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從靜態式靜心開始或動態式靜心開始比較好?

從靜態式靜心開始或動態式靜心開始比較好?

<< Back

你可以透過靜坐進入靜心,只要靜靜坐著,不要做任何事. 如果你能靜靜坐著,那就是靜心了.全然地坐著; “不動”是你唯一的”動”. 事實上,”禪”這個字是來自於坐禪, 它的意思是靜靜坐著不做其他事. 如果你能單單純純地坐著,不透過身體,頭腦刻意去做事,那便是靜心了;但這是很難做到的.

當你坐著的同時又去做或去想其他事,那是很容易的 ,然而要你靜靜坐著,不做事,那就有困難了,體內的每一個細胞會開始跳動; 每一條血管,每一塊肌肉會開始移動, 你會感覺到很細微的抖動;你會注意到體內很多以前你沒有注意到的點,這時你越試著要靜靜坐著,你越會感覺到體內的動, 所以要靜坐之前你應該要做做發洩的活動.

你可以走走路,那很容易做到的,你可以跳跳舞,那就更簡單了, 當你做了這些比較容易做的事之後,你就能靜靜坐著. 以佛陀的坐姿坐著, 是你最後該做的事; 千萬不要一開始就這麼坐著. 當你能完全融入那個“動”,你才能感受得到那個”不動”.

所以我從來沒有要人們從靜坐開始. 靜心要從最容易的開始,要不然你會感覺到很多困擾你的事是不必要的 --- 而那些不必要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
如果你是從靜坐開始, 你的內心會倍受打擾. 你越試著去靜坐, 你越會感受到那個不寧靜;當你更加注意到你內在瘋狂的念頭時,會讓你覺得消沉,會讓你感到挫折,你根本無法從靜坐中去享受那份喜樂;相反的,你會覺得你自己發瘋了,或許你還真的會因此而瘋狂.

如果你戰戰兢兢地去”靜坐”, 你也許會真的發瘋. 但由於人們往往不是打從心底很真誠地靜坐, 所以發瘋這檔事並不常發生. 如果你能誠摯且持續地靜坐,你將會發現你的內在有許多瘋狂的念頭,也許你真的因此而瘋掉了, 這種情況以前發生過很多次; 所以我從來不建議任何會讓人感到挫折,憂鬱以及悲傷的方法 --- 任何會讓你太注意你自己不正常的方法. 你也許還沒準備好去發覺你內在所有的狂亂;允許你自己逐步的去知道某些特定的事吧! 何況知識性的東西不見得都是好的; 當你有足夠的能力去吸收發覺時,該讓你知道的事,它們的面紗會自動掀開來.

我要你從狂亂下手,而不是要你從坐姿開始; 我要你瘋開來. 如果你能瘋狂的跳舞, 相對的寧靜會在你的內在產生. 透過瘋狂的舞蹈, 你會開始覺知到你內在的寧靜; 由靜坐入手, 你會發覺到你內在的狂亂 . 對比性的呈現永遠是能覺知後會發生的現象 --- 我允許你完全的瘋狂, 盡情地ˋ瘋狂地跳舞,大哭以及深ˋ快ˋ亂ˋ急地呼吸,能夠如此, 你便會開始注意到很細微的點, 那是深藏在你最深處的寧靜與靜謐, 和外相顯現的瘋狂大有不同, 此時你將會覺得非常地喜樂; 在你的中心那才是真正的寧靜. 然而如果你只是靜靜坐著,內在的你將是瘋狂的; 雖然外在看起來似乎很安靜,但內在卻是狂亂的.

從動態式的靜心開始, 做些積極的,活生生的,有動作的活動是比較好的 --- 總而言之, 由”動”入手會是最好的; 能如此做,你會感覺到內在的寧靜在慢慢增長, 越能感受到那份寧靜越有可能運用坐姿或躺下的姿勢來靜心 --- 越能靜下來, 靜心才越有可能發生. 透過動態式的靜心所產生的效果是會有所不同的,而且大大的不同.

靜心技巧由身體的擺動以及動態式活動開始,藉此抒發情緒便會有一種淨化的作用,對於你將會是很不同的幫助. 當你只是靜靜坐著,你只會感到挫折; 你的頭腦一直想要你動來動去的,但你卻偏偏靜坐在那兒, 結果每條神經,每塊肌肉都在跳動著. 如果你試著用意志力強迫自己去做一些事; 你便會將自己分割為兩半,一個是強迫者, 另一個是被強迫者. 事實上, 被強迫壓抑的那一部份對你而言會感覺比較真實些; 被強迫壓抑的一方佔據你腦袋瓜運作的大部分而且更勝於去壓抑強迫的一方,當然,佔大部分的那一方勢必要贏的.

