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奧修談放鬆的精選節錄

奧修談放鬆的精選節錄

放鬆只是成為自然的
「你可以說明更多有關放鬆的事嗎?我覺知到有一種緊繃深入在我的核心處,我懷疑我可能從來沒有全然放鬆過。有一天當你說放鬆是其中一個可能有的最複雜現象時,我瞥見一片華麗的綿繡,在那裡面放鬆和放下的許多線條深刻地與信任交織在一起,然後愛從它當中升起,再來是接受,隨著水流、整體和狂喜一起流動。
 
  全然地放鬆是最終的。那就是當一個人變成一位佛的時刻。那就是放鬆、成道、基督的意識的時刻。你無法在此刻全然地放鬆下來。在內在核心一種緊繃將持續著。
  
但是開始放鬆下來。從周邊開始──那是我們所在的地方,而我們只能從我們所在的地方開始。放鬆你本性的周邊──放鬆你的身體,放鬆你的行為,放鬆你的行動。以一種放鬆的方式走路,以一種放鬆的方式吃東西,以一種放鬆的方式聆聴、談話。在每個過程中放慢下來。不要匆忙而且不要催促。好像你擁有永恆的時間可以利用來移動──事實上,它一直都可供你利用。我們打從一開始就在這裡,而且我們也將在這裡到最後一刻。我們從過去一直都在這裡而我們也將會永遠在這裡。形式一直不斷改變,但是本質不變;服裝一直不斷改變,但靈魂不變。
緊張表示匆忙、恐懼、懷疑。緊張表示想要去保護、保持無憂慮、保持安全的一種持續不斷的努力。緊張表示此刻正為明天或來世作準備──害怕明天的話你將不能正視真實,所以先準備好。緊張表示過去你並未真正地活過,只是以某種方式繞過;它徘徊不去,它是一個殘留物,它圍繞在你四周。」
image
「記住一件關於生命非常基本而重要的事:任何尚未被活過的經驗將會徘徊在你四周,將會堅持說:『完成我!活出我!結束我!』在每一種經驗中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品質,它傾向於和想要被完成,被結束。一旦結束了,它就蒸發了;未完成,它會持續,它會折磨你,它會纏住你,它吸引你的注意力。它說:『你將要拿我怎麼樣?我仍然還沒有結束──完成我!』
 
 由於沒有一件事被完成所以你整個過去纏你在你四周──因為沒有任何事被真正地活過,每件事以某種方式繞過,部分地活過,只是還過得去,以一種冷淡的方式。一直都沒有強烈度,沒有熱情。你一直像個夢遊症患者般,一個夢行者。所以過去纏著不放,而未來創造恐懼。而在過去和未來之間被壓扁的就是你的現在,唯一的真實。
由於沒有一件事被完成所以你整個過去纏你在你四周──因為沒有任何事被真正地活過,每件事以某種方式繞過,部分地活過,只是還過得去,以一種冷淡的方式。一直都沒有強烈度,沒有熱情。你一直像個夢遊症患者般,一個夢行者。所以過去纏著不放,而未來創造恐懼。而在過去和未來之間被壓扁的就是你的現在,唯一的真實。」
image
「而你將會感到訝異,如果你親近你身體的任何部位,它會聽從,它會跟隨你──它是你的身體!眼睛閉著,進入內在,從腳到頭尋找任何有一絲緊張的部位。然後對著那個部位說話,就像你對著一位朋友說話一樣;讓你與你的身體之間有一種對話發生。告訴它放鬆下來,並且對它說:『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不需要害怕。我在這裡照顧你──你可以放鬆下來。』慢慢地,慢慢地,你將學到其中的訣竅。那麼身體就會放鬆下來。
然後再更進一步,更深層一些;告訴頭腦放鬆下來。而如果身體聽從,頭腦也會聽從,但是你不能從頭腦開始──你必須從起始點開始。你不能從中間開始。許多人從中間開始而他們失敗了;他們失敗是因為他們從一個錯誤的地方開始。每件事應該要按照正確的順序去做。
如果你變成有能力讓身體自發地放鬆下來,那麼你將能夠幫助你的頭腦自發地放鬆下來。頭腦是一種更複雜的現象。一旦你已經對身體聽從你感到有信心,對於頭腦要花上長一點的時間,但是它會發生。」
 
