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上了年紀的人也可以靜心嗎?

上了年紀的人也可以靜心嗎?

<< Back

…事實上,每一個人都需要靜心的, 每一個人也都渴望著要靜心,特別是年紀漸長的人更覺得需要.然而人們卻完全的忘記了,甚至無法正確地說出什麼被錯失掉了;他們總覺得錯失了些什麼?卻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們對此狀況不知所措,或許他們在現實社會中擁有一切,十分成功.一旦人們的年紀到了四十二歲,便會開始覺得某些東西失落了.

四十二歲就像十四歲的年齡一樣, 當你十四歲 時開始覺得某些東西錯失掉了 - 那就是性愛伴侶;也就是生命中的男人或女人,一感覺到錯失了些什麼? 你便會覺得孤單,不完整,此時的你會需要有人來彌補你的不足,完整你.於是乎進入愛的強烈渴望就會升起.

同樣的情形剛剛好也是發生在四十二歲 .人們在此年紀是該要圓熟了 --- 因為四十二歲時要比年紀到了十四歲有著更深層的圓熟. 十四歲時身體已經成熟; 成熟的身體準備好身體的接觸與做愛,四十二歲的年齡心理上該是要成熟了,也已準備好要在精神的層次上做愛.

那就是我們所謂的靜心.西方人士早已完全忘記 --- 基督教也從來不談論靜心,頂多只談到祈禱 ,這樣的形式是很薄弱的,而且也沒有什麼作用 --- 當人們年紀漸長,當人們的生命走到中點站,突然間他們會被某種失落的感覺所纏繞困惑著-那是什麼呢?他們甚至無法正確地指出來: “這就是我所錯失的”

年紀到了四十二歲,人們便會開始盲然,由於他們只有單一的經驗,所以他們認為這個老婆無法滿足自己,早在十四歲時他們就被性慾給糾纏著,因此他們想也許這個老婆無法令人滿意, 那個老公無法讓人滿足,於是乎他們就換妻,換夫,玩集體交媾的遊戲,在他們的生命中只有一種語言,那就是”性”. 或者他們開始想要更多的錢,更大的房子,更炫耀的車子,因為這是他們整個生活的邏輯, 但是他們卻無法透過這些來滿足他們自己.無可奈何,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覆,行屍走肉般直到死去.

靜心就如性一般有其自然規律,有其時間性.


Osho: The Passion for the Impossible, #18



年紀漸長,死亡的陰影開始籠罩著你; 這是恐懼的來源.然而對門徒而言,並沒所謂的死亡.

如果你對死亡還有恐懼, 對未來有著危機意識, 那表示你尚未真正地進入你的靜心,目前的靜心對你而言只是一種流行.此時此刻確實是時候了,你應該很真誠如實的進入靜心,唯有在那真正靜心的空間裡,你才能自生,老,病,死中解脫出來.

靜心可以讓你覺知到你不是身體,你不是頭腦,你也不是只有這一世,讓你知道你有永恆的生命. 死亡發生了許多次,”你”還是活著,未來 ,死亡還是會繼續發生而'你'依舊會活得好好的.

靜心的最終就是要欣喜的,強烈的,全然的活在此時此刻,因為再也沒有什麼可害怕的 --- 甚至連死亡都只是假象. 也不再需要所謂的安全感.活在每一個片刻,相信存在如同鳥兒,樹兒相信存在一樣,千萬不要讓自己從存在中區分出來,讓自己成為存在的一部份, 讓存在來照顧你,事實上存在本來就在照顧你了.


Osho: The New Dawn, #26



性壓抑的人到了臨死之際,還想著性,也就是這個原因,他們會再進入另一個子宮 – 就是如此,他們會立即進入另一個有性慾的身體.

我不是在教導鼓勵性,我是在引導你不要去壓抑性,能不去壓抑性你便可以蛻轉性, 不去壓抑性你便可以自其間解脫出來. 任何的壓抑都會在你的無意識裡造成無形的束缚,千萬不要有所壓抑,沒有任何的壓抑,你會感覺到無限的自由.