壓抑的東西要讓它真正的出來,千萬不要隱忍著. 由於長期壓抑自己,那些強忍下來的東西是會累積在你體內的. 整個社會的教養,文明以及教育都是教導你要忍耐, 忍耐. 其實你所壓抑的這一些是很容易透過不同的教育,有意識的教導及更有覺知的親子互動來鬆動它,拋掉它. 要是你能注意到自己思維的模式以及文化背景所帶來的束縛,你就有機會將很多壓抑的東西發洩出來 .

舉個例來說,當一個孩子生氣時,我們會對他說: “不要生氣.” 於是他將他的生氣強壓下來. 慢慢地,當下該了結的事件變成難以處理的情緒積壓在心裡頭,雖然他不再將氣憤表現在行為上,但他卻氣在心裡頭,我們就這樣累積了許多的氣憤,而這些都是當下就可以了結的; 如果不是因為有所壓抑,一個人是無法持續生氣的, 生氣來來去去,只是剎那間的事: 如果生氣能立即表達出來,你就不會再繼續生氣了. 所以和我在一起,我會讓孩子真正表達他們的氣憤. 生氣時要變成那個生氣,要深深進入那個生氣,千萬不要有所壓抑.

當然,這也會造成一些困擾, 如果我們說:”好好的生氣,成為那個生氣.”你會誤解了, 並因此對某個人生氣著, 然而孩子是可以被塑造的; 你可以丟個枕頭給他,告訴他:”對著枕頭生氣,可以把氣發洩在枕頭上.”從一開始,我們能用這種方法將孩子帶大,就可以讓他瞭解到生氣只是一時脫軌的暫時現象 --- 拿一些東西給孩子: 讓他把氣發洩在這些東西上, 直到他的氣生完, 不到幾分,幾秒鐘他的氣會消散無蹤,能這樣做這孩子就不會有所壓抑了.

你將生氣,性慾,暴力,貪婪等等積壓在心裡頭! 現在這些積壓的東西在你的內在瘋狂地作祟著. 壓抑的東西都在那兒,就在你的心裡頭,如果你以抑制性的方法來靜心 --- 舉例來說,只是靜靜坐著 --- 你是在將所有的情緒,慾望壓到最深層的地方去,你並不允許它們被釋放出來. 所以我會以抒發情緒作為靜心的開始. 首先,把被壓抑的種種情緒與慾望發洩出來,丟到空氣中; 當你能夠將生氣適時適地的發洩出來, 隨時將之丟棄,你就更圓熟了.

如果獨自一人時,無法有愛,要有一個對象才能愛,那麼 ,說真格的,我還不夠成熟呢! 這表示我需要有個對象才能愛; 也就是說要先有個人在那兒, 然後我才會有愛. 這種愛比較表面; 而且這也不是自然的本性. 假如一個人在房間裡 , 一點也沒有愛的感覺, 這就顯示出我的愛的品質還不夠深入;這也代表”愛 ”還沒有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份.

當你越不依賴你就會越成熟. 如果一個人能夠好好的把氣發洩出來,這表示你更加圓熟了,因為你不需要有個對象或標的物來生氣. 所以在進入靜心之前,我讓情緒的發洩成為一件不可不做的事,在沒有任何對象與標的物的前提下, 將所壓抑的一切拋到空中,丟到毫無遮攔的空間裡.

生氣就只是生氣,不用去對你想要生氣的對象生氣; 哭就好好的哭,不必去找任何理由來哭泣;笑就開懷的笑,不需要有任何的原因,能夠如此做,你就可以把所有積壓的情緒拋掉 --- 你是能夠做到的 一旦你知道紓解壓抑的方法 , 你將會從整個過去解脫出來,不再有沉重的負擔.

在瞬間,你便能從整個過去卸下重擔--- 甚至卸下好幾世的重擔. 如果你準備好拋掉所有的一切,如果你能允許內在的瘋狂出來,在剎那間,你的內在就會有很深層的洗滌,洗滌之後,你會變得鮮活,天真 --- 你又變成了個孩子了. 此時,在你的天真無邪裡,就可以靜坐了 --- 靜靜坐著或躺著或者做其他靜態式的靜心 --- 因為現在沒有任何瘋狂的念頭盤踞在你心裡頭來打擾你的靜坐了.

