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運動〈例如:跑步〉和靜心之間有任何的關聯嗎?

運動〈例如:跑步〉和靜心之間有任何的關聯嗎?

<< Back

你不曾想過跑步也是一種靜心,但是那些跑者有時曾感覺到非常奇妙的靜心經驗。他們很驚訝,因為他們並不是在尋找靜心- 誰會想過一個跑者會去經驗神性? - 但它就這麼的發生了,現在跑步越來越成為一種新的靜心方式。

靜心可以發生在跑步中。如果你曾經是個跑者,如果你曾在清晨享受著跑步,空氣是如此的新鮮,大地正從睡夢中甦醒,而你正在跑步,你身體的運作是這麼的優美,新鮮的空氣,從黑暗的夜晚重生的新世界,每一件周圍的事都在唱歌,你感覺多麼的鮮活.... ,有那麼一個片刻──跑者消失了;只剩下跑步在那裡。身體,頭腦和靈魂開始一起運轉;突然間,一個內在的高潮顯現了。

跑者有時候會意外的會來到「第四道」的經驗, Turiya,即便他們還是錯過了它,他們會認為那只是因為他們很享受那個片刻;而那一天又是個美好的一天,身體狀況也不錯,整個世界是這麼的棒,就剛好在某個好心情之下。因此他們沒有注意到它。但是 如果 他們認出它,我自己的觀察是:跑者比任何其他人更容易接近靜心。慢跑或游泳都非常有幫助。所有這些活動都必須被蛻變成為靜心。

丟掉這個老舊的靜心觀念:靜心只是靜靜的在樹下坐得像瑜珈的姿勢。那只是靜心方法之一,它或許適合某些人但並不適合所有的人。對小孩來說,那不是靜心而是折磨。對好動活潑的年輕人而言,那是壓抑而不是靜心。

或許對已經活夠了,能量正在衰退的老人而言,那是靜心。我們有不同類型的人,對能量較低的人,樹底下做瑜珈姿勢或許是最好的靜心,因為瑜珈體位消耗最少的能量。當脊椎是垂直的,與地球成90度直角,你的身體會消耗最少的能量。如果你試著往左傾或往前傾,那麼身體會消耗更多的能量,因為地心引力會把你往下拉,而你必需保持自己往上;你得支撐自己,讓身體不要倒下來。這些都會消耗能量。人們發現直立的脊椎消耗最少的能量。

然而,兩手交疊一起放在兩腿之間的靜坐,也同樣對能量較低的人非常有用,因為當兩隻手互相接觸,身體能電開始以循環的方式移動,能量因此不會從身體流失。它變成一種內在的循環,能量會一直留在你身上。

你一定知道能量總是從手指釋放,能量從來不會從圓形體流逝。例如,你的頭不會釋放能量,它會裝能量。能量會從手指和腳指釋放。在某種瑜珈體位,雙腳是疊在一起的,所以一隻腳傳能量給另一隻腳;一隻手傳能量給另一隻手。你持續獲得自己的能量;成為一個內在能量循環。那是非常悠閒的,非常放鬆的。

瑜珈體位是最可能放鬆的姿勢。它甚至比睡眠還放鬆,因為在熟睡中,整個身體被地心引力拉著。當你的身體成水平狀態,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放鬆方式。它的放鬆是因為它把你帶回遠古的動物時代,水平式的。它的放鬆是因為它使你回歸自然;幫助你再度回到動物狀態。

那就是為什麼當你躺著的時候你無法清楚的思考,那變得很難思考。試試看,你會容易作夢卻很難思考;就思考而言你得坐著。你坐得越直,思考能力就越強。思考是較晚發展的;當人類開始可以垂直站立,思考才開始。早期當人類還是習慣於水平式的活動時,他們會作夢但沒有思想。所以當你躺下來,你會開始作夢,而思考就消失了。那是放鬆的一種方式,因為思想停止了,你回歸了自然。瑜珈體位對能量低的人,生病的人,老人或那些已經活過大半輩子,而即將踏進棺材的人是一種很好的靜心。成千上萬個佛教和尚死於坐姿,蓮花坐──蓮花坐是迎接死亡最好的方式,因為在蓮花坐中,你將全然的警覺能量正在消逝不見。能量隨著每一個片刻的流逝而越來越少:死亡即將來到。在蓮花坐中,你可以保持覺知,直到生命的盡頭,你可以很醒覺地經驗這個最偉大的死亡,宇宙的高潮。

當死亡正在來臨時,如果你是覺醒的,將會有一個全然不同的品質的出生:你將會帶著覺知再度出生。當一個人帶著覺知的死去就會被覺知的生出。若不覺知的死就會被無意識的生出來。一個帶著覺知而死的人可以為他自己選擇一個正確的子宮,他有選擇的權力,無意識的死則沒有選擇子宮的權利,他將會無意識的,意外的進入子宮。

這一世死得全然覺知的人,將只會再來一次,因為不再需要了。只剩下一點工作:那就是下一世將要做的。對一個帶著覺知逝去的人而言,現在只剩下一件事:生前沒時間以慈悲分享他的覺知。所以下一次他將帶著慈悲散發他的覺性。 而且除非覺知變成慈悲,否則有些東西會像是沒被完成一樣,不完美。

跑步可以是一種靜心。

慢跑,跳舞,游泳─ 任何事情 b>都可以是靜心。 我對靜心的定義是:任何時候,當身心靈同調運作時,就是靜心,因為它會帶來《第四道》。如果你警覺到這個事實:把你正在做的事當成靜心─不是參加奧林匹克,而是靜心─那麼那將會非常的棒。

如果我們只給一個固定的靜心模式,將只適合少數人。那曾經是過去的問題之一:僵化的靜心模式,沒有彈性,因此只適合某些既定型態的人,而其他所有的人就被拋在黑暗中了。我的努力就是創造出適合每個人的靜心法門。

無論誰想做靜心,靜心就應該被設計成適合他的狀態。如果他需要休息,休息就應該是他的靜心。那麼,〝靜靜的坐著,什麼事都不做,當春天來時,草木就自己生長。〞就是他的靜心。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應該有那麼多的靜心範疇。靜心模式必須要非常不死板,因為沒有兩個相像的個人。靜心模式必須要非常有彈性,乃至於適合每個個人。過去,則是個人必須符合靜心模式。

我帶來了新的革命。個人不需要符合模式,模式必須符合個人。我絕對尊重個人。我不那麼在乎方法,方法可以隨時被改變成不同的形式。

那就是為什麼你發現在「靜心勝地」有如此多的靜心活動。我們在此沒有足夠的機會,否則你將會驚訝有多少神性的大門正等著你。你也會驚訝的發現,有一扇特別只為你而非其他人而開的門。那是存在對你的愛,對你的敬意。你將經由這扇特別的門被迎接,而非公共大門。你將以貴賓的身分被存在迎接。

當然基本原則是,無論任何靜心都必須符合這個要求:身體,心念,意識三體必須運作一致。然後,突然,有那麼一天,第四道 ─觀照─ 就降臨了。或者如果你喜歡,你可以稱它為神;稱它為神、涅盤、道、或...,隨你怎麼喜歡稱它,你就怎麼稱它。


奧修: The Book of Wisdom, #23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