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有任何其他有關靜心的事我應該知道的嗎? -

有任何其他有關靜心的事我應該知道的嗎? -

<< Back




編輯的話



無聊、喜悅和憂鬱

一旦負面情緒可以被釋放出來,如果它們再浮出來時,那就比較容易去觀照。你已經把壓力釋放掉,所以它們不會緊抓住你不放。另一個經常會有的感覺是無聊。只要將它視為一種頭腦的病症,和另一種出現的情緒來觀照,不要對它太投入,不要對它起反應。

我們都想要脫離痛苦、創傷和無聊,但卻不想放掉過去美好的時光、愉悅的經驗。然而,學習超然觀察藝術的祕訣就是要有正面的情緒來練習。當你熟練它後,就比較容易不受負面情緒影響。記得,所有的經驗都是來自於頭腦,而這個方法是要超越這個小小頭腦的運作範圍。

不要太急……

即便是當你靜心時,頭腦的舊習性也會在那裡。舉例來說,也許你會有好勝心,強迫自己去超越極限,即使你的身體已經不舒服了。(當然頭腦也會阻礙你去靜心,它會告訴你無法再靜心了,而你卻才剛開始!)

……但是要努力嘗試

如果有什麼祕訣可以保證能靜心成功,關鍵就是要全然地做它或是全心全意的投入。例如,當你在奧修那塔若吉的靜心活動跳舞時,要真的跳舞,這和頭腦忙於某事所表現出來的動作不同,就好像思考著你待會兒要做的事,或是想起你昨日的對話。要活在當下,讓你所有生命本質就在當下這個片刻。

依照指示去做,但是要斟酌自己的情況,去諧調你的身體,和自己做連結,盡自己的能力去做。在全然投入和過度熱情而造成身體傷害之間的界線不是很明確的。不久,你的覺知能力和敏感力會增強,就像準確的氣壓計一樣地上升。同時,習慣去干涉的頭腦就會鬆開它控制你的手。

這是奧修以一種生活的方式來介紹靜心,而不只是去達成目標的方法

我所做的只是要給你們一個明晰的想法,告訴你們如何能更有意識;我稱它為靜心––工作、走路、坐著。

我不相信其它也稱做靜心的方法,你做十分鐘或是二十分鐘,然後就回到原來自己二十四小時,然後再做一次二十分鐘的靜心。這是愚蠢的。這就像是告訴一個人每天早上呼吸二十分鐘,然後就忘記呼吸這件事,因為你必須去做其它事情。然後隔天早上你再呼吸二十分鐘。對我而言,靜心就像呼吸一樣。不管你做的是什麼,也不管你在那裡,都更要有覺知地做。

舉例來說,我可以不用覺知就舉起這隻手,這是無意識地,這是來自於習性反應。但是你可以非常覺知地舉起你的手,你可以了解這兩者之間的不同。動作是相同的,一個是機械習性,另一個是非常覺知的,而品質是截然不同的。試試看,因為這是去試和去經驗的問題。只要試試看有覺知地走路幾分鐘。每一步都是警覺的,你就會驚訝你走路品質完全改變了;它是放鬆的。不會有緊張,會有來自於放鬆走路的細微喜悅。你愈感到喜悅,你就愈有覺知的。

吃東西,要覺知的吃。人們只是簡單地丟東西到嘴巴裡,甚至沒有咀嚼,只是吞嚥下去。有肥胖或是過胖的人無法抵擋食慾愈吃愈多。不會有醫生幫他們,除非他們吃東西時能有覺知。覺知會附帶出一些事情。他們吃東西的速度會慢下來。他們開始咀嚼,因為除非你咀嚼食物,否則你就是塞進了不必要的負擔在身體的系統內。你的胃沒有牙齒。嚼碎一口食物精確來說要四十二次;那麼你吃下去的東西才會變成液狀。

