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從某個角度來看,創造力是否與靜心有關?

從某個角度來看,創造力是否與靜心有關?

<< Back

藝術有兩種。百分之九十九的藝術稱為主觀藝術;只有百分之一的藝術是客觀藝術。這百分之九十九的藝術跟靜心無關。只有這百分之一的客觀藝術是以靜心為基礎的。

主觀藝術意味著你把自己的主體性倒入畫布裡;你的夢、你的想像、你的綺幻。它是你心理的投射。詩、音樂、所有層面的創造性也都一樣 - 你跟看你畫的人無關,你並不關心那個看了你的畫的人會怎樣;你一點都不在乎。我們的藝術簡單的說就是某種程度的發洩。它對你有幫助是因為發洩這個部分有所幫助。它清掉使你作嘔的東西,使你變得乾淨些也較健康些。但你沒想過那個看了你的嘔瀉物的人會怎樣。他會變得反胃想吐,他可能會開始覺得自己病了。

看看畢卡索的畫。他是一個偉大的畫家,不過他只是一個主觀藝術家而已。看著他的畫,你會開始覺得不舒服、頭昏、好像你的頭腦有某些東西快要狂暴開來一般。你無法持續看畢卡索的畫太久。你會想逃開,因為這些畫並非來自寧靜的本性。它們來自混沌狀態,它們是惡夢的副產品。然而百分之九十九的藝術都屬於這個領域。

客觀藝術正好相反。創作者本身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丟出來,他是純然的淨空,乾乾淨淨。從他的寧靜與空無中昇起了愛與慈悲。也從他的寧靜中昇起創造力的潛力。這個寧靜、這個愛與慈悲就是靜心的品質。

靜心把你帶回你最核心的地方。你的中心並非只是你的中心,它是整個存在的中心。我們只有在外圍才會顯得不同;當我們往內在核心的方向進入時,我們是一體的。我們是永恆的一部分,那是言語所無法描述的一個極其光明燦爛的狂喜的經驗。那是某種你能夠「在」…卻非常難表達的的經驗。然而你非常想要分享出那個經驗,因為圍繞你周圍的其他人正在摸索找尋的就是如此的經驗。而你擁有它,你知道這個途徑。

這些人除了自己的內在這個地方之外正到處追尋著這個經驗,卻不知內在就是這個經驗的所在!你真想在他們的耳邊大聲喊叫。你真想重重的搖撼他們,告訴他們:「張開你的眼睛!你要去哪裡?任何你所到之處都正遠離你自己。回家來,儘你可能的深入自己。」

這個想要分享的渴望就成了創造力。有些人用跳舞來表達。曾經有一些神秘家 -例如:魯米(Jalaluddin Rumi)- 他就不以文字表達,他用跳舞來傳導。他就是跳舞。他的門徒會坐在他的身旁,然後他會說:「任何人如果你覺得想加入我的就一起跳舞。這是一種感覺。如果你不想加入跳舞,隨便你。你可以只是坐著觀賞。」

問題是當你看到想魯米這樣的人跳舞,你內在潛伏著的某些東西會開始躍躍欲試。不知不覺的你會發現自己已經加入了跳舞之列。在覺察到自己已經在舞蹈之前你早就已經開始翩翩起舞了。

這是個如此具有無價的經驗而使你像磁力般的被吸引著。但你的頭腦還沒開始決定,你還沒考慮到贊成或反對、還沒想過加入或不加入,沒有。只是因為魯米舞蹈的美以及他散發出來的能量佔據了你。你被觸動到。這個舞蹈就是客觀藝術。

如果你繼續跳下去 -而且你會慢慢越來越不尷尬,越來越有力量- 很快的你會把整個世界遺忘掉。會有這麼一個片刻來到,舞者消失了只留下舞蹈本身。

在印度有一些雕像,你只需靜靜的坐著靜心冥想,只是看著雕像。它們是靜心者以這樣的方式、這樣的比例雕刻,使你只要看到這個雕像、外形、比例與它的美…,每一個細節都被非常的計算好要做出類似你內在空間的雕像。所以只是與佛陀或瑪哈維亞的雕像一起靜坐你就會感到某種不同的經驗,那個經驗是不可能在西方雕像旁邊所感受得到的。

所有西方的雕塑都是性感的。如果你看著羅馬雕塑:很美,然而它會在你內在會昇起性慾。它擊中你的性能量中心。它無法提昇你。東方的情況正好完全相反。他們在開始雕刻之前會先學習靜心、在開始吹笛子前他們先學靜心、在開始寫詩之前會先學靜心。靜心是任何一種藝術的必備條件;如此他的藝術將會是客觀的。

只要讀幾行徘句-日式小詩,只要三行,搞不好三個字,如果你能寧靜的讀它,你將會很驚訝。它比任何炸藥都更具威力。它直接就開啟你的自性之門。

在我屋子附近的池塘邊,有一首巴休(Basho)的小徘句。我非常喜愛這首詩,我要他的詩放在那裡。讓我每次來來去去時…。巴休是我所喜愛的人之一。沒有再比這個還好的了: 古老的池塘… 它可不是首平庸的詩。它是生動有畫面的。想像: 古老的池塘。一隻青蛙跳入…你幾乎看得到這個古老的池塘! 你幾乎聽得到這隻青蛙撲通跳進池塘的聲音。

然後一切又歸於寧靜。古老的池塘還在,這隻青蛙已經跳進去了,牠跳進去的聲音甚至產生了比之前更深的寧靜。讀他的詩不像是讀別的詩那般一首又一首的繼續讀下去…不,只是讀他的詩,然後靜靜的坐著。將它視覺化。閉上眼睛。看著古老的池塘、青蛙;看著青蛙跳下水、水面上出現的漣漪,聽著聲音以及隨之而來的寧靜。

這就是客觀藝術。

巴休肯定是在一個非常靜心的心情下寫下這首詩的:坐在一個古老的池塘邊,看著一隻青蛙,然後這隻青蛙跳進池塘。突然間巴休覺察到一個奇蹟:聲音正深入寧靜中。這個寧靜甚至比之前還寧靜。這就是客觀藝術。

除非你是創造者,否則你無法找到真正的極樂。只有在你成為宇宙偉大的創造力的一部分而從中創作時,真正的極樂才會出現。然而要成為一個創作者,靜心是最基本的必備條件。沒有靜心的基礎你依然可以畫只不過這些畫必須被燒掉,它不應該秀給別人看。畫畫是好事,它使你卸下重擔,但是拜託,不要讓別人來接這些沉重的東西。不要現給你的朋友看,他們不是你的敵人。

客觀藝術是靜心的藝術;主觀藝術是頭腦的藝術。

Osho, The Last Testament,第 3 卷, 談話 #24
繼續閱讀,並且流覽這段談話的所有章節: 點選這裡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