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奧修靜心技巧與超覺靜坐有什麼不同?

<< Back

如果你晚上失眠,苦惱於睡眠不足,那麼像Maharishi Mahesh 瑜珈行者的超覺靜坐的方法是很好的。那種方法跟靜心無關;那既不是靜心也不是超覺,只是一種非藥性的鎮定劑。

就以它能夠令人入眠而言,那是很好的,而且不用吃藥。我很贊同,但那跟靜心無關。你可以一再一再的複誦你的名字,不需要付費給任何人也不需要任何點化。只要重複唸誦你自己的名字;快速的複誦以至於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可以進入你的頭腦,只有你的名字迴響著。大聲地在你的內在重複唸誦,讓它從你的腳指到手指,都迴響著你的名字。很快的你將覺得無聊,厭倦。而就是這個片刻你開始睡著了,因為看來也無處可逃了。

全天下的母親都知道這個方法。那是最古老的方法之一,女人們用它來哄她們的小孩。她們不稱做超覺靜心;她們叫它〝搖籃曲〞。小孩子在搖籃裡翻來覆去的,而母親繼續重複著一遍又一遍同樣的曲調。發現外面無處可逃了,小孩只好逃到裡面去;那意味著它睡著了。他說:〝好煩喔,如果我不睡,這個女人是不會停下來的〞。很快的他發現到:當他睡著時,這個女人就不再唱了,所以它就變成一種制約;一種制約反射動作。慢慢的,這個女人只要重複著相同的曲調一兩回,這孩子很快的就睡著了。

你也可以自己做。這是自我催眠的過程;就睡眠而言是很好的,卻無關乎靜心。事實上,它正好與靜心背道而馳,因為靜心帶來覺知,而這個方法卻帶來睡覺。因此,我讚同這種幫助睡眠的技巧,但是完全反對人們把它當作是一種靜心方法。


奧修: Ah, This!, #5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