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bout Meditation? 靜心會幫助我變得更快樂嗎?

靜心會幫助我變得更快樂嗎?

<< Back

許多人來到我這裡,說他們不快樂,要我給他們一些靜心做。我說:首先,最基本的你要了解你為什麼不快樂。如果不移開那些導致你不快樂的基本原因,我是可以給你一個靜心但是那對你幫助不多―因為那基本原因還在那裡。

這個人或許曾經是個很棒,很美的舞者,而現在他卻坐在堆積著公文檔案的辦公室裡。根本沒有舞蹈的可能性。這個人或許曾經享受過星光下的舞蹈,但是他現在只會繼續累積銀行存款。然後說他不快樂:給我一些靜心做.... ,我可以給他! ― 但靜心能為他做什麼呢?又該做什麼呢?他終究還是維持原來的樣子:累積金錢,在市場上競爭。靜心或許只會在這個方向所幫助:或許使他稍微放鬆下來,讓他甚至把這無意義的事做得更好一點。

那就是超覺靜坐正在西方對人們所做的― 那就是超覺靜坐所訴求的,因為 Maharishi Mahesh 瑜珈行者不斷的說:「它將會讓你在工作上更有效率,它會使你更成功,如果你是個推銷員,你將會變成一個更成功的推銷員。它將為你帶來效率。」而大部分的美國人都瘋狂於效率。他們可以為了效率放棄每一件事。因此,很受歡迎。

是的,超覺靜坐可以幫助你。它可以讓你稍微放鬆― 它是一種鎮定劑。藉著不斷的唸誦咒語,重複某一個固定的字,它會改變你頭腦的化學反應。它是一種鎮定劑, 一種聲音鎮定劑。它幫助你減緩你的壓力,讓你明天可以在市場上更有效率,更有競爭力―但它不可能改變你。那不是蛻變。

你可以複誦一個咒語,你可以做某種既定的靜心,它可以這裡幫助你一點,那裡幫助你一點,但是你還是保持你原來的樣子。.

因此,我的訴求只針對那些真正有膽識的,不怕死的人,那些已經準備好要完全改變他們生命方式的人,那些已經準備好拿每一件東西當賭注的人― 事實上你沒有什麼可以賭的:只有你的不快樂,你的痛苦。而人們甚至抓著這些不放。

還有什麼其他的東西你可以賭的?不就是痛苦而已。 你唯一有的樂趣就是談論那些不幸。看看那些正在談論他們的不幸的人:他們變得有多快樂! 他們為此而付出代價:他們到心理分析師那裡談論他們的痛苦― 把錢花在痛苦上!有人這麼專心傾聽;他們是非常的開心。人們一再一再一再的不斷的述說他們的痛苦。他們甚至誇大它,加油添醋,讓痛苦看起來更大。他們把不幸描述得比實際情形還慘。為什麼? 你沒有甚麼可以賭的。但是人們依戀著已知的,熟悉的。而痛苦是所有他們已知的。― 那就是他們的生命。沒什麼可以失去的,但人們卻是如此害怕失去任何東西。

對我而言,快樂首先來到,歡樂首先來到。一個慶祝的態度首先來到。一個主張生命的思想首先來到。享受!如果你無法享受你的工作,改變它。不要等待,因為你所一直期待的只是個決不可能發生的事。 果陀從不曾來過。你只是在那裡等,然後浪費生命。為了誰,為什麼你一直等待?如果你看到那個點, 那個處在一個既定的生命模式裡受苦,所有老舊傳統會說:是你的錯。我會這麼說:是模式錯了。試著去了解這兩個重點的差異。

你並沒錯!只是你的模式,你所學習的生活方式錯了。 你所學來的,而你自己也以為那是你的,那些權利慾望的動機都不是你的,他們無法實現你的命運。他們違反你的意願,他們違反你的本性....

記住:沒有任何其他的人可以決定你的命運。所有他們的戒律、他們的命令,所有他們的道德規範,只會殺了你。你必須要為你自己做決定,掌握你自己的生命。否則,生命繼續敲著你的門而你卻從來不在;你總是在別的地方。

如果你將成為一個舞者,生命便從那個門而入,因為生命認為你現在必定是個舞者。它在那裡敲門,但是你卻不那裡,你在銀行上班。生命如何知道你會變成銀行家? 神以祂要你成為的方式來到你身上;它只知道那個地址,但是你從來沒有被找到,你總是在別的其他的地方,躲在某人的面具之後,某人的外表裡,或某個名字底下。

神要找你只有一種方式,只有一種方式祂可以找到你,那就是你內在的成熟: 祂原本要你成為的樣子。除非你找到你自己的天真自然,除非你找到你自己的本性,否則你不會快樂,你無法靜心。

為什麼人們會有這種想法– 靜心帶來快樂– ?事實上,不論在哪裡他們找到一個快樂的人,總是發現這個人有著靜心的念頭。靜心與快樂是聯在一起的。任何時候他們發現這美的靜心的氛圍圍繞在一個人的周圍的同時,他們總發現他是非常的快樂― 帶著狂喜,光輝的震動。靜心和快樂變成是一起的。所以他們想:當你靜心時快樂便來到。

換個方式說:當你快樂時靜心便來臨。但是要快樂不容易,學習靜心比較容易。成為快樂意味著你生命的一個徹底的改變,一個巨大的改變。一個突然的改變,一個突然的轟然撞擊... 一個中斷。

那就是我所謂的門徒: 一個跟過去的截斷。一個突然的轟然撞擊,然後你消世於過往,並且從新開始,再度重生。你重新開始你的生命,你會做那些被父母、社會、政府所強迫你的行為模式以外的事;你會去做,一定會去做那些不被別人惑亂或分裂 的事。而你一直都被迷惑著。你必須要丟掉所有那些強加在你身上的模式,並且去尋找你內在的火焰。


奧修: A Sudden Clash of Thunder, #7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