洗滌內在是最先要做的--- 抒發情緒淨化自己 --- 要不然光只是注意呼吸,靜靜坐著或者做做瑜珈姿勢,只會壓抑住自己罷了. 奇怪的事情總是會這樣發生的: 當你允許自己全然的發洩,內在沒有任何的壓抑,靜坐自然會產生,瑜珈姿勢自然會發生 --- 總之,所有的一切會自發性的發生.

或許你根本不知道任何的瑜珈姿勢,但自發性的動作發生後,你會開始做出瑜珈的動作. 這時,你做出的瑜珈姿勢會比較真實些. 因為你沒有勉強你的身體去做瑜珈的動作,而是你的身體自然的在動,所以這些姿勢動作會真正地在你體內起了作用並帶來轉化. 舉個例來說,當某個人拋掉許多內在積壓的垃圾後,突然之間他想要開始倒立,也許他從來沒有學過倒立(shirshasan)的瑜珈動作,但這時候,他的整個身體都想要這麼做,此時刻,這些動作是來自於內在最真實的反應,是來自於身體的智慧而不是來自於頭腦的聰明或大腦的訊息. 如果身體堅持著”去做倒立的動作.”這個人也能聽從身體的聲音並允許身體自然去運作,那麼他整個人就會神清氣爽,他本身也會因此而有所蛻變.

你可以做任何的姿勢動作,但我希望這些姿勢動作的展現是自然發生的 . 有些人確實能安靜在瑜珈的坐姿或其他任何的姿勢當中,這種瑜珈坐姿勢是有相當不同的品質在裡頭的. 人們試圖安靜在這種瑜珈坐姿中 --- 但這是一種發生,絕不能有壓抑控制與努力在裡頭; 真正能靜坐下來是因為你的身體,你的整個人確實感覺到要坐下來了,這樣的靜坐是不會夾雜著混亂的心思,也不會有所壓抑的,此時靜坐才能讓你變成一朵正在開的花兒.

你一定看過佛陀端坐在花中,一朵蓮花當中 ,蓮花是一種象徵;它呈現出發生在佛陀內在的那份美. 當”只是坐著”真的由內在發生時,你會覺得自己像一朵正在盛開的花一般. 你是無法由外在的努力與控制去做些什麼的,說得更恰當一點,那是一種成長,是由內在開始萌芽的;某種東西在你的內在抽新芽,開花朵. 你可以模仿佛陀的坐姿,但你卻無法模仿出那朵盛開的花. 你可以坐得跟佛陀的姿勢一模一樣 ---- 甚至比佛陀還更有坐的模樣 ---- 但內在的那朵花並沒有綻放,因為那是模仿不來的.

你可以耍一些小技倆,像利用呼吸的韻律節奏來強迫你自己靜默下來,來控制你的念頭. 你可以運用呼吸來控制你的情緒,因為不同的情緒有著不同的呼吸頻率,但不會因為你以特定的方式呼吸,情緒就會消失不見; 其實這些情緒是被你隱藏了起來.

你可以強迫自己做任何的情緒反應,如果你想要生氣,只要呼吸出生氣時呼吸的節奏就行了. 演員就是以這種方式來表演的,當他們要表達他們的生氣時,他們會刻意的改變他們的呼吸節奏; 此時他們呼吸的節奏一定要跟真正在生氣時的呼吸一樣,只要把呼吸的速度加快,他們就會開始感覺到生氣在醞釀,於是乎打從心裡的生氣就會被帶出來.

所以呼吸的韻律節奏是可以被用來控制心念,抑制所有埋在心裡頭的東西, 但這是很不好的現象, 因為你還不是一朵正在開的花,利用呼吸來控制壓抑自己的心念會得到適得其反的效果. 相較於上面所說,另一個方法會比較好一點; 當你的心念改變,你的呼吸節奏自然也不一樣了; 因為呼吸節奏的改變是由你的心念想法先引動的.

我通常會利用呼吸的節奏當作一種徵兆,當一個人能很輕鬆自在地和自己在一起時,表示他的呼吸節奏都能維持著一樣的頻率;他的呼吸絕不會因為他的心念想法而有所改變,,會有所改變是因為身體的運動 --- 如果你在跑步, 呼吸的節奏就會不一樣 --- 但絕不會是因為想法念頭的轉動而改變.

