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你覺得瑜珈怎麼樣?

你覺得瑜珈怎麼樣?

<< Back

瑜珈是合一的意思,合一的科學。就真實的統合而言,靜心是最至高無上的展現。靜心是瑜珈的神性。可是瑜珈已經掉入了錯誤的方向,不只是現在 -幾世紀以來,它就已經走入錯誤的方向了。

最初的錯誤當然是來自創始者Patanjali 本人。Patanjali 把瑜珈分成八個部分。他的分類是明確清楚的,非常科學,但是他沒有真正覺知到人性的愚昧。他從身體開始,那是個正確的開始。瑜珈的第一部份必定是生理的,因為人們在活在表面、在身體上,所以必須從那裡工作,唯有那樣才有可能之後在意念上工作。當一個人超越了身體、意念,然後第三,靜心,便發生了。

所以根據Patanjali 的設計,第一個部分屬於身體。但是他並沒有覺知到上百萬的人只停留在第一個階段。因此瑜珈變成了瑜珈體位的同義詞:人們做著倒立及各式各樣的體位。那些都成為瑜珈的代名詞。

那不是真正的瑜珈,那只是個開場白,序言的部分;而人們竟然愚蠢到認為這個序言是整本書的全部。Patanjali並沒有警告人們,如果他警告人們,那會好一點。人們總像Patanjali這樣相信別人的 智慧 ―事實上根本沒有智慧可言!他們信任別人,他們有著深度的信任,他們的信任就像是人們的愚蠢般的無限。Patanjal尊敬人們的智慧。因此他沒有警告人們,但是警告是絕對需要的:「不要陷在身體的部分。」

少數的人;只有非常少數的人,如果一百個人對瑜珈有興趣,只有一個人能夠跳脫出身體的糾纏。而那個人又將陷入心理的層面。如果一百個人捲入心理面,則只有一個人從那裡跳脫出來...,而只有從心理層面跳脫出來,真正的瑜珈才得以開始。

瑜珈的生理部分帶給你強大的身體力量;它使你活的真的很久,很健康。可是活那麼久要幹什麼呢?如果你是個白痴,七十年不夠,你將會白痴兩百年。那對誰都沒好處,而且會很慘。

有一個叫那迪沙的人,人類歷史上最凶惡、最惡名昭彰的人之一,他侵略印度至少108次。在印度所殺掉的人比任何人還多。而且他有自己一套折磨人的方法:他會放火燒掉整個鎮,並且用軍隊包圍這個鎮,沒有人逃離得了,而他卻享受著那一幕!

那迪沙去找一個占星家算命,因為聽說他很有名:〝你覺得怎麼樣?有什麼忠告嗎?一個人需要活得很長很長嗎?或者平均年齡七十歲就夠了?〞

這個占星家一定是個真正的智者。他說:那依人而定。如果一個像你一樣的人活久了,就不好,那是很不幸的。 一個像你一樣的人一開始就不應該被生出來,再者,如果出生了,那就應該立刻死掉。如果他真打算要活下來,那他越早死越好!

那迪沙非常的生氣。這是第一個不在乎他凶殘個性的人,這是第一個說了真話的人。那迪沙說:「我要殺了你!」占星家說:「無所謂,你可以殺了我,但是我還是要說實話。那就是,如果像你這樣的人真的要活著,應該一天睡24小時而且盡可能的喝酒。」

那迪沙是如此的震驚,而這個人卻又是如此的真實,以至於既使像那迪沙那樣的人都必須逃離他。他甚至沒勇氣去殺掉這樣子的人。他感到震撼並且之後不斷的想起這個人:「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簡直像個魔王!他看著我的眼神以及他對我說話的方式,竟是讓我如此地顫抖。從來沒想過有誰會如此的勇敢。」然而他卻尊敬這個占星家。

瑜珈可以使一個人活得很長,但是活得那麼久要做什麼呢?你不該把太多的焦點放在生理部分。是的,稍微保持身體健康是好的,但是一點點就好了,否則就像是走在巨大的迷宮一樣,迷失在枝節,錯綜複雜之中。

這第二個部份甚至比身體部分還浩大。如果你進入那個部分,將會擁有許多超自然的力量,你可以讀到別人的思想。但是重點是什麼? 你自己的垃圾已經夠多了,為什麼還要知道別人的垃圾呢?他因為他的垃圾而受折磨,而你卻在讀他的思想,還以為自己在做某件偉大的事?

最實在的,就是擺脫思想,而不是去讀那些思緒。一個人甚至必須除掉自己的思想,怎麼還去讀其他人的思想呢?再者那有什麼好看的?你站在路旁,知道走在路上的人正想著他的狗兒,那又如何?

傾讀著人們的思想,你會看到什麼?有些人正在想他的母牛,有些人正在想他的水牛,有些人正再想他的妻子,有些人正在想別人的妻子!而你正在想他們正在想的事!搞不好這個人也是個瑜珈行者,他也正在讀別人的心念。然後事情就變得非常複雜!

生理部分並不特殊,心理部分也不怎麼特別。兩者都能施展權力,但權力不是靜心的目的。權力是政治的,所有的權力都與政治有關。而權力使人腐敗,所有的權力,它絕對絕對會腐敗人性。權力就是這樣。

因此我說,所有宗教的核心、瑜珈、所有探索方法,唯一的精髓就是靜心。人應該把每一件非實相的東西放到一邊。它們可以當作跳板,但是不能再多了。你不需要在這上面下太多功夫。只需要集中於一點,就像劍一般,朝向靜心。只有如此,否則在這個小小的生命中,如此短暫的時間裡,到處充刺著權力與能量,以及這麼多圍繞著你的問題,你還期望那一支劍能夠到達目標嗎?

一但你經驗到某些靜心的東西,我不是說知道關於靜心的事,而是說嚐到它的滋味,一個巨大的釋放,巨大的放鬆會來臨。突然間,所有的緊張消失了,焦慮、不安都不見了。既使你只是要想變換一下感覺,都不可能再找到它們了。我嘗試過,但是失敗了!有時候我很努力的試著找些煩惱,但我沒辦法,那根本辦不到。我已經試過了所有我能嚐試的方法,但總是得到同一個結果,那就是:辦不到。

一但品嚐到靜心的滋味,你將不可能再待在痛苦中。頃刻間,祝福像花朵般從天上不斷的灑落下來,降臨到你的身上。


奧修: Nirvana: Now or Never



For further reading go to 奧修瑜珈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