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奧修談創造力的節錄

什麼是創造力?──創造力是一種品質
 
我相信我缺乏創造力。除了舞蹈和繪畫之外還有什麼是創造力呢?還有如何找出我的創造力是什麼?
「創造力與繪畫、詩詞、舞蹈、唱歌等任何特定的活動無關。它無關係於任何特定的事物。
任何事都可以是具創造性的── 你將那種品質帶進活動中。活動本身既不是具創造性,也不是不具創造性。你可以以一種不具創造性的方式畫畫。你可以以一種不具創造性的方式歌唱。但是你也可以以一種具創造性的方式擦地板。你可以用一個創造性的方式烹煮。
創造力就是一種你把它帶進你正在做的活動的品質。它是一種態度,一種內在的方式──你如何看待事物。
所以,第一件要被記住的事是:不要把創造力限制在任何特定的事情上。一個人具有創造性── 如果他是具有創造性的,無論他做什麼,即使他走路,你可以在他走路的行動中看到創造力。如果他只是靜靜地坐著,什麼也不做,甚至不作為(non-doing)都將是一種創造性的行為。佛陀坐在菩提樹下什麼都不做,卻是世界上曾經出現過的最偉大的創造者。
一旦你了解這一點 ──重點就是你,你本身具有創造力或缺乏創造力──那麼這個問題就消失了。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名畫家──而且也沒有必要。如果每個人都是畫家,那麼這個世界將會非常醜陋;活著將會是困難的。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個舞蹈家,那也沒有需要。但是每個人都可以是具有創造力的。
無論你做什麼,如果你享受地做它,如果你帶著愛做它,如果你的所做所為不是純粹以經濟為考量,那麼它是創造性的。如果透過它在你內有些事情在成長,如果它為你帶來了成長,那它是靈性的,它是創造性的,它是神聖的。
 
當你變得更具有創造力你就變得更具有神性。世界上的所有宗教都說:上帝是造物主,我不知道祂是不是造物主,但我知道一件事:當你變得更富有創造性,你會成為更具有神性。當你的創造力來到了最高點,當你的整個生活都變得具有創造力,你住在神的國度中。所以他一定是造物主,因為富有創造力的人類一直都是最接近祂。愛你所做的事。當你正在做它時保持在靜心的狀態── 所有的事!這和做什麼是無關的。
你曾見過Paras清洗莊子廳的地板嗎? 這樣你就會知道:清潔可以成為有創造力的。帶著如此的愛!內在幾乎是正在歌唱和舞蹈。如果你帶著這樣的愛去清潔地板,你已經畫了一個無形的畫作。你活在這樣喜悅的片刻之中,它帶給你一些內心的成長。在一個創造性的行為之後,你將會不一樣。
創造力就是愛任何你在做的事── 享受,慶祝它,就好像是一份存在的禮物!也許沒有人會了解它。有誰會去讚揚清洗地板的Paras呢? 歷史上不會有她的事蹟記載,報紙也不會刊登她的名字和照片──但這沒有關係,她享受它,這價值是內在的。
 
所以,如果你正在追尋名氣而覺得你是具有創造力的──如果你像畢卡索一樣變成很有名氣,然後你認為你是有創造力的──那麼你將會錯過。事實上,你根本就不具創造力:你是一個野心勃勃的政治家,。如果擁有名氣,很好。如果它沒有發生,也不錯。它不應該是被考慮的問題。應該考慮的是你是否享受任何你正在做的事。這是你的戀愛故事。
提問者問道:『我相信我缺乏創造力。』如果你是這樣相信的話,你就會變得缺乏創造力──因為信念不只是信念。它可以開啟許多門;它也可以將門關閉。如果你有一個錯誤的信念,那麼它將會像一道封閉的門圍在你的四圍。如果你認為你是缺乏創造性的,你就會變得缺乏創造力──因為那個信念會阻礙、不斷否定了所有流動的可能性。它不會讓你的能量流動,因為你會不斷地說:『我缺乏創造力。』“
這個想法已經教給大家了。極少數的人被公認是具有創造性的:一些畫家,幾個詩人── 百萬人中只有一個。這是愚蠢的!每個人都是一個天生的創造者。看著這些孩子們你會明白:所有孩子都是有創造力的。慢慢地,我們破壞了他們的創造力。慢慢地,我們強行將錯誤的信念加在他們身上。慢慢地,我們轉移他們的注意力。慢慢地,我們讓他們成為越來越以經濟為考量、政治手腕、具有野心的。當野心涉入,創造力就消失了──一個具有野心的人是不會有創造力的,因為有野心的人是無法只是喜愛這些活動本身。當他畫畫時,他在考慮未來;他在想:『何時我會得到諾貝爾獎呢?』當他正在寫一本小說,他想著未來,他總是在未來──而一個有創造力的人總是在當下。
是我們破壞了創造力。沒有人天生缺乏創造力,但是我們讓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缺乏創造力。
所以,只是將這個責任丟向社會是不會有幫助的 ──你的生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你必須丟棄錯誤的制約。你必須丟棄那些在你童年時期就已經給予你的錯誤的、催眠的自我建議。丟掉它們!淨化你自己的所有制約,突然地,你會看到你是具有創造力的。」
 
