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在性、愛和死亡方面,如何靜心與治療?

<< Back

當我治療人們時,他們身上經常出現三種恐懼。有失去理智的恐懼、性高潮中放掉自己的恐懼,還有對死亡的恐懼。可以請你為此做評論嗎?

在人類存在性的議題上,你所問的問題相當的重要。人類與這三種恐懼生活在一起好幾千年了。這些不是某個人的個別問題,這是一種集體性的恐懼,這是來自於集體的無意識。

每個人都會恐懼失去理智,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不允許去成長智慧。人們若是有智慧,對既得利益者而言是一種威脅。因此好幾千年以來,這些既得利益者不斷鏟除人們智慧的根。

在日本有一種特別的樹被認為是一種偉大藝術,但其實這是一種謀殺行為。這種樹的樹齡有四、五百年之久,卻只有六英吋高而已。園丁好幾代都在照顧它們。方法是將樹種植在沒有底的盆子裡。如此一來,園丁就可以不斷地砍斷這些樹的樹根。他們不讓樹根深入土壤裡。當你不許樹根往地底土壤裡長,這些樹只會變老而不會長大。當你看到這種樹,會覺得這是一種奇怪的景觀。這種樹看起來蒼老,但是它只有變老、變老、變老,從來不曾長大,從來不曾開過花,也從來沒有結成果實。

人類就像這種樹,他的根也被砍斷了。人們過著無根的生活,他必須過著無根的生活,這樣他就可以去依賴社會、文化、宗教、國家、父母、每一個人。他必須去依賴。他自己並沒有根。當他知道自己沒有根的時候,他會失去理智,他會發瘋。他失去所有的依憑,他掉進一個深淵之中…因為他的知識是借來的,不是他自己的。責任是借來的,他從未尊重過自己的存在本質。他的人格個性是從某個地方借來的,從大學、教堂、國家借來的。他沒有自己的東西。

只要去想像一下,有個人住在豪華的宮殿裡,裡頭有任何想像得到的奢華富裕。然後有一天你突然讓他知道這個宮殿並不是他的,這些奢華也不是他的,這些是屬於另外一個人的,那個人就要回來了,而你將會被丟出門外。他會發瘋的。

因此在深層治療中,你會面臨到這樣的狀況,這個人必須去面對它,允許發瘋的情況發生,讓他發瘋吧。在治療中允許這個人失去理智。一旦他失去了理智,他就能丟掉恐懼,這時候他便知道什麼是失去理智了。人們總會對未知的事物感到恐懼。讓他失去理智,他很快他就冷靜下來,因為他的恐懼其實沒有什麼根基,恐懼是從社會投射出來的。

父母親說如果你不聽我們的話,如果你違抗,你就會受到責罰。在塔木德經(Talmud)裡的猶太神說,「我是一個很會妒嫉的神,非常容易生氣的神。記住我不是什麼好人,我不是你的大叔。」所有的宗教都在做同樣的事。

所以只要走離了既定的道路,這些民眾就會宣判你失去理智了。因此每個人都依賴著群體,去附著在某個宗教、教會、黨派、國家、種族上。他害怕成為單獨的,而你要做的就是引領他進入他的內在。所有的群眾,所有的連結都消失不見了,只有他獨自留下來,在那裡他再也不能依賴其他人。

他沒有自己的智慧,那就是問題所在。除非他開始成長自己的智慧,否則他永遠害怕失去理智。不僅如此,他所處的社會也會讓他隨時失去理智。如果社會想讓他失去理智,如果這是他們想要的,他們會讓他失去理智。

這種事在蘇聯幾乎天天發生。我拿蘇聯當例子是因為他們的作法是更科學化、更有技巧,世界各地都發生過這樣的事,但是其它地方所使用的方法較為粗糙。舉例來說,在印度如果一個人的行為表現不被認同,他會被趨逐出去。他無法得到城裡任何人的支持。其他人甚至不能和他講話。他的家人會當著他的面把門關起來,不讓他進去。這個人必定會發瘋的。是你們讓他發瘋的。

