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什麼是味帕沙那?

什麼是味帕沙那?

<< Back

味帕帕沙那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小孩子也能做。事實上,最小的小孩都可能做得比你好,因為他的頭腦還沒有被垃圾塞滿;他仍然是乾淨和天真的。

味帕沙那的方式有三種,你可以選擇最適合你的方式。第一種方式是去覺知你的行為、你的身體、你的頭腦、你的心。走路的時候,要覺知地走。移動你的手時,你要有覺知地移動,完全知道你正在移動這隻手。你會像機械人一樣不帶覺知就移動你的手。在早上散步,你會沒有覺察到你的雙腳。要察覺你的身體移動。當吃東西的時候,要察覺吃東西時的動作。洗澡的時候,要察覺到沖到你身上冰冷的水溫,察覺到水灑落到你身上,和洗澡時的快活…,只要去察覺。不要再無意識地去做這些事。

同樣也去觀照你的頭腦:不管什麼樣的思想經過你的頭腦,只要成為一個觀照者。不管什麼情緒經過你的心,只要保持是一個旁觀者-不要涉入,不要去認同,不要評斷這是好的,那是不好的;評斷並不是靜心。你的靜心必須是沒有選擇的覺知。

在一天之中你甚至就能觀照到極為細微的情緒:像是悲傷如何在你心頭駐足,就像黑夜一樣緩慢地、慢慢地降臨到世界上,一件小事如何讓你雀躍萬分。

只要成為一個觀照。不要去想,「我是悲傷的。」只要知道就可以,「悲傷正在環繞著我,喜悅在我身旁。我正面對著某個特定的情感或是情緒。」但是你總站在遠遠的地方:一個山頂上的觀照者,其餘的都在山谷底下。這是味帕沙那的其中一個方式。

我覺得這個方法對女人來說是最容易的,因為女人比男人更能覺察到她的身體。這是她的本性特質。她更能覺察到她看起來如何的,她更能覺察到她是怎麼移動身體的,她更能覺察到她的坐姿;她總能覺察到要變得優雅。這不只是一種制約;這也是某種天性和身體敏感度。

有過兩、三個小孩的母親們一定有這樣的經驗,當她們在肚子裡懷著男胎或是女胎時,一段時間後她就會開始有這樣的感覺。男孩開始玩足球;他開始在這裡踢踢,那裡踢踢,他讓自己覺得-他告訴大家他就在這裡。女孩會保持安靜和放鬆;她不玩足球,她不去踢足球,她也不會告訴大家她在那裡。她儘可能保持安靜,儘可能保持放鬆。所以這不是制約的問題,因為即便在子宮裡,你也可以分辨出男胎和女胎之間的不同。男孩是動來動去的;他無法坐在一個位置上不動。他總是到處亂跑。什麼事他都想做,什麼事他都想知道。女孩的行為表現則是完全不同…

第二種方式是呼吸,去覺察呼吸。當吸氣進來,你的腹部就開始隆起,當呼氣出去,你的腹部就變平坦。因此第二個方法就是去覺察你的腹部,它的隆起與下降。要很覺察腹部的隆起與下降…腹部相當靠近生命的源頭,因為小孩與母親的生命連結就是經由臍帶。臍帶後頭就是生命的源頭。當腹部隆起時,事實上也就是生命的能量,隨著每次的呼吸,生命之泉就會上升和下降。這個方法並不困難,也許是較為容易的方式,因為這是一種單一的技巧。

在開始的時候,你必須去覺察身體,你必須去覺察頭腦,你必須覺察到你的情緒、感覺。所以它有三個步驟。第二種方法只有單一的技巧:只在腹部,觀看它的上升與下降。會有相同的結果。當你愈來愈覺察到腹部,頭腦也就變得寧靜,心就會變得寧靜,情緒就會不見。

