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靜心是不是只適合那些懂很多新時代哲學的人嗎?

靜心是不是只適合那些懂很多新時代哲學的人嗎?

<< Back

新時代運動只是個時尚,它將會很快的消失,就像其他的運動般的消失。 你現在看不到嬉皮...那是個很不尋常的現象,這麼多的嬉皮突然間消失了。他們的革命到底怎麼了?那是一個擺脫社會的革命運動,為什麼到後來大家又都回到社會上了呢? 所有的運動都如曇花一現。它們有很動聽的名字― 那都無所謂― 但是這些運動沒有一個足以改變人類本性的根本哲學體系。新時代運動沒有使任何個人蛻變的特色。它只是個時尚,很快就退流行了― 只是一時的狀態。 我不屬於任何運動。 我所正在做的事是永恆不朽的。 自從地球上的第一個人類出現,這件事就已經持續著,它將會持續到最後一個人類為止。這不是運動,這是進化的終點。 你是對的,你沒有把我算在新時代運動上。我不是。我屬於人類永恆進化的一部份。真理的追尋既非新也非舊。你自己本性的追尋無關乎時間,它是非時間的。 我會消失,但我現在所做的事將會繼續著。總會有某些人繼續著它。當我還沒來之前已經有人在做它。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它的創始者,也沒有任何人是它的領導者。它是如此一個非凡珍貴的現象,使得這麼多的成道者出現,並且分享幫助,然後消失。 而他們的幫助帶給了人類多一點的深度、使人類更好一點、更多一點人性。他們留給人類更多一點的美,比他們發現到的還多一點。


奧修: Socrates Poisoned Again After 25 Centuries, #11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