去經驗每一件事情,屆時你會越來越成熟,能這樣,你就不用等到九十歲才算成熟. 以我和門徒們在一起的經驗是這樣的, 就像 - 一個人在十四歲性能量成熟時,能毫無罪惡感,不會自我譴責,自自然然的去過他們的性生活,能如此的人,到了四十二歲便能超越性了.

人的成長中每隔七年會有一個轉變. 十四歲時身體成熟到可以去經驗性,去生孩子,年紀到了四十二歲,生命的另一篇章開始展開. 十四歲以後,你開始進入現實社會中去生活, 四十二歲之後你開始步入死亡的世界.總而言之,就像十四歲的年紀需要生孩子一般, 四十二歲的人需要的是靜心,不是性愛 – 這是自然的法則.

如果你能好好的過你的性生活,你就有足夠的時間去發現,”性愛”是很幼稚的. “性”是自然的產物 - 性慾自然地升起, 當然也會自然的消退, 所以根本不需要去壓抑它.”性”不是你製造出來的;不是你在十四歲時創造出來的, “性慾”這道微風在你十四歲時迎面吹拂而來 , 同樣的這道微風也會在你四十二歲時輕拂而過.不過此時有更重要,更有意義的事情要去經驗. 你曾經愛過,你看過這世界,也經歷過各種的關係 --- 這時候正是知道你自己,成為你自己最好的時機,因為死亡即將來臨,在死亡來臨之前你該要準備好去跟真實的自己相遇. 最後有個故事與你分享....

有一個國王晚上睡覺時夢到一道高大,兇惡的影子站在他面前,國王問: “你是誰?為什麼要到我的夢裡來?” 那道影子回答說: “我是你的死亡,明天太陽下山之時我會來帶你走.記住, 太陽下山的時候,跟我在適當的地點見面.”

在國王回答:”哪個適當地點?”之前,那道影子就消失了. --- 國王想要知道哪個地點並不是要準時應約,而是要盡其所能的避開那個地點. 由於極度的害怕,國王的夢醒了.

國王夢醒時正值半夜,很快的他召見國內所有有智慧的人,星象家,相士以及先知們進宮,要他們來解夢. 他們討論,再討論,絞盡腦汁, 擠破腦袋也無法達成共識. 他們繼續商談討論,各自發表高見 --- 國王被他們搞得越來越迷糊了.

國王的老僕人在一旁看了很久,此時天也快亮了; 大半夜都已經過了,於是乎老僕人對國王說:”陛下,這些人討論不出什麼結果的,他們只知道爭論,吵架,辯來辯去的,你根本沒時間等他們下結論,因為太陽已經升起,你想想看還有多久它就要下山了? 沒剩下多少時間了,我的建議是 – 讓他們去討論 , 你還是選一匹快馬, 儘速的逃離此地,逃離首都.”

這個意見非常實際, 所以國王選了一匹他最好的馬,到了傍晚時分,他已經離開皇宮數百里遠了.

為了要過夜,他進入了芒果樹林,他撫摸著愛馬對牠說: “ 你證明了你的神勇,沒想到你會跑得如此的快,就好像你知道死亡即將在我身上發生一樣 ,你盡其所能的奔跑,我真要好好的感謝你.”

就在國王講話的當兒,太陽下山了,一隻手正好在這時刻搭在國王的肩上,國王回頭一看, 在夢中看到的那一道影子就站在那兒對他說:”我也要好好的謝謝你的馬, 沒有牠,我還擔心著會有誰能適時地帶你來此,然而你還是做到了, 這都要歸功於你的馬.”

一般人都知道汲汲營營地為自己的生活打拼,人們也應該曉得為自己的死亡作好準備,能如此做的人,死神在幾個小時,幾天或幾年內來到,對他們 而言是沒有什麼差別的. 能為死亡作好準備的人, 我認為他們的生命會有全新的品質且更具有宗教性.

生命質感的極致表現也是為死亡作好準備的最高藝術, 能以坦然,尊貴的方式離世, 其實沒有所謂的死亡 --- 只有軀殼脫離, 真正的 “你”已然進入了永恆.


Osho: The Sword and the Lotus, #4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