是我們破壞了創造力。沒有人天生缺乏創造力,但是我們讓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缺乏創造力。
所以,只是將這個責任丟向社會是不會有幫助的 ──你的生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你必須丟棄錯誤的制約。你必須丟棄那些在你童年時期就已經給予你的錯誤的、催眠的自我建議。丟掉它們!淨化你自己的所有制約,突然地,你會看到你是具有創造力的。」
只是存在和具有創造力是同義詞。只是存在而不具有創造力是不可能的。但是那不可能的事已經發生,醜惡的現象已經發生,因為所有你的創造力的來源都被堵住、阻止、破壞,而你的全部能量已經被強迫投入那些社會認為將會有所報償的活動中。
我們的整個生活態度,是向錢看。金錢是一個人會對它感興趣的事件中最不具創造性的事物之一。我們的整個方式都是朝向權力,而權力是具破壞性的、不具創造性的。一個追逐金錢的人會成為破壞性的,因為錢必須被搶奪、被剝削;它必須從許多人那裡拿走,只有這樣你才能擁有它。權力只是意味著你使很多人無能,你必須摧毀他們──只有這樣你才會擁有權力,你才可以握有權勢。記住:這些都是破壞性的行為。
創造性的行為,會增添世界的美;它給予世界一些東西,它永遠不會從世界拿走任何東西。具有創造力的人來到世上,增添了世界的美──這裡一首歌,那裡一幅畫。他讓世界舞動得更好,享受得更多,愛得更深,靜心得更深入。當他離開這個世界時,他在他身後留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沒有人知道他;也許有人知道他──這不是重點。他帶給這個世界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和無限的滿足,因為他的生命一直都蘊含著某些固有價值。
 
