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如何看待在靜心之中或靜心之後可能發生的的疼痛或痛苦? -

如何看待在靜心之中或靜心之後可能發生的的疼痛或痛苦? -

<< Back

如果你關心身體的健康情況,例如你知道你有背痛的問題,或是心臟的病症,做動態方式之前,先讓你的醫生檢查一下。如果做了三天之後仍有疼痛或痛苦,就建議你去看醫生。

這是奧修回答發問者在做動態靜心方法時的疼痛問題:

繼續做它!你會克服它的。原因[疼痛]是顯而易懂的。有兩個原因。第一,這是個強而有力的活動,你的身體必須去習慣它。所以三到四天內你會覺得身體疼痛。開始新的活動,都會有這樣的狀況。但是四天後,你會克服它,而你的身體會比以前更強壯。

但這不是最基本的事。最基本的事是更加深入的,現代心理學家已經發現了這件基本的事。你的身體不只有肉體而已。在你的身體、肌肉裡、整個身體架構,有許多其它的東西因為壓抑而進入到身體裡。如果你壓抑怒氣,毒素會進入你的體內。它進入肌肉,它進入了血液。如果你壓抑任何的事,就不只是在心理層面,它也在肉體層面…因為事實上你不是被分裂的。你不是身體和心靈;你是身心的,是身心合一的。你是這兩者。所以不管身體發生了什麼,會連結到你的心理,而不管在心理發生了什麼,也會連結到你的身體,身體和心理是存在實體的兩端。

當動物生氣,牠就生氣。牠沒有道德的約束,沒有教條的束縛。牠只是生氣,而怒氣就被釋放出來。當你生氣,你生氣的方式和動物相似。但是有社會、道德、禮節和成千上萬的教條。你必須將怒氣壓下來。你必須表現出你沒有生氣;你必須微笑,一個上色的微笑!你必須擠出微笑,並且將怒氣壓下來。你的身體會發生什麼事呢?身體準備好要戰鬥了,不是戰鬥就是逃走,逃離這個危險,要不是面對它,不然就是逃離它。身體準備好去做某事了,生氣只是要去做某件事情的一個準備。身體要變成暴力的、侵略性的。

如果你是暴力的和具侵略性的,那麼能量就會被釋放出來。但是你無法這麼做,你不能隨心所慾地做,所以你壓抑下來。然而準備好要戰鬥的肌肉要怎麼辦呢? 它們會成了殘廢的。能量迫使它們要戰鬥的,而你推它們回去不要成為戰鬥的。這會產生一個衝突。在你的肌肉裡,在你的血液裡,在你的身體組織中,會產生一個衝突。它們準備好去表達某件事情了,而你卻逼迫它們不能表達出來。你在壓抑它們。然後你的身體就變成殘廢的。

每種情緒都會有這樣的情況,會經年累月地日復一日地繼續著。然後你的身體到處都是損壞的。所有的神經都是損壞的。它們無法流動,它們不是液態的,它們不是活生生的。它們變得死氣沉沉的,它們變成有毒的,它們陷入了困境之中。它們不是自然的。所以當你開始靜心時,所有的毒素會被釋放出來。而不管身體那個地方是停滯污臭,它將會溶解,它會再次變成液態狀。這是巨大的工程。在四十年錯誤的生活方式之後,然後突然靜心…

整個身體處於動亂之中。你會覺得身體到處都在疼痛。但是疼痛是好的,你必須歡迎它。允許身體再次變成一個流動。它會再次變得優雅和天真;你會再次獲得生命力。但是在變得活生生之前,這死氣沉沉的部分必須被整頓好,而這會有一點點痛苦。

心理學家說我們已經在身體周圍穿上了盔甲,而這件盔甲是個問題。當你生氣,如果允許你去表現出來,你會怎麼做?當你生氣時,你會開始咬緊你的牙;你會用你的指甲、手指去做某件事,因為那是自動物世代遺留下來的習性。你想用手去表達某件事,去摧毀某件事物。如果你不用你的手指去做些事情,你的手指會變成殘廢的;它們會喪失了優雅、美感。它們不會是活生生的肢體。毒素在那裡。所以當你和某人握手,就不會有真的碰觸,沒有生命力,因為你的手是死氣沉沉的。

你的身體必須釋放許多毒素出來。你變成有毒性的,你會痛苦因為那些毒素已經停頓沉積下來。現在我再次創造一個混亂的情況。所以一個新的秩序安排會產生。必須摧毀過去的你;只有這樣才有新的再生。就你現在的狀況,是完全走錯了。你必須被摧毀掉,新的事物才會被創造出來。將會有痛苦,但是痛苦是值得的。

所以繼續做靜心,並且讓你的身體承受痛苦。讓你的身體不要抗拒;讓你的身體進入這個痛苦。這個痛苦是來自於過去,但是終將會走的。如果你做好準備,它就會走了。當它走後,那麼你會首次擁有一個身體。現在你只有一個被禁錮、拘禁…死氣沉沉。你是被束縛住的;你並沒有一個靈敏、活生生的身體。即使動物的身體也比你的更優美、更有活力。

我們在身體裡已施加許多的暴力了。所以在混亂的靜心活動,我會再次迫使你的身體成為活生生的。許多的禁錮會被打破;許多的沉積物會開始動盪;許多系統會再次變成液態的。會有疼痛,但是歡迎它。這是一種祝福,你將會克服它。繼續去做它!不用想該怎麼做。你只要繼續這個靜心。我看過許許多多的人通過同樣的過程。在幾天內,痛苦就會過去。而當痛苦過去了,身體的周圍就會有細微的喜悅。

你現在還不能感受到它,因為痛苦還在那裡。你可能知道它,可能不知道,但是痛苦在你身上的各個部位。你只是對它變得無意識,因為它一直和你在一起。不管什麼東西一直都在那裡,你對它是無意識的。透過靜心,你會變得覺知,而頭腦會說,「不要去做它;身體正疼痛不堪。」不要聽從你的頭腦。只要持續去做它。

在一定的時間內,疼痛就會被移除。而當疼痛消失時,當你的身體再度成為有接受性時,不會有阻礙物,沒有毒素存在時,在你的周圍就能感受到細微的喜悅振動。不管你做不做事情,你都會感受到細緻的喜悅震動在你的身體周圍。


奧修:The Supreme Doctrine,第五章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