「當頭腦放鬆下來時,再來開始放鬆你的心,那是感覺和情緒的世界──這是更複雜、更精細的。但是現在你會帶著信任,帶著對自己的最大信任去做。現在你會知道它是可能的。如果它對身體來說是可能的,對頭腦來說是可能的,它對心來說也會是可能的。那麼唯有你已經歷這三個步驟,那麼你才能夠採取第四步。現在你就能夠進入到你本性的最中心,這是超越身體、頭腦和心:這是你存在的最深核心。那麼你也就能夠放鬆它。
而那種放鬆確定會帶來最大可能的喜悅,最終的狂喜、接受。你將會充滿喜悅和歡慶。你的生命將會擁有舞出它的品質。
整個存在正舞蹈著,除了人類之外。整個存在處在一種非常放鬆的運轉之中;當然會有移動,但是它是全然地放鬆。樹正成長茁壯著,鳥正嘰嘰喳喳叫著,河流正川流不停,群星正在移動著:萬物以一種非常放鬆的方式移動著。沒有催促,沒有匆忙、沒有擔憂而且沒有損耗。除了人類以外。人已經墜落成為他頭腦的受害者。
人能夠提昇得比神還要高和墜落得比動物還低。人擁有一種廣大的幅度。從最低到最高,人是一部梯子。」
 
 
「從身體開始,然後慢慢地,慢慢地,進入更深一些。除非你首先解決最根本的事物,不然不要從其他任何地方開始。如果你的身體是緊繃的,不要從頭腦開始。等待。在身體上下功夫。而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物也有無比強大的幫助。
你以特定的速度走路;那已經成了習慣性、自動化了。現在你試著慢慢地走。佛陀過去常對他的門徒說:「非常緩慢地走路,非常有意識地走每一步。」如果你非常有意識地走每一步,你一定會走得非常慢。如果你在跑步、急忙中,你會忘記去記住。因此佛陀走得非常慢。
只要試著走得非常慢,而你會感到驚訝──一種新的覺知品質開始出現在身體上。慢慢地吃,而你會非常驚訝──很大的放鬆出現了。慢慢地做每件事……只是去改變舊的模式,只是脫離過去的模式。」
 
 
「首先身體必須是完全地放鬆,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然後才從頭腦開始。科學地進行:首先從最簡單的,然後才是複雜的,然後才是更複雜的。唯有那樣你才能在最終的核心中放鬆下來。
你問我,『你可以談更多關於放鬆的事嗎?我覺知到在我的核心深處有一種緊繃,而我懷疑我可能未曾全然地放鬆過。』
那就是每個人的情況。你能覺知到是很好的──千千萬萬的人沒有覺知到它。你覺知到它是很幸福的,因為如果你覺知到那麼有些事才能去做。如果你沒有覺知,那麼任何事都不可能。覺知是蛻變的開始。
 
而你說:『當你有天說道放鬆是可能有的最複雜的一種象現之一,我瞥見一片華麗的織布,在那裡面放鬆與放下的織線與信任交織在一起,之後愛從中浮現,而接受跟隨著流水、和諧和狂喜來到……』
是的,放鬆是最複雜的現象之一──非常豐富,多元性。所有這些事都是它的一部分:放下、信任、臣服、愛、接受、順著水流、與存在融合、無自我、狂喜。所有這些都是它的一部分,如果你學會放鬆的方法,所有這些事都會發生。」
 
「你們所稱的宗教已經讓你非常緊繃了。因為他們在你內在已經創造了罪惡感。我在這裡的工作就是要幫助你擺脫所有罪惡感和所有恐懼。我想要告訴你:沒有地獄也沒有天堂。所以不要害怕地獄也不要對天堂有奢望。存在的一切只是這個片刻。你可以讓這個片刻成為一座地獄或一座天堂──那肯定是有可能的──而且其他任何地方也沒有天堂或地獄。當你整個人是緊繃時就是地獄,而當你整個人是放鬆時就是天堂。全然地放鬆就是極樂世界。」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第 1 卷, 談話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