金錢,權力,聲望,是不具創造力的;不僅不具創造力,而且是破壞性的活動。注意它們!如果你提防它們,你可以很容易的成為有創造力的,我並不是說你的創造力將會為你帶來權力、威望、金錢。不是的,我不能給你任何承諾。它可能會帶給你麻煩。它可能會迫使你過著窮困的生活。一切我可以保證的是在你內心深處你將可能成為最富有的人;在內心深處你會得到滿足;你的內心會充滿喜悅和慶祝。你將不斷地接受到越來越多來自存在的祝福,你的生命將會是一種滿懷祝福的生命。」
而且這是可能的,在外面你可能沒有名氣,你可能沒有錢,在所謂的世俗世界你可能並不成功,但在這個所謂的世俗世界的成功就是最大的失敗,就是內在世界的失敗。如果你已經失去了你自己即使整個世界在你腳下,那有什麼用呢?如果你擁有整個世界卻不能擁有你自己,那有什麼用呢?一個有創造力的人擁有自己的存在;他是一個主人。
這就是為什麼在東方,我們稱門徒為swamis。Swami(斯瓦米)意味是一個主人。乞丐被稱為swamis,也就主人。我們都知道君王們,但是在最後結算時、在他們生命的最後結論時,他們證明他們都是乞丐。一個追趕著金錢,權力和威望的人是一個乞丐,因為他不斷地乞求。他沒有什麼可以給予這個世界。
image
成為一個給予者。分享任何你可以分享的。而且記住,我並不認為大事和小事之間有任何差別。如果你可以全心投入地微笑,握著某個人的手並且帶著微笑,那麼它就是創造性的行為,偉大的創造性行為。只是把某人擁入你的心懷,你就是具有創造力的。只要帶著愛的眼神看著某個人,只是一個愛的注視就可以改變整個世界。
成為具創造力的。不要擔心你在做些什麼。一個人必須做許多事情,具創造力地做每一件事,並且全心投入。那麼你的工作就會變成一種敬拜。無論你做什麼都是具有祈禱品質的。任何你所做的都將被供奉在聖壇上。
丟掉這個你缺乏創造力的信念。我知道這種信念是如何被創造出來的:在大學你可能不是個金牌得主;在班上你可能不是頂尖人物;你的畫可能沒有得到任何賞識;當你吹笛子的時候,鄰居會向警方報案。也許──但就因為這些事,也不要有『你是缺乏創造力』的錯誤信念。那樣說也許是因為你都在模仿別人。
人們對於什麼是具創造力的有一個非常狹隘的想法──例如彈吉他和吹長笛或寫詩──所以人們以詩文的名義下繼續書寫一些垃圾。你必須尋求和找到你可以做什麼和你不能做什麼。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做所有事。你必須尋找並找到你的命運。我知道,你將必須在黑暗中摸索。你的命運是什麼並不是非常清楚,但是,這就是生命。而且它是好的,一個人應該探索自己的命運 ──在這個探索過程中,某些事物會成長。
當你來到世上時,如果神把一張你的生命圖交給你說──這將是你的生命:你會成為一個吉他手──這樣你的生活將會像機械般的。只有機器可以被預測,而不是人。人是無法預測的。人總是在一種敞開狀態,潛藏著對一千零一件事的潛力。許多門是敞開的,而且每一步都有無數的選擇──而你必須選擇,你必須感覺。但如果你熱愛你的生活,你將能夠找到。
如果你只愛別的東西而不愛你的生活,就會有問題產生。如果你喜歡錢同時你想要成為有創造力的,那你就不可能成為有創造力的。對金錢的野心本身將會摧毀你的創造力。如果你想成名,就忘了創造力這件事。如果你是具破壞性的,名聲會來得容易些。阿道夫.希特勒很快地成名。亨利.福特很容易地就擁有名望。如果你是有競爭力的、暴力地喜好競爭,那麼名聲是比較容易的。如果你能殺人和摧毀別人,名氣就會來得容易些。」
 
 
 
整個歷史是殺人犯的歷史,如果你成為一個殺人犯,將會非常容易得到名聲。你可以成為首相,你可以成為總統──但這些都是面具。在他們的後面你會發現一個非常暴力的人,非常暴力的人面帶微笑地躲在背後。這些微笑是政治的、外交手腕的。如果這個面具滑落了,你總會看到成吉思汗、帖木兒冷、納迪爾國王、拿破崙、亞歷山大、希特勒,躲藏在背後。
如果你想成名,就別談論創造力。我並不是說名氣從來不會來到具有創造力的人身上,只是很少發生,非常罕見。它更像是一場意外,而且需要花很長時間。幾乎總是這樣在發生,當名聲來到一個有創造力的人身上時,他已經過世了──總是在死後發生;它是非常遲來的。
耶穌在他活著時並沒有名氣。如果沒有聖經,就不會有他的記錄。這記錄屬於他的四名門徒;無論他存在與否,沒有其他人曾提起過他。他並不出名。他沒有成功。你能想到比耶穌更大的失敗者嗎?但是,慢慢地他變得越來越重要;慢慢地,人們認出了他。這需要時間。
一個愈偉大的人,人們需要花更多的時間來認出他──因為當一個偉人出生時,並沒有一個標準來評斷他,沒有一份可以找到他的地圖。他必須創造他自己的價值;在他創造出自己的價值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這需要千百年的時間來認出一個具有創造力的人,同時這也無法那麼肯定。已經有許多富有創造力的人們從來沒有被認出過。 一個有創造力的人的成功是一場意外。但對缺乏創造力、具破壞性的人的成功是更為確定的。
所以,如果你以創造力為名而正在尋找一些其他的東西,那麼就丟掉成為具有創造力的想法。至少有意識地、謹慎地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不要躲在面具後面. 如果你真的想要成為具有創造力,那麼就不會出現金錢、成功、聲望、尊敬的問題。你享受你所做的;那麼每個行為本身就會有它自己的價值。你跳舞是因為你喜歡跳舞;你跳舞,是因為在舞蹈中你感到歡喜。如果有人讚賞,很好,你心存感激。如果沒有人欣賞,你一點也不會為此擔心。你跳舞,你享受──你已經感到滿足了。
但是這個缺乏創造力的信念是危險的──丟棄它。沒有人是缺乏創造力的──甚至樹木、石頭都富有創造力。了解樹木和喜愛的樹木的那些人,知道每棵樹會創造自己的空間,每顆石頭也會創造自己的空間。就像是沒有其他的存在似的。如果你變得敏感,如果你有能力了解,透過感同身受,你將可以極大地受益。你會看到每棵樹是以它自己的方式表現創造性;沒有其他的樹像它一樣,每棵樹都是獨一無二的;每棵樹都有個體性,每個石頭也都有個體性。樹不只是樹,它們是人。石頭不只是石頭,它們是人。坐在石頭旁──含情脈脈的看著它,含情脈脈的觸摸它,深情地感受它。
 
