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內在美和外在美之間有什麼關連?

內在美和外在美之間有什麼關連?

<< Back

外在美與內在美的來源不同。外在美來自於你的父母親:他們的身體創造出你的身體。但是內在美是來自於自己意識的成長,那是好幾世以來你攜帶過來的。

在你身上,這兩者結合在一起,身體上的遺傳來自於父母親,而靈性的部分是來自於你的過去世,包括你的意識、祝福、喜悅的狀態。因此外在未必能夠反應內在,內在也未必能夠反應外在,內在不見得與外在有所關連。

但是有時候也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你的內在是如此的美好,你內在的光是如此亮眼奪目,因此它開始散發到外在的身體。你外在的身體或許不美,但是內在源頭的光亮、內在永恒生命的核心源頭,甚至會讓一個平凡、不美的身散發出美麗、耀眼的光芒。

但是反過來卻不是如此。外在的美麗只是膚淺的,無法讓你的內在變美。相反的,外在的美麗常是尋求內在的阻礙,因為你如此認同外表,怎麼還會想去尋求內在的源頭?這經常發生在外表極為美麗的人們身上,他們卻有個醜陋的內在。外表的美麗成為他們掩蓋自己的方法,許多人每天都有這樣的經驗,你愛上一個女人或男人,因為你只看得見外表,而後用不著幾天,你就會發現他的內在狀況;他的內在無法與外表相提並論。相反的,他的內在是奇醜無比。

舉例來說,亞力山大大帝有一個非常美麗的身軀,但是他殺死了好幾百萬人,只為了滿足他的自我,他是世界的征服者。在他前往印度的途中,他遇見一個人,戴奧真尼斯,他裸著身體,希臘再也找不到像他這樣的人,非常獨特罕見。他有難以言喻的美,不只是外在,內在也散發出光采奪人的美,令人讚嘆不已,甚至連亞力山大都停下他的軍隊,當他靠近樹林裡的小河邊,他叫軍隊停下來,自己走到戴奧真尼斯的身旁,獨自一個人,因為他不要其他人知道這裡居然有這樣的人,這個人的美遠甚於亞力山大大帝。

那是一個清晨,戴奧真尼斯正在享受日光,他赤裸著身子在河岸邊。亞力山大不敢相信那只是個乞丐…他什麼也沒有,身上一點東西也沒有,即便佛佗也還有一個托缽的碗,但是戴奧真尼斯已經將碗丟掉了。他身上什麼也沒有,就好像他才剛出生,全身光溜溜的。

亞力山大不敢相信他看到的。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人,他知道這樣的美不只來自於外在,這是某種從內在滲透出來的美;一種微妙的散發,一種不可思議的氛圍環繞在他身上。圍繞在他身旁的是一種香氣,一種寧靜。

如果內在變美了,那是你可以掌握的,而外在將必定會照著內在改變而改變。外在並不是重點所在,某個程度上它必定會反應內在。

但是反過來卻行不通。你可以去做外科整形手術,你能夠擁有一張美麗的臉孔、美麗的眼睛、美麗的鼻子;你可以改變你的肌膚;你可以改變你的外型。但那並不會改變你的內在本質。內在的你仍舊貪婪,充滿慾求、暴力、忿怒、妒忌,有極強的權力意志。這些無法經由外科整形得以改善的。

因此你需要一種不同的手術,那就是在這裡發生的事,這就是你們正在做的事。當你愈有靜心品質、愈來愈平靜,與存在深深合一時,你便進入了宇宙的頻率,宇宙自有祂的心跳頻率,一旦你的心跳頻率與宇宙的心跳頻率同時振動,就會讓你醜陋的獸性蛻變成真誠的人性。

但是人性還不是最終極的,你可以繼續深入追尋,會有那麼一個你可以超越人性的地方,神性就進入了你的內在。一旦神性進來了,就像黑暗房間裡的一束光亮。窗戶會散射出光亮;連牆壁上的隙縫、屋頂或是門都會發散出內在的光亮。

內在有非常強大的力量,外在卻沒有什麼力量。內在是永恒的,外在則非常短暫。你能保有青春多久呢?當青春逝去之後,你便覺得自己變得老醜了,除非你的內在本質也隨著年齡成長。然後即使你在老年的時候,也會展現一種連年輕人都會妒嫉的美麗。

記住,內在的改變會造成外在的改變,但這不是必然如此,大多時候都會發生,但是有時候外表太過腐朽僵硬,內在即便散發出光亮也無法影響外在。

一直都有這樣的事情:一位非常偉大的印度神祕家,我這半年內一直與他保持聯繫。他的名字是阿什塔夫(Ashtavakra)。他寫出相當重要的文章;每個句子都能張顯多重層面的意義,但是這個人的身體狀況卻相當糟糕。