但是在蘇聯他們的方法更有技巧,他們曾經對付過諾貝爾獎的得主,這些人具有極高的智能,但這些人的智能都要接受控管,都要服從國家的控管。只要有一丁點不服從…因為他們獲得了諾貝爾獎,蘇聯政府並不想讓他們得這個獎,因為這個獎項是來自於資本主義世界,蘇聯政府認為這是一種行賄動作,這是收買人們的方法,那些諾貝爾獎得主熟知科技上頂尖的機密。蘇聯政府並不想讓這些機密公諸於世,他們不要讓其他科學家知道這些機密,因此蘇聯政府禁止他們接受諾貝爾獎。但是如果這個人堅持己見的話,下場就是被送進醫院。

他會不停地辯解,「我完全沒有病痛;為什麼我要進醫院?」他們會說,「醫生認為你即將發病了,有早期的症狀了,只是你還不知道而已。」他們在他身上注射藥物,他根本不知情,然後十五天內他就瘋了,讓他瘋掉的是這些化學藥物。當他完全瘋了,他們就向法院提出這個人患了精神病的證據,宣判他應該退出他的工作,應該被送往精神病院。自此之後不會有人知道這些人的遭遇。

這是一種科學化的做法,但是每個社會都在做這種事,恐懼已經深入無意識的底層。治療的工作就是讓這個人免於恐懼。如果他能夠免於恐懼,他就不會受到社會的控制,不受文化的控制,不受神、地獄和所有不合理事物的控制。所有不合理事物是因為恐懼而變得重要,這些不合理事物之所以變得重要,是因為來自於人們的恐懼,這是最可怕的犯罪手法。世界上每個小孩無時無刻也同樣受到這樣的對待,父母親這樣對待小孩並沒有壞的意圖。他們認為這樣對小孩最好,他們過去曾被他們的父母制約,而現在他們將相同的制約移往小孩身上。

但是基本上來說,整體人類都瀕臨失去理智的邊緣。在深層的治療中,恐懼會突然緊抓住這個人,因為他失去所有後盾與支持;群眾遠遠地走開了;只有他獨自被留下來了。突然間出現了黑暗,出現了恐懼。他從來沒有被訓練過、被教導要成為單獨的,不曾學習過靜心。如果沒有靜心的話,治療就不會完全,因為只有靜心可以給他失去的根以及成為單獨的力量。並不需要害怕。但是制約讓你時時刻刻,每走一步都感到懼怕萬分。

人類都活在妄想症裡。人類可以住在天堂中;卻活在地獄裡。因此幫助這個人了解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需要去煩惱。這個恐懼是被創造出來的。每個小孩生下來都是無懼的,他不害怕與蛇玩耍。對於害怕、死亡或任何事,他一無所知。靜心帶這個人回到他的孩童時期。他將獲得重生。

因此幫助這個人了解為什麼會有恐懼,弄清楚這是假的,這是外面強加進來的。並不需要擔心: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可以失去理智,用不著害怕。享受第一次你失去理智而不會受到責難,而是被愛和受到尊重。這個團體尊重這個人,愛這個人,這是他需要的,他會冷靜下來。他將獲得極大的自由、極為堅強、擁有極大的力量、真誠走出恐懼。

第二種是恐懼性高潮,這也是宗教製造出來的。宗教之所以能夠存在,就是去讓人們去對抗自己的能量。性是人類的整個能量、生命能量,宗教上的先知們、解救者、神訊息的傳遞者,都在做同樣的事,只是方法不同,語言不同而已,但是他們都在做同樣的事…讓人們成為自己的敵人。

而基本的技倆就是-因為性是你最強大的能量,所以性該受到譴責,那就可以製造出罪惡來,可是這個人就出現問題了。他的自然本性(nature)是感官性的、有性慾的,但是滿是垃圾的頭腦卻反對它。他處在分裂之中。要不是他丟掉頭腦,但丟掉頭腦意指著也要丟掉社會、宗教、先知、耶穌基督和神等等所有的一切,他無法做到,除非他成為單獨個體,除非他不害怕成為單獨的。

就人們的頭腦而言,它們會害怕性,但是人們的生理和頭腦是兩個不同的運作系統。生理不接收來自頭腦的訊息,兩者之間並沒有連結。生理有自己運作的方式,生理會導引他趨向性,但是他的頭腦會站在旁邊不斷譴責他。因此即便他在做愛,也是快速匆忙。這裡頭有個心理上的原因,快速匆忙表示他正在做一件罪惡的事,他正在進行某件違反神、違背宗教的行為,他懷有罪惡感,但是不能不做它,因此唯一妥協方法就是去做但是要快。如此一來就錯失了性高潮。