 
 
這個故事是關於一位禪師,他能夠推動非常巨大的岩石,可以移動非常巨大的石頭 – 而他是一個很瘦弱的人。看著他的生理機能,它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一個強壯的人,比他強壯很多的人,也無法推動的岩石,而他卻可以很輕易地將它們推移。
有人問他的絕招是什麼,禪師說,『沒有絕招──只是我愛岩石,所以它們幫我。」首先,我對她說,『此刻我的名聲在你的手中,而這些人是來觀看的。現在請幫我,並與我合作。』然後,我只是含情脈脈的握住她……並且等待提示。當她給我提示時──它是一陣顫栗,我的整個脊柱開始振動──這塊石頭給我暗示說她已經準備好了,然後我就推動她。你違反岩石的意願而推動,那就是為什麼需要很多的能量,我和岩石一起移動,一起流動。事實上,說我推動它是錯誤的──我只是很簡單地在那裡。岩石自己會移動。』
一個偉大的禪師是個木匠,每當他做了桌子,椅子,不知何故,它們蘊含一些不可言喻的品質,一種巨大的磁性。有人問他,”你是怎麼做出它們的呢?“
他說,『我沒有做出它們,我只是去森林:基本的事就是詢問森林,樹木,問有哪一棵樹準備好要成為一把椅子。』
image
當然這些事看起來是荒謬的 - 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不了解這種語言。整整三天,他會留在森林中,坐在一棵樹下,之後又換另一棵樹下,他會跟樹木說話──像是個瘋子!但是樹是由它的果實來做評判,就像這個師父也同樣以他的創作來被評判。他的幾張椅子,還留存在中國──它們仍然具有吸引力。你只是單純地被吸引,你並不知道是什麼在吸引你。在千年之後!它們依然是非常美麗的創作。他說,『我來到樹下並且說,我在尋找一棵想要成為椅子的樹,我詢問它們的意願;而且不只是意願而已,還要與我合作,願意和我在一起──只是這樣。有時,沒有任何一棵樹是準備好要成為一張椅子的,我就會空手而回。』
有一件事發生了:中國的皇帝要求禪師為他做一個書架。他去了森林,在三天之後,他說:『等等── 還沒有哪棵樹準備好要到宮殿的。』
三個月後,皇帝再次詢問。木匠說:『我一直不斷地去到森林,不斷地說服。再等等──有一棵樹似乎有一點點意願。』之後,他勸服了一棵樹。他說:『整個藝術是,樹是自願的,她就只是需要詢求木匠的幫助。』
你可以去問Asheesh──他對樹木有感覺而樹木也對他有感覺。
如果你懷有愛心你將會看見整個存在擁有個體性。不用催促和推動事件的發生。觀照,溝通;接收它們的幫助──就不用耗費太多的能量。
image
即使是樹和岩石都是具有創造力的。你是人,整個存在的最高峰。你是在頂端,你是有意識的。永遠不要帶著錯誤的信念去思考,永遠不要眷戀這個你是缺乏創造力的錯誤信念。也許你的父親對你說,你缺乏創造力,你的同事對你說,你沒有創造力。也許你正找錯了方向,在一個你不具有創造力的地方尋找,但一定有一個方向你其在中表現得富有創造力。尋找和搜索,並保持敞開,不斷探索──除非你找到它。
每個來到這個世界的人都帶著一個特定的命運:有些事是他要完成的,有些訊息必須被傳遞,有些工作必須被完成。你在這裡不是一場意外,你在這裡是有意義的。在你的身後是有目的的。整個存在想要透過你做些事。」
  
Osho, A Sudden Clash of Thunder, 談話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