阿什塔夫-因為他長得像駱駝而有了這樣的名字。他的身體有八個隆肉,有一隻腿比較長,有一隻手臂比較短,他的背是駝的,他有八處凸起的隆肉。那是他生下來的樣子,生下來就瘸了,扭曲變形的身體。但是即便他是瘸的,身體變形難看,但是他的靈魂卻像最美的身體一樣美。

他成道了,但是他的身體太過僵直死板,無法因為內在的改變而得到改變。他的眼睛散發出某種美麗,但是整個身體實在糟透了。

這個故事是這樣的,印度迦納克國王(Janak)對哲學辯論有極大的興趣。每年他都會召開一個大辯論會,學者、哲學家、神學家或是任何想參與辯論的人都可以來參加。這是一個冠軍比賽。一個非常有名的哲學家,亞納伏卡(Yagnavalkya)那天來的時候已經遲到了,會議已經開始了。他看見一千隻美麗的母牛站在外頭。牠們的角由黃金和鑽石鑲嵌著,母牛是這次辯論冠軍的獎品。那天的天氣很熱,這些母牛正氣喘出汗著。

他告訴他的學生,「你們將這些母牛趕走。我肯定可以贏得這次比賽。為什麼要讓這些母牛站在這裡受苦?你們將母牛趕到我們的地方。」樹林裡他們有自己的地方。

甚至連迦納克國王無法阻止他,因為他知道他已經連續五年贏得了冠軍,而這次他可能又會是冠軍得主,因為這裡沒有人可以打敗他。在贏得比賽之前就先拿走獎品是不對,但是他即將贏得勝利,這也是無庸置疑的事,沒有人可以反駁這一點。於是他的學生們就趕走了這群母牛。

當亞納伏卡正在論說他的觀點時,一個沒沒無名的學者也在會場。而阿什塔夫就是這位學者的兒子。他的母親正等著他的丈夫回家。已經太晚了,食物已經涼掉了。所以她差使阿什塔夫叫他的父親回來吃飯,因為他不可能贏得比賽,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在那裡呢?他只是一個窮酸學者,而那裡多的是偉大學者。阿什塔夫於是到了那裡。至少有一千個人在那場辯論會裡,都是全國最負盛名和最具學識的學者。

當阿什塔夫進入會場後,大家看著他扭曲變形的身體,全場大笑了出來。但是阿什塔夫是一個極為整合、歸於中心的人。當他們開始大笑時,他跟著笑得更大聲。因為他的大笑而使得全部的人停止了笑。他們不敢相信他居然笑得出來。

迦納克國王問他,「我知道他們為什麼會笑,因為笑你的身體;但是我無法理解為什你也在笑。因為你的笑而讓他們停止了笑。」僅僅一個人就止住了一千人的大笑。

阿什塔夫告訴迦納克國王,「我認為這個會議是為了學者和哲學家所辦的,但是這些人都只是補鞋匠。他們了解的只是皮毛而已。他們不能看見內在,他們只能看見外在。」

接著是一陣靜默。他話裡頭有著偉大的真理。迦納克國王停止了這個會議,他說,『現在我只想問阿什塔夫問題。他已經用他的笑聲和話語擊敗你們所有的人,「你們無法看見內在,你們只能看見外在;你們全都只是補鞋匠而已。」補鞋匠只在不同動物的皮毛上工作而已。這次的會議已經結束了,還有亞納伏卡,請你歸還一千隻母牛,因為剛才你也笑了。然後當阿什塔夫笑的時候,你也停住了笑!』

這實在太不尋常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接下去國王迦納克國王花了很久的時間問阿什塔夫問題,阿什塔夫回答這些問題。每個回答本身都內含著豐富的意義與重要性。

他的身體外貌是那麼糟糕難看,因而他無法認同他的身體。有時候祝福是隱藏在某種的假扮之中。他不能走到外頭去,因為只要他在的地方,人們就會笑他,「看看這個人!你看過比他醜的人嗎?」

所以他大多時候待在屋子裡靜心,深入自己,體悟到「我是誰?可以確定的是我不是這個身體,因為我可以覺察到這個身體,我可以從內在觀察到這個身體。可以確定的是覺知必定不同於身體。」

因為他殘破的身體,他成道了。唯一的障礙就是執著於身體。但是他不去執著,身體是這麼醜陋不堪。他從來沒有照過鏡子;否則的話會嚇一大跳。

而亞納伏卡必須將一千頭母牛趕到阿什塔夫的家中。阿什塔夫年紀輕輕卻打敗了一千位資深的古籍老學究。

這是國家裡最奇怪的事之一,每位有名的神祕家所寫的書必定會有好幾百篇的評論,但是在我去評論阿什塔夫之前從來沒有人評論過他。他必定至少五千歲以上。五千年來沒有人想費心去看他寫的東西,那實在是太重要的文章。

但是他內在的醒悟,他內在的了悟卻不能影響他的外貌。但是對於深入自己內在的人,外在並不是那麼重要。他們看見阿什塔夫是如此地美,這種美不是來自於外在,而是來自於內在中心。

