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我的目的是如此地獨特...

我的目的是如此地獨特...

<< Back

「不只是在這裡,在任何地方,
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當人們傾聽錄音帶或錄影帶時,
他們會經驗到同樣的寧靜。

我的目的是如此的奇特,我使用話語只是為了創造出寧靜的間隙。我所說的話語不是重點,所以我可以說任何彼此矛盾的話,任何荒謬、毫不相干的話語,因為我的目的只是為了創造寧靜的間隙。內容是次要的,在字與字之間的寧靜才是真正的重點。

說話只是我的一種方法,讓你對靜心能夠有絲毫的瞥見。而一旦你知道那對你而言是可能的,你就已經旅行回到你的內在深處了。這世界上大多數的人認為讓頭腦寧靜下來是不可能的事,因為他們從來不認為那是可能的,所以他們不曾嘗試。

我說話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讓人們能夠體驗到靜心的滋味,所以我可以不斷地、永恆地說下去,我說了些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給了你些許機會經驗到寧靜,而那是你在一開始時有困難獨自經驗到的。

我沒有辦法勉強你寧靜下來,但我可以創造出一個方法讓你很自然地寧靜下來。我說話時,在句子的中間,當你正期待另外一個字句出現,結果出現的卻是寧靜的間隙。因為你的頭腦正期待著要傾聽,正等著某些事情出現,不想錯過任何事情,很自然地它開始寧靜下來,可憐的頭腦能做什麼呢?如果你知道在什麼時候我會有空隙,如果我告訴你什麼片刻我會是安靜的,那麼你的頭腦還有辦法思考,你無法安靜下來,你會知道這個片刻會有空隙出現,所以我可以和自己閒聊一下。但因為空隙來的那麼突然...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某些時刻停頓一下。

任何類似這樣的況狀,世界上任何一個演說者都會被譴責,因為當一個演說者一再的停頓時,那表示他沒有做好事前準備,沒有做好的他的家庭作業,那表示他的記憶力不可靠,所以他有時候找不出適當的字句。但因為這不是演講,我也不在乎會譴責我的那些人,我所關心的是你。而不只是在這裡,在任何地方,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當人們傾聽錄音帶或錄影帶時,他們會經驗到同樣的寧靜。

我的成功不在於說服你,我的成功在於給你一個真正的體驗,讓你對靜心變得有自信,不再認為靜心是什麼離奇虛幻的事情,無念(no -mind)是哲學的概念,而是一種真實,是你是有能力經驗到的真實,並且不需要什麼特別的資格。你是個罪人還是聖人,那一點不重要,如果一個罪人能夠變得寧靜,他能夠經驗到的意識狀態與聖人無異。


奧修:邀請The Invitation #14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