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發洩是不需要的? -

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發洩是不需要的? -

<< Back

當它自己清理完之後就會自動停止了。你不需要去停止它。不久,你就覺得沒有動力去做它。不久後,你就覺得你正在做的發洩靜心是沒有實質的動作,沒有能量在那裡。事實上,你是假裝做它、在表演它;並沒有發生任何事。當你感覺到沒有事情發生,而你去強迫做這件事,就可以不用去做它了。你只要聽從你內心的聲音。

當你生氣的時候,你怎麼知道這個憤怒消失了?當你有性慾的時候,你怎麼知道這個性需求已經消失了?因為從思想而來的能量不在那裡了。也許還有思想,但是沒有能量在那裡;它不是實質的狀態。你在幾分鐘前是生氣的,而現在你的臉也許仍有些怒氣,但是你心裡知道現在沒有怒氣了;能量已經轉移了。

發洩靜心也是相同的情況。你的發洩是能量的現象。許多的情緒被壓抑著,它們正要解放開來,它們正要出來,冒出頭來。那麼就產生許多能量。你大哭大叫,能量在那裡,而在大哭大叫之後,你可以放鬆下來,好像負擔卸下了。你覺得沒有負擔;你覺得更加輕鬆、更加沉靜、更慢下來。但是如果沒有壓抑的情緒,你可以做出動作,但是做完之後,你會覺得疲憊。沒有受壓抑的情緒。沒有東西出來,而你在做沒有必要的跳躍和喊叫;因此你會覺得疲憊。

如果真的有發洩,事後你會感覺年輕有精神;如果沒有發洩,你就會覺得疲憊。如果真的有發洩,事後你就會覺得非常非常地活生生,比以前要年輕,就好像消失幾年年歲了。你三十歲;現在你成了二十八或是二十五歲。重擔不見了;你更年輕了、更有活力了、更新鮮了。但是如果你只有做動作,就會覺得疲憊。你三十歲;而你感覺三十五…更老。

你必須去觀察。沒有人能告訴你內在有什麼發生。你必須成為觀照者。持續地觀看發生的事。不要假裝…因為發洩靜心並不是目標;它只是一種方法。那天就不需要它了。不要攜帶著它。它就像是一艘船、一艘渡輪:你流經了河流,然後你忘記它了;頭腦裡不要還惦記著它。

記住,發洩可能會變成你執著的東西。你可以持續做著它,然後它就成了一種舊習性、舊模式。不要產生模式出來。什麼時候就可以不用做發洩靜心?它會自己停止。你只需要保持覺知並且看著它。而當它想要停止時,就不用堅持做下去;讓它自動停止。


奧修:瑜珈:The Alpha and Omega,第五卷,第十章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