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有任何我們需要使用頭腦的時候嗎?

有任何我們需要使用頭腦的時候嗎?

<< Back

你會使用頭腦反抗社會。頭腦是個非常完美的工具使你保持獨立,保持警覺。它是很好的抗爭者,卻不是愛人。所以當需要抗爭,需要為你的自由站起來時,用你的頭腦;心不會有用的。心不懂得抗爭。

然而途徑是不同的,那些能夠將他們的才能用在正確的途徑上而不混亂的人,我稱為有意識的人。眼睛是用來看的― 你無法從眼睛聽到聲音。耳朵是用來聽的― 你無法用他來看東西。所以,需要的時候,使用它們,但不要讓它們干擾到彼此的領域。

頭腦是個很美的器皿。它需要保持敏銳,但別忘了它的極限。它必須是心的僕人,一但它成了心的主人,心只有死路一條。心無法以奴隸的身分存活。

我所說的話沒有互相牴觸― 只是兩種不同的途徑。而你的意識是超越兩者之上的。因此,一個意識清醒的人,當他需要心時,可以用心;需要頭腦時,可以用頭腦;當他想絕對的待在涅盤那個既非頭腦亦非心的狀態時,他可以讓兩者都安靜下來。當他就只是跟自己在一起時,這兩者都不需要。

如果你是樂器的主人,那沒問題。但是如果你正在吹笛子,而我問你:「可以停下來幾分鐘嗎?我有話跟你說。」可是你卻回答:「我辦不到,笛子不停下來。」你會怎麼被看待?你瘋了嗎?笛子不停下來?所以並不是你在吹笛子,而是笛子在吹你。 當你想停止頭腦,只要說「停!」,它必須立刻停下來。即使只移動一下,都必須被當成緊急事件處理。這是危險的:僕人試著成為主人。僕人必須是僕人,主人必須是主人。超越兩者之上,便是你的本性,既非僕人亦非主人...存粹的「是」,而那「是」就是所有靜心的終點。


奧修:The Path of the Mystic, #37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