所以譚催利用非常多的呼吸技巧為他們修練的奧秘之鑰, 他們甚至容許性交成為靜心的方法之一,他們嚴格要求修練這種方法的人們在性交時呼吸要維持一定的節奏,要不然是不可以修練的. 一般來說如果有念頭介入,呼吸就無法維持一樣,相對的,如果呼吸能維持一樣的頻率,那麼頭腦根本就不可能涉入. 生物本能的需求反應如性交,都能做到不讓頭腦介入,那麼頭腦根本無法干預其他任何的事.

不過你還是可以勉強你自己的. 你可以坐下來,強迫自己的身體做些特定的律動,你可以做出虛假的佛陀坐姿,但你表現出來的會是僵硬的ˋ死板板的ˋ不流動的,你也會因此變得遲鈍,愚蠢,這種情形發生在很多和尚以及印度的苦行者(sadhus)身上;苦修之後,他們反而變得笨笨傻傻的,他們的眼神透不出任何智慧的光彩;他們的臉看起來像白痴一樣,內在毫無亮光,也沒有任何的火花. 因為他們害怕內在的流動,他們會強行壓抑下許多事 --- 包括智慧在內. 智慧是一種”動”,一種非常細微的”動”, 所以要是內在所有的流動都被抑制下來,那麼智慧的表現也會深受影響.

覺知不是靜態的,覺知也是一種動 ---- 一種動能的流轉. 如果你從外在下工夫,強迫自己像雕像一樣坐著,那麼你會扼殺很多東西. 無論如何都要從發洩情緒開始,清掉念頭,丟掉所有的垃圾,你才可以讓自己空掉,變成真空的 --- 讓自己成為管道,讓某種超越的東西透過你這個管道進來. 能這麼做,靜坐對你才有幫助,寧靜才能對你有所助益,在還沒發洩情緒,淨化自己之前,靜坐ˋ寧靜對你而言是毫無幫助的.

對我而言,寧靜本身並沒有什麼價值. 你可以創造出寧靜的氛圍,但那是死氣沉沉的靜,毫無活氣. 真正的寧靜是活生生的,很有動能的. 如果你費心的”創造”出靜,那麼你只會變得更愚蠢,更遲鈍,更死硬; 然而,在某一種程度上來說,這是比較容易做到的,因此現今有很多人是這麼做的. 整個文化背景是如此的壓抑扭曲, 所以要強迫自己靜止不動是很簡單的事,而且這麼做,你就不用去冒險,也不必勇敢地去”跳” .

人們來到我這兒對我說: “告訴我們一些可以默默修練的靜心技巧.” 這是什麼樣的害怕啊! 每個人內在都像瘋人院的瘋子一樣,他們還這麼說: “告訴我們一些可以默默修練的靜心技巧.” 其實靜態式的靜心技巧只會讓你更為瘋狂.

打開內在那座瘋人院的每道門吧! 不要害怕人們是怎麼樣來談論你的? 一個人如果很在意別人的想法,他是無法深入自己的,因為他太在意別人的說法和想法了.

當你閉上眼睛,靜靜坐著時,所有的事情看起來似乎都會很好;你的太太或你的先生會說你開始變成了個好人. 其實每一個人都希望你像個死人一樣; 甚至媽媽們也希望她們的孩子像死人一般,能夠靜靜地聽話不抗爭. 整個社會都要你像死人一樣毫無生氣. 人們口中所謂的好人,嚴格說來他們早已是死了的人,因為他們的一生只會唯唯諾諾毫無主見.

所以千萬不要在意別人的想法,也不要去管別人怎樣來設定你? 一開始,你就要以發洩情緒的靜心方法來清理內在的垃圾, 能這麼做,一些美好的東西才能在你身上開花,而且這樣的開花會有著不同的品質,不一樣的美,全然不同的美,而且還會更為真實些.

當寧靜來到你身上,當寧靜翩翩來臨時,這絕對不是虛假的現象,因為你並沒有苦心積慮地去培養寧靜;而是寧靜來到你身上,發生在你身上. 你會感覺到寧靜在你裡頭逐漸增長著, 就像媽媽感覺到嬰兒在她腹內成長一般. 很深的寧靜瀰漫在你裡頭,要好好孕育著它, 唯有如此,蛻變才會發生,要不然你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一個人是可以一世又一世的欺騙自己的 --- 人們是有足夠的能耐讓自己被自己一直矇騙下去.


Osho: Meditation: The Art of Ecstasy, #4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