如果外在不是太僵硬,大部分的時候當內在改變,外在也會跟著改變。但是外在永遠不能改變內在。

你需要有一雙能夠看進去人們內在本質的眼睛,只有深入內在,你才能看到別人的內在本質。你愈是深入自己的內在,你愈能看見別人的內在本質。然後一個全新的世界就會為你打開它的門。

佛納根(Flanagan)臨終之時,馬菲(Murphy)神父到他的面前為他做最後的祈禱。「睜開你的眼睛」,神父說。「我們必須解救你永恆的靈魂。」佛納根睜開一隻眼睛,又將它閉上,他想要打個小瞌睡。他正在享受一個打盹片刻。
「別這樣!請你配合一下。」馬菲神父說。「如果你不想懺悔,至少回答我這個問題:你是否唾棄撒旦和他的所作所為?」
「這個嘛,我不知道,」佛納根說,他又睜開一隻眼睛。「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還要來煩我的人看起來是不怎麼聰明。」

內在會跑出來,你不能將它隱藏起來。現在他還忙著思考算計。當死亡來臨時,沒有必要再去打擾人家…誰知道你要去那裡?最好還是保持靜默吧。

一個失去太太的富有鰥夫和他美麗的女兒正在一艘遊輪上。突然間他的女兒從船上落水了,而盧賓(Rubin Fingelbaum),這位七十歲的老翁也隨後噗通一聲地跳下了去救她。在這兩個人雙雙被帶回遊輪上後,這個鰥夫緊緊抱住盧賓。
「你救了我女兒的命,」他哭叫著。「我是一個有錢的人,我可以給你任何東西!任何你想要的東西!」
「只要回答一個問題就好,」盧賓說。「是誰把我推下去的?」

內在必定會從外在出來。
你怎麼去隱藏它呢?

一位老黑人傳教士這幾年來經常將B.S., M.S. and Ph.D放在他名字後頭,從來沒有人問它們是什麼意思。最後有一個愛追問的女人問了這個問題。
「好的,這位姐妹,」他回答。「你知道B.S.代表什麼吧?」
「我當然知道啊,」這個女士憤憤地說。「牛大便(Bull shit)!」
「沒錯,」這個傳教士說。「M.S.的就是更多的牛大便(More shit),Ph.D.的意思就是將牛大便堆的又高又深(piled high and deep)。」

那就是大部分人的內在:牛大便,B.S.;M.S.,更多的牛大便;而Ph.D.,就是將牛大便堆的又高又深。

沒有任何整形外科可以改變得了,但是你能靠自己改變它,只能靠你自己。除了你,沒有人可以改變你內在的本質,你是內在世界的主人。當內在的世界變得寧靜,你的眼睛自然就變得深遂,像海洋一樣深。當你內在變得晴空無雲時,你的臉孔也會變成晴空無雲,像空闊的天空。當你內在發現了生命的源頭、生命的火焰時,火焰就開始從你身上每個毛孔散發出光輝。

事情就是這樣子發生的。阿什塔夫是個例外,例外就是不尋常理,例外只能證實常理的存在。但是反之絕非亦然,我不認為倒過來的情況會發生。

我們都極力讓外在看起來美麗:使用各種的化妝品,用各種的方法來讓你外在變美。

我曾聽過這樣一件事…
有一個人正在抓蚊子。兩、三個小時的努力之後,他抓到了四隻蚊子。他告訴他的太太,「我抓到四隻蚊子了:兩隻公的,兩隻母的。」
他太太說,「天啊,你怎麼知道那一隻是公的,那一隻是母的?」
他說,「這太簡單了!有兩隻花了兩個小時坐在鏡子前,另外兩隻花了兩個小時在看報紙!」

我們是如此執著我們本質之外的事物,以致於忘記了外圍本身並不存在。只有內在的中心存在。向內找尋才是唯一宗教上的找尋-不是去尋找神,不是去找天堂,不是為了將來能得善報而去做好事,不是為了逃開地獄和懲罰。

只有一種真誠的宗教找尋,就是去知道你內在最深處的本質。

這是整個宇宙世界的本質。經由你內在最深處的神聖殿堂,你就能進入真正的神聖殿堂。其它的神殿都是假的,都是人造出來的;神殿裡所有的神祇也都是假的,祂們都是人建造出來的。

只有一件事不是人造出來的,那就是你內在深處的莊嚴,你內在深處的優雅。優雅會開始往外流動。優雅不只在內在蛻變,也會讓你的外在展現一種新的外貌:天真、平靜、深度、平和、愛,這些都會在你身邊綻放出的花朵。然後你的外貌就會變得極為美麗,像音樂一樣,像一曲愉悅的舞蹈。然而,你應該從內在開始。


Osho: Sat Chit Anand,, Chapter 27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