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如何處理在靜心中因為疼痛而導致分心。

<< Back

Osho,
在靜心中,身體上的疼痛經常使我分心。你可否談論有關當靜心時產生的疼痛呢?

這就是我之前說的,如果你感到疼痛就把注意力放在它上面,不要做其他的事情。專注是一把巨大的劍,它可以暫斷所有的東西。你只需要直接專注在這個疼痛上。

例如,在靜心的最後一個階段的靜坐,靜止不動,你覺得身體有很多狀況;腿快麻掉了,手在發癢,螞蟻在你身上爬,但是你檢查過好幾次-並沒有螞蟻。那是內在的而非外在的爬行。你該怎麼辦呢?你覺得腳麻-要警覺,全然專注在它身上。感到會癢-不要抓,那沒有用。只要注意它就好。甚至不要打開眼睛,把注意力帶往內在,等待、觀照,那麼幾秒鐘之後這個癢就會不見了。不論發生甚麼事情,甚至疼痛;劇烈的胃痛或頭痛......那是可能的,因為在靜心中整個身體改變了,身體改變了它的化學組織。新的事情開始產生,所以身體處於混亂中。有時候胃會受到影響,因為你壓抑了許多情緒在胃裡,而那些情緒全都被翻攪起來。有時候你覺得噁心想吐,有時候感到劇烈的頭痛,因為靜心改變了你大腦的內在結構。在靜心的過程裡你真的是處於混亂中。很快地,情況會安頓下來。不過當時的一切都是不穩定的狀態。

那麼你怎麼做呢?直接看著頭痛;看著它。成為一個觀照者。不要想你是做的人,漸漸地,所有的事情都沉澱下來了,並且如此的美妙優雅,除非你懂,否則你無法置信。不只是頭腦上的疼痛消失了:如果製造出疼痛的能量被觀照,這個疼痛消失了,同時相同的能量會轉變成愉快,那是同一個能量。疼痛與愉快是同一個能量的兩面。

如果你保持靜坐專注在令人分心的事物上。當所有分散你注意力的東西都消失了,你會突然間察覺到整個身體都消失了。

事實上發生了甚麼事?為什麼會如此?你不做靜心的時候這些現象不會出現;你一整天都不癢,頭也不痛,胃也沒問題,腿也OK,一切都很好。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這些狀況會突然在靜心的時候出現呢?

身體長久一來都處於主人的地位,在靜心中你把身體丟出主人的地位。你罷黜它,它抓著不放,嘗試各種方式維持主人的地位。它會製造出很多東西來分散你的注意力好讓你不能處在靜心中;當你失去平衡的時候它就又回到寶座上。截至目前為止,身體一直是主人而你是奴隸。透過靜心你改變了整個情況;那是一項偉大的革命。當然,沒有統治者想要被罷免其權力。

身體在玩政治遊戲,所以才會出現這些狀況。身體製造出虛幻的疼痛、癢、螞蟻爬行為的是要分散你的注意力。這是意料之中的,因為身體已經長久以來處於支配的地位,許多世以來都是統治者而你是奴隸。而你現在把所有的事情到過來。你宣告你的寶座,很自然地身體會用盡一切所能打擾你。如果你被打擾了,你就輸了。通常,人們會壓抑下來,他們開始念咒語卻不看著身體。

我不會教你做任何壓抑,我只教你覺知。觀照、專注就好,因為那是虛幻的,馬上就會消失掉。當所有的疼痛、癢、螞蟻都消失之後,身體就會在它應有的位置上平靜下來,突然間你裝不滿的喜悅湧現出來,突然間你無法描述的慶祝湧現出來;你洋溢著領悟過的平和,一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喜樂。


Osho, Yoga: The Mystery beyond Mind, Talk #2



To continue reading in English, click here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