這件事還有其它更深的含義。不知道性高潮的人會覺得不滿足、受挫、生氣,因為他不曾處於本性自由、完全放鬆的狀態、與存在合而為一的狀態,即便只有幾個片刻。

由於他快速匆忙,因此他錯失了性高潮的經驗。性與射精變成同一件事。就自然本性(nature)而言,這是不對的。射精只是性過程中的一個部分,你沒有性高潮也可以射精,也可以生出小孩來,生理的部分不管你是否有性高潮,只要射精、生得出小孩來就達到目的了。

性高潮是自然本性送你的極大禮物。人們的禮物被剝奪了,因為他做愛快速,同時也將女人的禮物給剝奪了,女人需要時間暖身,她整個身體都是性感帶,除非她整個身體被喜樂所振顫,否則無法經驗高潮。因為沒有足夠時間來蘊釀。

因此幾百萬年來,女人與生俱來的權利完全被否決掉。那就是為什麼她們的脾氣變得如此暴躁,容易嘮叨挑剔,總是隨時準備好與你爭吵,難以和女人溝通。你和女人一起生活好幾年了,但是你總想不起曾經有哪一次和她坐在一起,談談生命中美好的事物,不可能的。你印象中都是在爭吵、丟東西、令人不快的事,但是女人不用為這件事負責,她已經被剝奪掉所有的喜樂,因此她變得如此陰鬱。如此一來讓宗教人士有機可趁了,所有的教會和寺廟都被女人擠得滿滿的,因為她們是遭受損失的人,比男人損失還要更多。因為男人的性高潮只是局部的;身體其它部位不是性感帶。如果沒有經驗性高潮的話,也沒有什麼損失,但是女人整個身體都遭受到嚴重的損失。

但是這是宗教上的一大筆生意。除非人們心理上痛苦,他們是不會到教堂的。他們不會想聆聽各種笨蛋神學。因為他們心理痛苦,想得要某種安慰,他們想要某種希望,即便在死後也行。他們知道這一生無望了,這輩子已經完蛋了。但是宗教可以趁機向他們傳佈性是完全無用的論調,性一點意義也沒有,沒什麼重要性。你不需要浪費你的精力、損耗你的能量,這樣聽來好像言之成理,因為你從來沒有經驗過任何快樂。

因此,宗教阻止人們經驗性高潮,讓男人和女人成了奴隸。其它既得利益集團也使出同樣奴役別人的詭計。現在新式的神父就是心理分析學家,他現在也用這個方法以剝削人們。當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我感到相當驚訝,幾乎所有新一代的神父,特別是基督教的神父,都在他們的神學院裡學習心理學。心理學、心理分析變成了他們的必修課程。心理學怎麼會和聖經搭上線呢?心理分析怎麼和耶穌基督有關係呢?他們接受心理學和心理分析的訓練,很明顯的,老一輩神父失去抓住人們的魅力,神父們必須隨時代做新的調整更新,因此不只做宗教上的神父,也可以當心理分析學家、心理醫生。一般的心理醫生當然沒辦法和他競爭,因為他多了一項籌碼,就是宗教。

但是這整件事是來自於對性的譴責,就這麼簡單的技倆而已。因此當你進行團體時,發現人們害怕性高潮,幫助他們了解性高潮可以讓人的神智更加清楚,有更多的智慧,較少的脾氣,較少的暴力,有較多的愛。性高潮會給你曾被拿走的根。因此用不著擔心。有兩種恐懼的人們,會在性高潮中失去理智。如果一個人在性高潮中失去理智,那就幫助他失去理智吧。只有這樣,他才能全然去經驗它。但是性高潮可以放鬆頭腦裡的每個神經細胞、心和身體。

經驗性高潮對靜心來說極為重要,然後你就能讓他了解什麼是靜心。靜心是一種與存在的性高潮經驗。如果性高潮對人們是如此美好、這麼有所助益、這麼健康的話,靜心會讓你與整個圍繞在你周圍的世界圍合而為一,從小草到好幾百光年外最巨大的星球。

