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毫不費力的寧靜...

毫不費力的寧靜...

<< Back

一隻獅子在森林裡舉行民意測驗,決定誰是森林裡所有野生動物裡最偉大的動物。當他看到河馬時,獅子問說:「誰是這個森林裡的國王?」河馬說:「是你!」接下來,他碰到了長頸鹿,獅子問說:「誰是這個森林裡的國王?」長頸鹿說:「是你!」再來,他碰到了大象,他在大象的膝蓋上重重的敲了一記,然後他問大象:「誰是這個森林裡的國王?」大象用他的象鼻把獅子捲了起來甩到樹上,當獅子從樹上滑下來時,碰了一鼻子灰的獅子說:「就算你不知道正確答案,也不必發這麼大的脾氣嘛。」

很不幸地,我知道正確的答案, 我不會對你生氣,但我絕對會告訴你,你哪裡對了,那裡又錯了。

首先,坐在這裡聽我說話只是為了在你的內在創造出越來越多的靜心。我說話不是為了教導你什麼,我說話是為了創造。我不是在演講,說話只是一種方法,讓你變得寧靜,因為如果有人要你毫不費力的寧靜下來,你會發現那是非常困難的事。

那就是禪師一直告訴他們的徒弟的話:「寧靜下來,但不要做任何的努力。」結果,你把這些人放進這麼一個困難的處境:不做任何努力地寧靜下來...如果他做任何努力,他就錯了-而又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毫不費力的寧靜下來。如果有可能毫不費力的就寧靜下來,那就不需要任何師父,也不需要教導靜心了。人們可以毫不費力地寧靜下來。

我曾經儘可能深入禪宗的方法,從菩提達摩的時代開始,禪宗在這方面上已經工作了將近十四個世紀,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團體,把能量全然奉獻在一件事情上,那就是靜心。沒有其它任何地方曾經如此長時間持續性地進行實驗,但仍然沒有多少的禪師出現過。

沒錯,禪宗裡所出現的師父比起世界上任何派別都還多,但和曾經在這方面下過功夫的人比起來仍然算是稀少的。我曾經研究過它最主要的錯誤在哪裡,而禪宗最主要的錯誤就是:那些禪師告訴了門徒正確的事情,但卻用錯了方法。我在這裡做的事情就是讓你毫不費力地覺知到寧靜,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說話被當成是一種創造出你內在寧靜的方法。

這不是教導,不是演講,不是佈道,那就是為什麼我可以說任何話。就說話這方面而言,我是有史以來最自由的人。我可以在同一個晚上顛覆我自己所說的話上百次,因為我不是在演講,所以不需要前後一致。這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而這個世界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瞭解這個截然不同的實驗。

當我變得寧靜時,你也變得寧靜...留下來的是純粹的等待,你沒有做任何的努力,我也沒有做任何的努力,我享受說話,這對我而言不是種費力的事

我喜歡看到你寧靜,
我喜歡看見你笑,
我喜歡看見你舞蹈,
但在所有這些活動裡,靜心都是最主要的根本。


奧修:Satyam Shivam Sundram, #28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