尋的事物被隱藏在找尋者他自己裡面;因此,會有那麼多的神經症,那麼多的瘋狂。」
Osho, Yoga: The Supreme Science, 談話 #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自由不是放縱
「自由不是放縱,而且也不表示沒有結構。它只表示彈性,一個人很輕易地從一個結構進入到另一個──從無結構到結構,從結構到無結構。如果你的自由是害怕處在一種結構之中的話,那麼它一點也不是自由。
只是試著了解這一點,那麼分裂將會消失。它不在你的本性中,而只在你的頭腦中,只是一個想法。放掉這個想法去享受自由,有時候也享受紀律。
紀律有它自己的美,並非全都是奴役。而自由有它自己的危險,並非全都是美的。一個真實的人總是有無限紀律和無限自由的能力──他不是一個奴隸或是對任何事會上癮的人。」
Osho, Hammer on the Rock, 談話 #26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愛是危險的,性並不危險
「害怕愛的人並不害怕性。愛是危險的,性並不危險,它能夠被操控。現今有許多如何做它的指導手冊。你可以操控它──性可以變成一種技巧。愛絕不可能變成一種技巧。如果在性當中你試著保持掌控,那麼性甚至對於到達那最終的將不會有幫助。它會來到某個點,你將會退回去,因為在某個片刻它也需要一種放開來的狀態。
那就是為什麼高潮變得愈來愈困難。射精不是高潮,生孩子不是高潮。高潮是整個人的投入:頭腦、身體、靈魂,全都在一起。你震動,你整個人在震動,從腳到頭。你不再掌控;存在已經佔據了你,而你不知道你是誰。它就像是一種發瘋,它就像是一種睡眠,它就像靜心,它就像死亡。」
 
Osho, Returning to the Source, 談話 #1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慶祝是無條件的
「對我來說,生命活得淋漓盡致是好的。而當你了解活得淋漓盡致的生命時,唯有那時你才能夠慶祝;否則就不能夠。慶祝表示:無論發生什麼都是無關的──我就是慶祝。慶祝並不需要符合特定條件:『當我感到快樂時我才慶祝』,或是『當我感到不快樂時我就不慶祝』。並不是。慶祝是無條件的;我慶祝生命。它帶來不快樂──很好,我慶祝它。它帶來快樂──很好,慶祝它。慶祝是我的態度,無論生命帶來什麼都不受限制。」
 
Osho, The Alchemy of Yoga, 談話#1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你無法選擇無選擇
「克里虛那穆提持續地強調不要選擇,成為無選擇的──那是荒謬的根源。但你可以藉由選擇無選擇來欺騙你自己:『因為克里虛那穆提說:成為無選擇的。我就成為無選擇的。』如果『你』決定,意志已經進入,而意志是狡詐的。如果『你』決定成為無選擇的,你的無選擇將屬於一種道德規範,而不屬於純粹性。
只是了解,不要選擇──甚至不要選擇『無選擇』。」
 
Osho, No Water, No Moon, 談話 #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在核心既沒有愛也沒有恨
「當一個人變成一個中心,當一個人變得結晶,他對任何人既不是排斥也不是吸引。這創造一個更深的問題,因為它表示除非你超越了愛,不然你就無法超越恨。
每個人想要超越恨,但沒有一個人想要超越愛。但那也替你創造了一種不可能的情況,因為恨是排斥和吸引這同個現象的一部分。」
 
Osho, The Great Challenge, 談話 #1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你就是單獨
「領悟到你是單獨──單獨踏上這條道路,單獨創造這條道路,單獨獻身於生命,單獨投入每個片刻──只是一個片刻的了解,它就能穿透你而讓社會消失。你是單獨的。
此刻沒有大師,也沒有任何人可以跟隨。沒有領導人,沒有指引。你是單獨的;你就是單獨。沒有人會去參雜它或污染它。它是如此純淨、純潔而美麗。這個單獨是這條道路,這個單獨是靜心,這個單獨是瑜伽。」
 
Osho, The Great Challenge, 談話 #1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搜尋更多 奧修語錄 你也許感興趣的任何主題,你可以流覽 奧修線上圖書館.。 這個免費的圖書館包含有超過225本奧修書籍,這些你都可以用關鍵字或詞來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