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ctive Meditations OSHO 傍晚聚會

OSHO 傍晚聚會

「傍晚聚會」是大家聚在一起跳舞、慶祝,然後靜坐的時刻。
 
「那無法言語的只能透過體驗。這是進入內在空間一個極佳的經驗。在這個聚會中經驗到某種無法定義的東西。這是社區一整天當中不論參與工作、靜心或進團體的最高峰。」Osho
 
靜心從10分鐘的高能量慶祝開始,邀請大家全然參與跳舞。
 
當音樂觸及到最高點時,喊出「Osho,Osho,Osho」。「Osho」在這裡被用來當作一種聲音,幫助提昇更高的能量。他說「Osho」這個字:「並非我的名字,它是個療癒的聲音,源自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的『oceanic』。」
 
接下來,10分鐘,閉上眼睛靜坐。越全然的慶祝便能進入更深的寧靜。
 
這一段,音樂與音樂之間伴隨著寧靜的空隙,以三聲巨大的鼓聲結束。
 
繼續靜坐,接下來是奧修的影音的聲音。 
 
「我的談話是靜心方法之一。『談話』在過去從來不曾被這麼使用過;我說話不是為了要傳遞訊息給你,而是要停止你心念的運作‧‧‧
「不只在此,也在遠方‧‧‧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聽到這些影音,就會進入相同的寧靜。傾聽我,宛如傾聽音樂一般。不要用像聽哲學家的那個樣子傾聽我,而是像聽鳥鳴般傾聽我。宛如聽瀑布聲那般傾聽我。宛如聽風吹過松樹一般傾聽我。不要用推論的頭腦,而是帶著心傾聽。那麼,你一直感到缺失的的那個部分就不會再失去了。
 
「聽我說話時把頭腦放一邊,不要試圖了解,靜靜地聽就好。不要去弄清楚我說的是真與否,不要管真假。我不是要你去相信那些話,所以不需要思索它的真假。傾聽我,宛如你聽著鳥鳴或是風吹過松林間,或是水流聲。」Osho 
 
還有‧‧‧
 
「每天晚上這些時刻是你生命中最有價值的片刻。每天傍晚,當這麼多活佛聚集在這裡,這裡變成了全世界最重要的地方,因為沒有任何地方有這麼多人一起靜心;他們這麼深入發掘生命最初的源頭、永恆與不朽。」
 
 
傾聽的藝術
 
靜心的藝術
在於傾聽的藝術 
以及你全然的在
 
 
「如果學會正聽,就等於學會靜心最深的奧秘。」
 
奧修談話的精髓在於提供一個輕鬆容易的方式進入傾聽的藝術。是一個體驗「不費力的寧靜」的機會,是日常生活中一把磨亮覺知的鑰匙。 
 
不論是在家靜靜聽,或上下班途中,或坐在公園裡,絕沒有像這麼簡單的靜心,廣泛適用於任何人任何地方。 
 
當你選了一段奧修談話,讓自己舒服放鬆下來,依照自己的速度讓眼睛閉起來。
 
從有聲書目錄中 選擇自己想聽的靜心
 
其中包含一些解釋這些談話的目的以及傾聽藝術的  免費試聽 。
 
 
這些談話的目的:
 
「我談話的方式有點怪異。世界上沒有人像我這樣演說。嚴格說來這是錯的,這花了幾乎兩倍的時間!但那些演說者的目的不同,我的目的絕對跟他們不一樣。他們為了演說而準備過,根本是在覆述排練過的東西。其次,他們的演說是要把既定的想法強加在你身上。第三,對他們而言,演說是一項藝術,要不斷精鍊它。 
 
就我而言,我不是像別人說的那種演說家或演講者。對我而言這不是藝術或技巧;嚴格來說,我一天比一天糟糕!不過我們的目的完全不一樣,我不要因為要操控而要你牢記著。我說話不是為了達到任何目標而說服你,我不為了要你皈依基督教、印度教、回教、有神論或無神論而說。這都不是我關心的事。 
 
我的談話真的是靜心方法之一。「言語」從來不曾被如此使用過:我說話不是為了要傳遞訊息給你,而是要停止你心念的運作。 
 
我說的話從沒打過草稿。我自己也不知道下一句會是什麼,因此我絕不會犯錯。打草稿的人才會犯錯。我絕不會忘詞,因為背稿的人才會忘詞。所以,我自由演說,或許從來沒人這麼做過。 
 