這個…一旦他體驗過了…問題總在經驗第一次。如果他知道了,瘋狂就不再是瘋狂,而是某種喜悅的爆發,那會讓他冷靜下來,他會更健康,更加統合,更有智慧,對性高潮的恐懼就會消失。他也可以斷絕那些曾投入過的宗教、心理分析和各種胡說八道的事情。接下來就是你所說的第三種恐懼,首先要成為單獨的,許多對死亡的恐懼可以在第一種不懼怕成為單獨之後被摧毀掉,其餘對死亡的恐懼也馬上被性高潮的經驗所消滅掉,因為在性高潮中,這個人會消失不見,不再有自我,這是一種經驗的過程,但是經驗者不在了。

剛開始這兩個步驟很容易就可以幫助他解決第三個恐懼。隨著每個步驟,你必須持續不斷加深他的靜心。沒有靜心的治療都不會有太大的幫助。沒有靜心的治療只是在恐懼表面上工作,碰碰這裡碰碰那裡,很快地這個人又會故態復萌。如果沒有靜心,就無法發生真正的蛻變,從靜心的角度看,這些狀況都是很美的。

因此一開始讓他成為單獨的。第二個步讓他擁有勇氣,告訴他丟掉所有思想,只要瘋狂地進入性高潮。不用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在這裡照顧你。有了這兩個步驟,第三步驟就非常容易了。這就是最容易的部分。死亡看似是人類最大的恐懼,但事實卻不是這樣。你不知道死亡;你怎麼會害怕它呢?你總是看著其他人死去,你還沒有看過自己死去,誰知道呢?你也許會是個例外,因為沒有證據顯示你會死去。那些已經死去的人只是證明了他們是會死的。

我上大學時,向教授學習邏輯,全世界每間大學的每本邏輯課本都會教導亞里斯多德的演繹推理。人是會死的,蘇格拉底是個人,因此蘇格拉底也會死。當我第一次學到這個演繹論,我站起來說,「等一等,我也許是個例外。直到現在為止,我都是個例外,明天也可能發生例外吧?我同意演繹論是對的,因為蘇格拉底已經死了,但是我呢?你呢?其他還活著的人呢?他們還沒有死呢?」

人們在令人作嘔、悲慘、苦難、各種病痛、老年之中經歷死亡,這讓你產生恐懼死亡的感覺。因為沒有人知道成道者的死亡是多麼的美麗,他死亡的時候是多麼喜樂。他死亡的片刻會出現極大的光明、寧靜,就好像喜悅從他每個毛孔散佈出來。那些在他身旁的人,那些有幸在他身旁的人只會覺得驚訝,死亡居然比生命更加的光輝耀眼。

但是這樣的死亡只發生在全然生活、沒有恐懼的人們身上,他們享受高度的快樂,他們不會被那些白癡說的話所困擾,這群人什麼也不知道,但他們仍然說個不停。

恐懼死亡是這三種恐懼最簡單的。你必須先解決頭兩個,然後告訴這個人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結束。如果你深入靜心,深入內在最核心的部分,你會突然發現永恆的生命之流。身體…會有許多肉身。你的存在本質會以許多不同的型態顯現,但是你還是一樣。這不是一種信仰,這必須靠他們去經驗才行。

因此記住一件事:你的治療團體不應該是一般的治療,一般的治療只是某種塗白粉刷,讓這個人覺得他學到什麼了,經驗什麼東西了,在一、兩個星期之後,他又回到原來那樣。沒有人曾經做過完整的心理分析,世界上有成上千上萬個心理分析師正在分析病患的心理,但是他們沒辦法完成一個案例的分析,簡單來說是因為他們的分析工作與靜心是兩碼子事。沒有靜心,你可以繼續粉刷表面,但是內在還是保持原樣。

我的治療師必須讓病患知道靜心是治療中最為重要的部分,其餘的事也都應該以靜心為中心來運作。然後我們就可以展現治療的真正價值。治療的真正價值不只為了生病的、心理失衡的病患或是感到恐懼、嫉妒、暴力的人們,不只為了他們的需要而已,這還不夠,這些都只是消極性的治療。

我們的治療師應該讓這個人擁有他的個體單獨性,還給他孩提的時光和天真。我們還給他整合與統一,因此他就不再害怕死亡了。一旦對死亡的恐懼消失了,所有其它的恐懼就會變得微弱,很容易就消失不見了。

我們必須教導人們如何全然地、完全地生活,反對各種宗教的教導。他們教導放棄生命,我教導慶祝生命。


Osho: The Last Testament, Vol. 2, Chapter 16 (Available on audiotape only)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