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有沒有可能不藉由技巧方法做靜心?

有沒有可能不藉由技巧方法做靜心?

<< Back

你的問題確實非常的重要,因為像靜心這樣的事一點都不需要技巧。但是技巧協助我們移開朝向靜心之路的障礙。這一點必須被清楚的了解:靜心本身不需要技巧,它是一個根本的了解、覺知、醒悟。覺知不是技巧,醒悟也不是技巧。但是在開始朝向覺知的路上,有許多的障礙。好幾世紀以來人類堆聚了那些障礙,那些障礙必須被移開。靜心本身無法移開它們,因此才需要某些特定的技巧來移開障礙。

所以這些技巧所擔任的工作只是打點好基礎、道路、準備好通道。技巧本身並非靜心,如果只停留在技巧上,那麼你已經錯過了重點。克里需那穆提〈J. Krishnamurti〉窮此一生都堅持靜心沒有技巧。最後的結果不是上百萬的人進入靜心,而是上百萬的人確信靜心不需要技巧。但是他們忽略了所有那些進入靜心的阻礙和障礙,而只停留在概念上認為技巧是不需要的。

我見過許多克里需那穆提的跟隨者,非常親近的人,我對他們說:「我絕對同意技巧是不需要的,但是你或任何其他的人,有人因為聽了他的演講而經驗到靜心的嗎?」雖然他所說的基本上都是真理,但他所說的只是經驗中,正向的一面。還有負向的一面。對於負向的那一面,需要所有不同的技巧──絕對需要,除非土壤被準備好了,所有的野草和荒廢的根從地上被除掉,你無法讓玫瑰及其他美麗的花朵成長。玫瑰與那些你移除掉的野草絕對無關。但是除掉那些野草,準備好一個適當的土地,讓玫瑰可以綻放是絕對需要的。

你問說:可能不經由技巧而達到靜心嗎?那不只是有可能,那是唯一的可能性。對靜心而言,一點都不需要任何技巧。但是你如何處理你的頭腦?頭腦將會創造出一千零一個麻煩。你需要那些技巧從靜心之路上移開你的頭腦,藉此創造出一個空間,使你的頭腦變得更安靜,更寧靜,幾乎消失了。然後靜心便自然而生。

不是技巧的問題。你什麼事都不需要做。靜心是與生俱來的,它本來就隱藏在你的內在,正嚐試著以自己的方式到達那開闊的天空,太陽和蒼穹。但是意念卻從四面八方包圍著靜心;所有的門都被關著,所有的窗戶也被關著。我們需要這些技巧去打開那些窗戶、打那些開門,讓天空為你而打開;帶著所有的星群,所有的美,所有的日出日落。只因為一扇小小的窗阻礙了你... 只是一片小小的纖維掉進你的眼睛,使你無法打開眼睛,就阻礙了你看見這廣大的天空。那真的很離譜,只是一片小小的纖維或一粒小沙子就阻擋你觀看那偉大的星群、無垠的天空。事實上這些小東西真的就是能夠阻礙你經驗這寬廣的天空。所以我們才需要技巧從你的眼睛移開那些纖維和沙子。

靜心是你的本性,是你的潛能。它的另一個名字叫覺知。

一個年輕的父親正推著嬰兒車帶著他的寶貝在公園散步,看起來相當不受正在嬰兒車裡嚎啕大哭的嬰兒打擾。〝放輕鬆,亞伯特,〞他很沉著的說著。〝安靜一點,好傢伙。〞
然後又是一個放聲大哭。〝現在,現在,亞伯特,〞父親呢喃著,〝耐著你的性子。〞
一個年輕的母親正好經過,察覺到他們,〝我真的要恭喜你了。你一定知道如何跟小嬰兒說話。〞然後,她拍拍小嬰兒的頭,輕聲細語的說,〝怎麼了,亞伯特?〞
〝不,不,〞父親打斷她的話,〝他的名字是強尼;才是亞伯特。〞
他只是試著保持覺知:〝亞伯特,不要發脾氣。〞他必須不斷的提醒他自己,否則他真想把這個小傢伙丟進湖中!

靜心就是不費力的覺知,不努力的觀照;它不需要任何技巧。但是你的頭腦是如此的充斥著思緒、夢想,如此多的過去和未來;它總不在這個片刻,而覺知卻必須在此時此刻。這些技巧被用來幫助你斬斷過去的根,斬斷你對未來的夢,使你可以待在這個片刻,就宛如只有這個片刻是存在的一樣。然後技巧就不再需要了。

奇麥哥堡去拜訪他即將去世的朋友科恩先生,〝幫個忙,〞奇麥哥堡說,〝當你上天堂之後可否找個方法讓我知道上面是否有棒球場?〞
科恩先生說他一定會試著跟他這個老朋友聯繫告訴他是否有打棒球的可能。幾天之後科恩先生過世了,奇麥哥堡接到了一通電話。〝嗨,奇麥,〞科恩先生說,〝是我啦!你的老朋友!〞
〝科恩?真的是你嗎?〞奇麥哥堡這樣問著。〝沒錯,〞他的朋友回答著。〝我帶來了一些好消息跟一些壞消息。首先,沒錯,在天堂的確有棒球場。而壞消息是,下個星期天由你當投手。〞

生命是個難懂的事情。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好消息是,技巧是不需要的;而壞消息是,沒有技巧你將無法達到它。


奧修: The Rebel, #24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