第三種方法是當呼吸從你的鼻孔進來,去覺察呼吸的進出。感覺呼吸的另一端,也就是腹部。呼吸進來會有一種低溫的冷氣。然後呼出去…吸進,呼出…

這個方法很有可能對男人來說比女人還要容易。女人比較能覺察到腹部。大多數的男人不會呼吸到腹部這麼深的地方。他們的胸部升起和下降,因為世界上流行運動員的體型。這的確讓身體的體型比較美麗,如果你的胸部隆起,那麼幾乎不會有腹部了。男人選擇只呼吸到胸部,因此胸部變得愈來愈大,而腹部就緊縮了。從外表看起來更像運動員。世界上除了日本以外,所有的運動員和教練都著重於呼吸到肺部,擴張你的胸部,然後縮小腹。最理想的身材就是獅子,牠的胸部很大,腹部很小。所以要像獅子一樣;就變成了運動員身材的訓練標準,人們就拼命運動健身。

日本是唯一例外的情況,他們並不在意胸部要寬大,腹部要縮進去。只需要某種訓練就可以將腹部縮小;這並不是自然的。日本採用的是自然的方式;因此當你們看到日本的佛像時會驚訝萬分。這可以立即區分出印度與日本佛像之間的不同。印度的佛佗雕像就好像運動員般身材:腹部非常小,胸部非常寬大。但是日本的佛像完全不同;胸部幾乎不怎麼動,因為是從腹部呼吸的,所以腹部比較大。看起來並不怎麼好看,因為與世界上流行的完美體態不同,這是過時的。但是從腹部呼吸是較為自然、更加放鬆的方式。

當你晚上睡覺時,你不是從胸部呼吸,你是從腹部呼吸。那就是為什麼在夜晚會有一個較為放鬆的經驗。睡醒之後,早上你會感覺到相當新鮮、年輕,因為整個晚上你都是自然地呼吸…你是用日本的方法!

有兩個重點:如果你害怕注意隆起和下降的腹部呼吸會破壞你健美的體格時…男人比較在意要有運動員的體型。那麼他們比較容易去觀照鼻孔呼吸的進出。觀照,當呼吸進來和出去,就是去觀照。

這裡有三種方式。每個人都能做。如果你想要同時做兩種方式,你可以兩種一起做;那麼效果會更顯著。如果你想要三種一起做,你可以一次做三種方式。那麼過程會加快。但是這都由你來是定,看看那一種較為容易。

記住:容易就是對的。

當靜心讓你沉靜下來,頭腦就變寧靜了,自我就會消失。你在這裡,但是不會感覺到「我」。那麼門就開啟了。就像等待一個衷心的渴望,心中等待一個偉大片刻的來臨,每個人生命中最偉大的片刻,就是成道。

它會來的…它肯定會來。它從來不會延遲半個片刻。當你在正確的頻率中時,就會突然在內在爆發開來,蛻變你。過去的你死去了,而新的人正來到。

座牛大酋長已經便祕好幾個月了。他叫最喜愛的妻子到巫醫那裡請他幫忙。這個巫醫給他的妻子三粒藥丸,告訴她拿回去給大酋長,然後明天早上再來向他報告情況。 隔天早上妻子到巫醫這裡報告情況,「大酋長沒有大便。」所以這個巫醫告訴她要用雙倍的藥丸。

又隔了一天,她回到巫醫這裡報告,「大酋長還是沒有大便。」因此他告訴她再用雙倍的藥丸。

還是一樣,隔天她告訴巫醫相同的消息。這已經持續一個禮拜了,最後這個巫醫告訴她給座牛大酋長整盒子的藥丸。

隔天早上,她滿臉愁容地到巫醫這裡。「怎麼了,我的孩子?」巫醫問。這個小妻子眼眶盈著淚水說,「很大一坨大便,但是酋長沒了!」

有一天會發生在你身上,那是一個偉大的片刻。那就是我稱為的正確時刻。


Osho: The New Dawn , Chapter 16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