有覺知的人只會用喝的,因為在他吞下食物之前,他會將固態食物轉變成液態狀。而奇怪的是當你嚼了四十二次之後,你就會非常享受這個滋味。有覺知的人吃一口所嚐得的滋味是沒有覺知的人一口的四十二倍。這只是簡單的算數,沒有覺知的人必須吃四十二口才能感覺相同的滋味,然後他會變胖而且還是不滿足。仍想要多吃一點。覺知的人只會吃他身體所需要的份量。他立刻就感覺到不需要了;不會感到飢餓,他吃飽了…這樣去做任何的事情。

我的靜心方式是完全不同的。二十四小時都要靜心。即使睡覺的時候,仍要警覺到是如何進入睡眠的,如此緩慢,如此寧靜,但是你可以聽得見腳步聲。感到愈來愈暗,你正在放鬆,你感覺得到肌肉、身體、緊張的部分正在抗拒睡眠的來到,很快地你就看到整個身體放鬆了而睡著了。但是慢慢地,慢慢地會產生一個巨大的變化。你睡著了,但是某個在你內在深沉的東西仍舊是醒著的,即使是在睡覺的時候。

情況是你睡著了,當你認為你是醒著的,而我是醒著的,即便當你認為我是睡著了。除非一個人能在睡眠中都還能有覺知,否則的話他就沒有覺知,不是醒著的;那就是判斷的標準。會發生許多事,而你可以依此來做判斷。將不會有夢,因為夢需要完全地無意識的狀態,來自無意識的頭腦。但是如果你是覺醒的狀態,它們就不存在了。

如果佛洛伊德看到像我一樣不會做夢的人,他會發現更多的事物。他也會很困惑,而他必須改寫整個心理分析的理論。但是他面對的是睡著的人。他自己也是睡著的人,他不知道任何靈性上的覺醒;否則的話,他必定要留一個空間給當人是有意識的時候,只有意識,不做任何的夢。

如果夜晚的夢消失了,會發生在你身上的第二件事就是在白天思想也會消失。這不是說你無法去思考;這是說你不會機械化、沒有必要地去思考。如果你要思考,你可以思考,要不然你就是寧靜的。而一個人可以保持寧靜好幾個小時,他的能量會聚集起來,所以不管什麼時候他想要思考,他的想法就會有力量、威力、極大的能量。普通人的思考只是虛弱的,他們的思想是漂泊不定的…雲飄浮在他們的頭腦上。

靜心的人將會發現夢消失了,然後睡眠就是無可比擬的美麗。然後睡眠就變成是靈性的;將睡眠轉化成靈性的是有宗教性的。你整天就是寧靜的。你可以講話,但是你心裡仍有一個寧靜的觀照。所以你不會說出不必要的話來製造問題,或是去困擾其它人。你只會說必要的話。你只會說出真相;要不然你也能說,「我不知道。」你將不會相信任何事。要不是你知道,不然就是不知道。

信仰是一種欺騙,事實上你不知道,但是假裝你知道。所有在寺廟、教堂、宗教會堂的人,他們在做什麼?他們在對誰禱告?他們不知道神。他們的神父不知道神。他們不知道有沒有任何人聽見他們的祈禱。他們不知道有沒有任何人回答他們的祈禱。但他們仍然向神祈禱著……

宗教是非常簡單的。神學和宗教不一樣。神學讓事情變得沒有必要的複雜。宗教只是簡單地去覺知,不管你在做什麼,不管你在那裡。而當你有覺知時,你會像發光的靈氣。你會第一次察覺到宇宙的美麗、音樂性、永恆的歌曲。而對我而言,那才是宗教的經驗。在宗教的經驗裡,你不會遇到神。沒有人在那裡,只是純粹的存在。但是這些花朵、飛行的鳥兒、星星,每個事物都是活生生的,但是因為你是沉睡的,所以你無法感受到你周遭的生命。

我們並不是孤島。沒有人是孤島。我們是這整個活生生的、無際無邊大陸的一部分。那些花朵是我們的一部分,就像我們也是它們的一部分。那些遙遠的星星在我們的內在,就像我們在宇宙裡。一體的、在一的經驗是自由的。

所以我的教導是相當簡單的,靜心是天空,完全地覺知就是結果。經驗整體的一就是所獲的報償。

我的三位一體是靜心、覺知、合一


奧修:Last Testament,第二卷,第七章Vol 2, Chapter 7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