我不在乎是否一貫性,因為那不是目的。想要說服你操控你的人說話時必須前後一貫沒有矛盾、必須合邏輯、有理才能壓制你的理智。他想用話語取得優勢。 
 
我的目的非常獨特:我使用文字只為了創造出寧靜的空隙。這些話並不重要,所以我可以說任何自相矛盾、荒謬、不相干的話,因為我的目的只是要創造出空隙。這些話是次要的,話語間的寧靜才是首要。這正是給你靜心瞥見的一個方法。一旦你知道這對你可行,就已經遠遠走在自己方向的旅程中。 
 
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不認為能讓心念靜下來,因為他們認為不可能而不願意嘗試。「如何給人們靜心的滋味」是我說話的基本理由,所以我可以滔滔不絕地說,我說什麼並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給你寧靜的機會,那是你一開始很難靠自己做得來的。 
 
我不能強迫你靜下來,但我可以創造出一個方式讓你不自主就會靜下來。我正在說話,就在句子的中間,當你期待接下來的話,而接下來沒話卻只有寧靜的空隙,你的頭腦正注意聽等待下一句,它不想錯過下一句 – 它輕而易舉就能靜下來。這可憐的頭腦能做什麼呢?如果已經知道我會在哪裡不出聲,如果告訴你我會在哪個地方不出聲,那麼你就會思考而無法寧靜。你知道:『到這裡他會不出聲,嗯,我可以跟自己小聊一下。』但因為是完全突然間發生‧‧‧。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點停下來。 
 
像這種事,在演說家的世界裡會被譴責,因為演說者一再停下來表示他準備不周全,沒做足準備工作,表示他的記憶力不可靠,有時候找不出該用哪些話。不過那不是演講,我不擔心大家會譴責我 – 我在乎的是你。
 
不只在此,也在遠方‧‧‧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聽到這些影音,就會進入相同的寧靜。我的成功不在於說服你,我的成功在於給你真實的滋味好讓你相信靜心並非虛構,無念的狀態不只是哲學概念而是事實,你可以的,而且不需要任何資格條件。
 
跟我在一起,更容易靜下來是因為另一個理由。我是寧靜,甚至當我說話時也是寧靜。我內在最深處完全不涉入。我對你說的話不會對我造成干擾、負擔或緊繃,我非常放鬆。說與不說對我而言沒有兩樣。 
 
理所當然,這種狀態具有感染力。 
 
我無法一整天說話讓你保持在靜心中,我要你負起責任。接受你可以寧靜,這會在你單獨靜心時對你有所幫助。如果知道你的能力‧‧‧唯有當經驗過才會知道自己有此能力。沒有別的方法了。 
 
不要讓我負擔你寧靜的全責,因為這會給你惹麻煩。你一個人的時候要怎麼辦?這麼一來會上癮,我不要你沉溺於我,我不要變成你的毒品。
 
我要你獨立且有信心靠自己實現這些珍貴的片刻。 
 
如果你得以實現,就沒有理由說沒有我就實現不了,因為我不是起因。你必須了解是怎麼一回事:當傾聽我時,把頭腦放一邊。 
 
聆聽海聲、聆聽雲端的雷鳴、聆聽大雨聲,把你的自我放一邊,不需要‧‧‧ 海洋不會攻擊你,雨不會攻擊你,樹木不會攻擊你 – 不需要任何防衛。像這樣對生命敞開,對存在毫不防衛,就會不斷經驗到這些片刻。很快就會變成你生命的一部分。」
 
Osho, The Invitation, 第 14 講
 
 
「聽聲音很有幫助。不是聽特別的聲音,那會變成專注。好嗎?火車的吵雜聲‧‧‧交通、狗吠‧‧‧經過的飛機,接受一切。並不是要你專注在任何聲音上 – 聆聽一切來自四面八方的聲音。醒覺就好,聆聽,不挑選。那會對你有極大的幫助,同時也變成你的靜心。
 
