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左巴佛陀

「左巴是地基而佛陀是宮殿。佛陀是頂峰,但基石是由左巴所鋪下。選擇作為一位沒有基石的佛陀是愚蠢的。
對於這一點我是絕對精確的:應該先要有左巴,有了一位愈強健的左巴,才有可能出現一位愈偉大的佛陀。所以我在任何時候都可以變成佛陀,用左巴作為基本能量是需要的,佛陀將會從這種能量中被彫塑出來。左巴是這塊大理石,佛陀必定是從這塊大理石中被彫刻出來。我選擇石頭……而佛陀就容易了。它只是一個打開你的視野的問題。我不擔心佛陀;我擔心人們不是左巴們。他們要怎樣成為佛陀呢?他們沒有一位佛陀要能被創造出來所需要的基本原料。
這種貧乏一直被我們的宗教領導人傳授給人們。他們一直被告知不要成為物質主義者。他們一直被告知要獨身。他們一直被告知要生活在貧困中。他們一直被告知生命是來自罪惡。所有這些事已經摧毀了他們的左巴們。否則,每個人生下來就是一位希臘左巴。
而如果一切都依我的方式進行,每個人將會以一位左巴佛陀而死去。希臘左巴和佛陀之間的距離並不遠,但首先你必須是希臘左巴。」
Osho, The Last Testament, 第 2 卷, 談話 #19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我把那稱做新人類──左巴佛陀
「首先我教導你信任、心、感覺和愛;而現在我在教導你懷疑、懷疑主義、理性和智力,因為我想要你是一個完整的人。你會對信任、對心感到十分滿足,但是你將不會是一個完整的人。我不會把米羅(Mira)稱做一個完整的人,我不會把拉瑪克理虛那稱做一個完整的人。他們都很美,但缺少了智力;它全都是心。它的糖太多了,它創造了糖尿病。我是糖尿病人。有太多的心,有太多的甜食,這樣你會因糖尿病而受苦──而我不要你們任何一位因糖尿病而受苦。是的,只跟隨心而生活你將得到靈性上的糖尿病。智力是鹹的、辣的;它不全是糖。
我要你享受你本性的全部,那時你的身體、你的心、你的智力全都和諧一致。我把那稱做新人類──左巴佛陀。」
Osho, From Personality to Individuality, 談話 #1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沒有什麼可選擇,沒有什麼可丟棄
寇吉(Koji)寫道:
沒有什麼可選擇,沒有什麼可丟棄。
「那就是我指的左巴佛陀:沒有什麼可選擇。
佛陀已經選擇:他已經選擇逃離世界,他已經選擇離開他的妻子和孩子和年老的父親,他已經選擇逃開而不是面對世界和面對真實。它是一種反對世界、反對物質、贊同靈性的明確選擇。
一個全然投入的人沒有什麼可選擇。他的生命是一個無選擇的生命。沒有什麼可選擇,沒有什麼可丟棄;他們是同個硬幣的兩面。如果你選擇某些事,你將必須丟棄某些事。」
 
Osho, No Mind: The Flowers of Eternity, 談話 #12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左巴只是一開始
「我要左巴這個人在每個人身上活出來,因為它是你與生俱來的特質。
但是你不應該停在左巴這裡。
左巴只是一開始。遲早,如果你允許你的左巴完全展現,你勢必會思考一些更好、更高、更偉大的事物。它將不會出自思考;它將會出自你的經驗──因為這些微不足道的經驗將會變得無聊。
佛陀他自己會跑出來成為佛陀,因為他已經活過一個左巴的生活了。」
 
Osho, Beyond Enlightenment, 談話 #7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寧靜將會變成一首歌
「左巴喜愛唱歌、演奏他的樂器和跳舞。佛陀會讓它完美、純粹。甚至寧靜將會變成一首歌,甚至石頭將會變成啟示,而無論你碰觸什麼都會變成一種樂器,因為你的雙手此刻擁有整個存在的的魔法;它們將擁有優雅、美麗、詩歌……」
 
 Osho, Beyond Enlightenment,談話#20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
 
 
一個完整的人是唯一的聖人
「如果我們想要一個完整的人──而對我來說一個完整的人是唯一的聖人──因此左巴就必須被融入佛陀中。他們必須被徹底地以一個整體來看待。而我看不出有任何麻煩。事實上,左巴加上佛陀將會是一種無比的豐饒。
佛陀不能夠歡笑、不能夠舞蹈、不能夠歌唱、不能夠愛。然而這是哪種生命呢?空洞的!
左巴能夠歌唱、舞蹈、享受食物、飲食、愛。他會擁有一種生命,但他將不會知道他是誰。他將不會知道存在的意義。他將不會經驗到生命的不朽、他的存在的永恆──他一直都在這裡,而將會一直在這裡;只是形式改變了。他將永遠不會進入他自己的中心。他將會永遠待在暴風圈中,非常忙碌,闗心除了他自己之外的每件事。而暴風的中心是最為狂喜的經驗,人類意識的最終經驗。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了;你就已經回到家了。
但我看不出來那會有什麼問題,沒有任何衝突存在。你能夠回到家,你能夠待在你的中心──什麼阻止你歡笑呢?事實上,你應該是唯一能夠真正歡笑、能夠變成歡笑的人;一個能夠真正去愛、能夠變成愛本身的人──在那當中愛人消失而只有愛被留下來;一個能夠舞蹈而且舞得如此狂放以至於舞者完全不見了,只有舞蹈。」
 
「這是我在做的事:把左巴佛陀帶到世上。
 
那會在你的內在創造一種一致性;你的身體和靈魂將會有一種一致性。你將不需要對抗你的本然天性,你能夠把它當成一個墊腳石來使用。所有心理病態的人根本無法治癒,除非他們完全接受他們的本然天性,沒有任何勉強。你必須讓你的自然能量成長茁壯。它會把人類帶向一種一致性。
 
所有宗教已經讓你成為精神分裂症的,分裂的。由於創造了分裂他們已經在你內在創造了罪惡;那是他們的全部事業。唯有一個感到罪惡的人才會去教堂,才會去猶太教堂,才會去寺廟;否則就不需要了。如果你是一致的,你想要在陽光普照的戶外跳舞。那將會是你真正的祈禱。沒有什麼被說出,沒有什麼被請求,但你是在向存在展現你的感激。
 
左巴佛陀將不只是摧毀人類內在的分裂,它也將會摧毀社會上的分裂。」
 
Osho, From Bondage to Freedom, 談話 #13
以英文網頁繼續閱讀和流覽所有書目請點選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