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靜心是一種信仰嗎?

靜心是一種信仰嗎?

<< Back

信仰意謂著你不知道 --- 而你仍然相信. 我盡我所能的讓你瞭解到除非你真的知道,要不然千萬不要去相信. 當你知道時,就沒有相信不相信的問題了,因為你就是知道. 我打亂了所有相信的系統,而且我不會給你任何的替代品,所以一般人是很難瞭解我的.


Osho: The Last Testament, Vol. 1, #4


相信像有色眼鏡一般: 它們讓存在呈現出你所想要的顏色, 存在的顏色因此而失真,因為它們是透過你的有色眼鏡投射出來的,你必須要將你的有色眼鏡放置一旁,你要馬上而且很直接的與真實的本然連上線. 在你與存在之間不該有任何的想法,不該有任何預設的結論.

一個真正的求道者應該要有戴奧真尼斯(Dionysus)所謂不可知(agnosia) 的心態 ---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蘇格拉底在他生命結束前說了一句話: “我知道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應該是一個真正求道者所該抱持的心態.

在東方,我們稱這種靜心狀態為: 不去相信,不去想,沒有欲求,不投射,沒有任何的制約 --- 實際上就是完全的無念(no mind). 在無念的狀況下就是靜心. 當你看的時候,能夠不讓頭腦介入,扭曲與自我解釋,那麼你就能看得到實像. 真實的一切早就散佈在你的週遭; 只要你能將你的頭腦(念頭)放置一旁,你就看得到了.

求道者唯一要做到的一件事是: 他必須要放掉所有的念頭. 當所有的念頭都放掉的一霎那, 真正的寧靜才會發生 --- 因為所有的念頭想法都帶著你的過去; 過去所有的記憶佔住你所有的注意力,覆蓋著你,讓你的內在毫無空間.

頭腦也意謂著未來. 由於過去的種種你開始幻想著未來的情形, 這是來自於過去的投射. 在過去你有特定的生活模式: 在你的印象中有少數片刻的歡愉和無數的暗夜. 你當然不喜歡這些暗夜的籠罩,你會希望未來充滿了歡暢. 所以你會在你的過去東挑西選: 你會選擇你想要的投射到未來, 你也會選擇你不想要的儘量去避免重蹈覆轍. 由此看來,你的未來只不過是過去的精選濃縮罷了! --- 雖然經過你的修飾 - 這裡變更一點點, 那裡改變一下下- 你的未來依舊是你所熟知的過去.

有一件意義深遠的事你一定要謹記著: 在你過去的生命中, 少數幾個片刻的歡愉也是無數暗夜中的一部分, 所以只要你一選擇這少數片刻的歡愉, 那無數的暗夜必然跟隨而來,你是無法避免它們的. 要知道閃爍在烏雲邊緣的光亮是無法與烏雲區分開來的, 在黑夜裡你會看到滿天的星光,到了白天, 這些星光都不見了, 你認為它們就此消失了嗎? 哦! 不,它們還在的, 只是它們需要黑夜來襯托罷了! 唯有在黑夜當中你才看得見星光. 天色越黑暗,星光會越閃爍明亮.

在生命中, 每一樣東西,每一件事情都互相牽扯糾纏著. 你的歡愉與你的痛苦互相糾葛著,你的狂喜不可避免的會和你的狂悲混雜在一起, 所以你對未來的任何想法都是荒謬,毫無意義的 . 你根本無法主導你的未來,從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做得到,你只不過試著要去做一些你無法做到的事. 再怎樣, 未來還是你過去生命的重複罷了!

不管你對未來有何期盼都無關緊要, 因為那也不過是你過去生命的一再重複,同樣的過去. 是的, 也許會有一些些不一樣, 但這絕不是來自你的期待 --- 這一點點的不同是因為生命本身持續不斷的在變化, 人們一直在改變中, 存在也不停的在變遷更替中. 就某些非本質的部分而言是會有一些不一樣,但根本還是相同的 , 基本上,未來還是會重蹈過去的覆轍的. 放掉頭腦(念頭)意謂著放掉過去,能夠放掉過去,未來也就消失了. 能拋開頭腦就表示你已覺醒,可以活在此時此刻,而此時刻的當下才是真實的. 過去並不存在, 未來也是; 過去已經過去了, 未來還未發生呢! 只有現在的此時此刻才是. 永遠只有此時此刻的當下 --- 只有此時此刻的當下才真正的存在. 一個進入靜心的人才剛剛要開始活在當下, 讓自己融入此時此刻的現在.


Osho: I Am That, #11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