Osho, Only Losers Can Win in This Game, 第 6 章
 
 
「開始聽聲音,把音樂當成你的靜心。聽聲音,各種聲音。它們全都是天賜的 – 即使是市集的吵雜聲、交通噪音。飛機、火車全都要用心、寧靜、親切地聽進去‧‧‧宛如聽音樂一般。你會驚訝於:你能夠把全部的聲音蛻變成音樂,它們都是音樂。唯一需要的是我們的態度:如果拒絕,這些聲音就變成噪音,如果接受、親切,聲音就變成音樂。同一個東西對某人來說可能是噪音,對別人可能是音樂。如果你不曾聽過印度古典音樂,那它聽起來只會是噪音而已。對西方音樂不熟悉的東方人認為西方音樂是瘋狂的噪音。只要你與某樣東西不同調就會變成噪音,當你與它同調、與它共振、你和它之間和諧,就會成為音樂。當你能夠把所有的聲音轉變成音樂時,會是個極大的喜悅。那麼整個生命開始變成了節奏。」
Osho, Don't Bite My Finger, Look Where I'm Pointing, 第 16 章
 
 
 
 
亂語與放下
 
「亂語是用來擺脫活動的心念,寧靜是用來擺脫閒置不活動的心念,而『放下』用於進入『超越』。」 Osho
 
 
第一階段:亂語
坐著,閉上眼睛,開始用無意義的聲音說話 – 任何只要是無意義的聲音或話都好。說任何你不懂的語言!讓自己表達任何內在需要被表達出來的東西。丟出一切,頭腦總是用文字思考。亂語幫助你打破這個繼續用言語文字的模式。在不壓抑你思緒的情況下把它們都丟出來。同樣地,也讓你的身體表達。
 
 
第二階段:移向內在
亂語幾分鐘之後,會有一聲擊鼓,停止亂語。接下來奧修的聲音會引導傾聽者進入深度寧靜、靜止、放鬆的空間。例如:「安靜下來,閉上眼睛‧‧‧身體靜止不動 – 凍結。往內,深入再深入,像箭一般。穿越所有的階層,擊中你存在的中心。」
 
 
第三階段:放下
又一聲擊鼓,不要做任何安排,直接讓自己像「米袋」一樣掉下來,所以你躺著,完全靜止不動且放鬆,被引導到更深更寧靜寧靜的沉靜中。
 
 
第四階段:回來
最後一聲擊鼓,奧修的聲音會引導你回到坐姿,提醒你帶著寧靜的覺知在每天的活動中。
 
這裡是練習的例子 (14 分鐘): 點這裡
 
 
 
如果你到  可下載奧修有聲書 頁面,跟著連結到  目錄 頁面,選「Order Spoken: From Recent」你會找到所有從「Live Zen」到「The Zen Manifesto: Freedom from Yourself」的談話結尾都有亂語和放下的引導。
 
「記住,這個靜心的第一步是亂語。亂語的意思就是丟出已經在你頭腦中堆積了幾世紀的瘋狂。當你把它丟出去時會發現只要兩分鐘,自己變輕盈了,更充滿活力。
 
你會驚訝,當Nivedano [擊鼓者] 擊第二次鼓進入寧靜時,你進入了從未有過的寧靜。光是那兩分鐘就把道路清乾淨了。事實上,那兩分鐘,如果你全然投入‧‧‧你越投入接下來的寧靜就越深入。
 
每個小孩都會亂語,這不需要訓練。亂語不需要訓練,笑也不需要任何訓練。如果你能夠亂語就能夠清理你頭腦裡堆積的各種塵埃。當頭腦靜下來‧‧‧除了往內之外沒有哪裡要去了。所有的道路都凍結了,只留下一條單行道。
 
只會有一兩天你可能會猶豫要往內在深處去。誰知道回不回得來?這是個有趣開心的練習。沒什麼好擔心的,你要多深入就多深入‧‧‧不懂德文的就說德文,不知道在說什麼但是要清楚說出來,不要管誰在聽‧‧‧。不會有人聽,所以你可以說任何你想說的,你不會冒犯任何人。除了你之外沒別人了。 
 
那會讓你比以前更清明,因為你丟出這麼多一直抓著的垃圾。你認為你的亂語從天而降嗎?是你扛著全部的垃圾,丟掉它!全然踴躍地做,不管是阿拉伯語、希伯來語或法語,你可以說任何不懂的語言。不要說你懂的語言,因為你知道的語言無法帶出你的荒謬,它會非常符合規則。根本不需要意義,只要給你的存在兩分鐘「無意義」的機會。你會非常震撼,只要兩分鐘就變得如此輕盈,準備好要進入寧靜。」
Osho, The Miracle, 第 2 講
 
觀看:  傍晚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