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傾聽非常不同於只是〝聽〞。

<< Back

我知道你能聽,”聽”對你而言根本沒有什麼困難―但你卻無法傾聽,因為傾聽完全不同於”聽”. 傾聽意謂著不用頭腦去聽; 傾聽意謂著不干擾你的想法去聽; 聽的時候就像你是完全空掉了一般. 雖然你聽得見,但如果內在有一絲思慮的微波,有一點點細膩的思想波圍繞著你,那麼你根本無法傾聽. 一個人需要相當的寧靜才能聆聽音樂,才能欣賞古老的樂曲,才能浸淫在永恆的曲調中 ― 就像這個人根本不存在似的. 當你是你時,你是能聽,當你不是時,你才能傾聽.

Osho: Ancient Music in the Pines, #9



在一座小學校裡,老師發現一個男孩沒有在聽她上課, 他是一個非常懶散,浮躁,坐立不安的男孩. 老師問他: '怎麼了?你有什麼困難嗎?難道你不能靜下來聽我講課嗎?”

男孩回答說: ' 聽是沒問題,但是傾聽就有困難了.”

這孩子還真的很細微地分別出聽與傾聽的不同. 他說:'聽是可以,我是聽到你說話了;但傾聽就有困難” ― 因為傾聽比聽多一些東西;傾聽是很有覺知的聽. 單純的聽是很容易的,聲音在你周遭迴盪著 ― 你聽,但你並沒有真正地在聽. 你必須聽,因為各種不同的聲音敲打著你的耳膜;聲音聚集而來,你就是得聽. 但你並不是在傾聽,因為傾聽意謂著很深的專注,是內外的合一 ― 而不是在心裡不斷的給意見,沒有是與不是的回應,沒有同意不同意的想法,當你一直想著同意或不同意我的說法時,你怎能真正地聽見我呢?

當你贊同我的說法時,我所說的一切已經過去了, 當你不贊同時,我講的種種也已經說完了. 在你內心點頭的同時,不管你是在說是或不是,你都已經錯失掉了 ― 這種現象一直在你身上出現著.

你無法傾聽,當你懂得越多時你越難去傾聽,傾聽意謂著天真爛漫的聽著 ― 你就只是傾聽著. 在聽裡頭沒有同意或不同意. 我並沒有在尋求你的贊同與否? 我又不要求你投票給我,我更不會要你來追隨我,我從來也沒想要以各種方法來說服你,使你相信我.

當鸚鵡在樹上聒噪的時候你會怎麼做?你會有反應嗎? 如果有,那麼你也已說了些什麼? 這本身就是一種打擾. 你甚至無法傾聽一隻鸚鵡的叫聲. 當微風吹過樹梢,發出沙沙的響聲,你有好好的聆聽它嗎?有些時候這些聲音也許會在你不覺知下引起了你的注意, 當你有所反應說:'是的,太美妙了! ”

這時,你就要留意了: 一旦你有所反應, 這代表”你”睡著了,頭腦已然介入,隨著頭腦的涉入,過去`未來會一併的被帶進來, 直達覺知意識層面的垂直線將會失去 ― 你將會墮入在充滿鎖碎事的水平線裡. 一旦頭腦介入,你便會生活在充滿鎖碎事的水平線裡,你將會錯失了永恆.

就只要聽,不需要表示是或不是,也不用表達你信服與否? 單純的聽著,真實或不真實都將會在你面前顯露出來 ― 有人說著無意義的話時,如果你能單純的聽著,不給予任何的評斷,你會知道那是毫無意義的話 ― 假如某些人說的是實話,很自然的你也會知道. 真實與不真實無關乎你的同意不同意,而是在於你的感覺. 當你能內外融合,你會有所感覺,而且你會感覺出那是真的或是假的 ― 你所聽到的一切就會告一段落,根本不用再去擔心它,也不用再去想它! 光是想能做些什麼呢?

假如你是在某種特定信仰下教養長大的,像基督教,印度教或回教,只要我說的剛好符合你的信仰,你會說是的,就是這樣;如果不符合你的信仰,你會說不該是這樣. 是在此時此刻,還是你的教養? 要知道教養你成為某種宗教的信仰者本來就是很偶然的事.

頭腦無法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而且頭腦會根據你的制約將一切合理化. 假如你是印度教徒,你找的理由是一種,如果你是回教徒,你找的理由又是另外一種. 不同的制約以不同的理由將之合理化. 其實這一些都不是真正的理由: 是你刻意的將它合理化.

Osho: And The Flowers Showered, #7


如果你帶著偏見來聽,這是很不對的; 而且這也不是真正傾聽的方式. 你該是要傾聽的,但你只是聽,並沒有真正的聽進去. 正確的傾聽是要將你的頭腦擺到一邊去,這並不是說要你去相信你所聽到的,讓你自己輕易受騙,因為這跟相信,不相信毫無關聯, 正確的傾聽意謂著”我”在聽的同時不用去關心是否要相信?也不用去理會是否要同意? 我只是試著去聽,不管什麼聲音來到耳邊,我就只是聽,聽完後再來決定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以及我是否要跟從?

正確的傾聽最美的地方是: 真實有它美妙的音樂在裡頭. 如果你能沒有偏見的去聽,你的心會說這是真的. 如果確實是真的,優美的鈴聲會在你的心裡響起,如果不是真的,你會表現出冷漠,不關心與不在乎;沒有清脆的鈴聲,也沒有共鳴. 如果你能敞開心胸去聆聽,透過你的”在”會有一種立即的回應 ― 你內在的中心會開始提昇 - 這是真實的特性. 慢慢的,你會展開雙翅,當你準備好了,天空會在剎那間對你打開.

問題不在於理性的去決定那個人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而是在於那份愛,所以真假絕不會是邏輯的推論. 真實會在你的心裡撞擊出愛來; 其實有些東西會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去觸動你.

然而,如果你充滿了自己的想法,帶著滿腹的垃圾與滿腦的知識去聽 ― 那麼你根本不會讓你的心有機會對真實作立即的回應,你會因此失掉所有的可能性,你也會失去共鳴. 你的心早已準備好要去回應真實的一切…要記住,我們的心只會對真實回應,心是不會對虛假的有所反應的. 當”心”面對虛假時,心會保持完全的靜默,不做任何的回應,不受任何的影響也不會被攪動; 當”心”面對真實時,它會開始唱歌跳舞,就好像太陽露面,黑夜便在一瞬間消失,鳥兒開始啼叫,蓮花開始綻放,整個大地開始醒了過來一般.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Vol. 7, #9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