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認同」是什麼意思?

「認同」是什麼意思?

<< Back

我要說的就只有這句話,觀照就是對的;不觀照就是錯的。 將它精簡成一句話:就是觀照。

這關你什麼事?如果貪婪經過了,就讓它經過吧;如果憤怒經過,就讓它經過吧。你是什麼人要去干涉呢?為什麼你這麼認同你的頭腦呢?為什麼你會想著,「我是貪婪的…我是憤怒的?」只是一個憤怒的思想經過,讓它過去吧;你只要觀照就可以了。

有一個老故事…一個人從城外回來,發現他的房子著火了。這是城裡最漂亮的房子之一,這個人相當喜愛這棟房子。許多人曾想用雙倍的價錢買下這棟房子,但是他從來沒有同意過,而現在好了,這棟房子就在他眼前燒了起來。好幾千人聚集在房子外頭,但都束手無策。

火勢延伸快速,即便是想進去搬東西出來,物品也必定毀損了。因此他憂傷不已。他的兒子跑了過來,在耳邊輕聲告訴他:「不用擔心啦。我昨天就將它賣掉了,而且賣了很好的價錢,是三倍價錢…對方提出這麼好的價錢,我還來不及告訴你。原諒我。」

這個父親說,「如果你是用原價的三倍賣了房子,那好。」隨即這個父親也成了旁邊看熱鬧的旁觀者。在這之前他不是一個旁觀者,他認為這棟房子是他的。同樣的房子,同樣的火勢,所有的東西都是一樣的,但是現在他用不著擔心了。他就像其他人一樣看著熱鬧。

沒多久第二個兒子跑過來,對這個父親說,「怎麼回事,房子著火了,你怎麼笑得出來?」
這個父親說,「你還不知道吧,你哥哥已經賣了這間房子了。」
他說,「他說過要賣這間房子,但是事情還沒談清楚,那個人現在不買了。」又一次事情全變了。被擦掉的眼淚又回到這個父親的眼眶裡,他笑不出來了,他的心跳得很快。觀照者不見了。他又再度認同這棟房子是他的。

又沒多久第三個兒子來了,他說,『那個人是一個守信的人。我才剛從他那裡過來。他說,「不管這棟房子有沒有被火燒掉,它都是我的。當初我承諾多少要付你們多少錢,我就會付給你們。我們事先都不會知道這棟房子會發生火災。」』這個父親再次變成一個觀照者。對房子的認同不見了。事實上什麼也沒有改變;只是「我是房子的屋主,我認為這是我的房子」這個想法讓整件事變得不同。下一個片刻他會認為,「我不認同了。有人買了這棟房子,它和我沒有關係了;房子燒了也不關我的事。」

觀照頭腦是如此簡單的方法,你不需要做些什麼…大部分的思想都不是你的,它們是來自於你的父母親、師長、朋友、書本、電影、電視、報紙。只要算算看到底有幾個思想是來自於你自己,你會很驚訝居然沒有一個思想是你的。所有的思想都是從其它地方來的,全都是借來的,要不是其他人將這些垃圾倒在你身上,不然就是你笨得將垃圾往自己身上倒,但是沒有一樣是你的。

頭腦就像一部電腦在那裡運作著;說得更明白一點,它就是一部生物電腦。你不會認為你是一部電腦吧。如果電腦發熱,你不會跟著發熱。如果電腦生氣了,開始罵出髒話,你不會擔心吧。你會知道它是那裡不對勁,某個地方發生了錯誤。但是你不會受它影響。

只要這麼小的技巧…它連方法都談不上,因為稱它為方法是過多了;我稱它為一個小技巧。只要這樣去做,將來有一天你就做得到了。你會失敗好幾次;但用不著擔心…不會失去什麼,失敗是很自然的。只要去觀照,總有一天你就做得到。

當觀照發生了,即便你只在某一個片刻裡成為觀照者,你就知道變成觀照者的方法,成為遠遠的山頂上的觀照者。整個頭腦都在底下黑暗的山谷裡,它們對你不會有任何影響。關於頭腦最奇怪的事情就是如果你成為一個觀照者,它就開始消失不見。就像光亮趨逐了黑暗,觀照也會趨走頭腦、它的思想,以及它整個附帶出來的東西。

所以靜心就只是去觀照、覺知。那就會有所發現,並不能創造些什麼。它什麼也不能創造;只是發現了那裡是什麼。

什麼在那裡呢?你進入之後,你會找到無窮無盡的空性,那是難以想像的美好,如此地寧靜、充滿著光亮,充滿著香氣,你就進入「神的王國」。我會說你就進入了神性。

當你身處於這樣一個空間裡,你會完全變成另一個人,一個全新的人。這時候你就有了你的本來面目,所有的面具都消失不見了。你還是生活在同一個世界裡,但是以不同的方式生活。你還是和相同的一群人生活著,但是態度不一樣了,方式不一樣了。你就像水塘裡的一朵荷花:生長在水裡,卻出污泥而不染。


Osho: From Unconsciousness to Consciousness, Chapter 20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