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靜心者的飲食

靜心者的飲食

人類是唯一無法預測其飲食的動物。其他動物的飲食都是確定的。牠們的基本肉體需要與本性決定了牠們該吃什麼、不該吃什麼;該吃多少、不該吃多少;該在何時吃、該在何時停止。但是人類是完全無法預測的,人類是完全不確定的。既不是他的本性告訴他該吃什麼,也不是他的覺知告訴他該吃多少,也不是他的體會決定他該何時停止。

因為人類的這些特質都是不確定的,所以人類的生命已經進入了非常不確定的方向。但是如果人類還有一點點體會的話––如果人類開始靠著僅有的一點點聰明、僅有的一點點體貼,睜開一點點眼睛的話,那麼要改為正確的飲食就一點也不困難了。那是非常容易的,沒有比這更容易的事情了。要了解正確的飲食,我們可以再將它分為兩個部份

第一件事:人類該吃什麼、不該吃什麼?

人類的身體由化學元素構成。整個身體的過程是非常化學的。如果酒精被注入一個人身上,那麼他的身體就會被化學所影響––身體會醉、會變得無意識。不管這個人多健康、多平靜,酒醉的化學作用都會影響他的身體。不管人有多神聖,如果你給他毒藥他就會死。

任何會使人類進入無意識、興奮、極端、干擾的食物,都是有害的。而最深的、最終的傷害,會在這些東西到達肚臍的時候發生。

也許你不知道在全世界的自然療法中,泥漿包、素食、清淡的食物、浸水的布條、泡澡,都是用來治療身體的。但是自然療法還沒有了解到,這些東西的效果並不是因為它們的特殊性質,而是因為它們影響了肚臍中心。然後肚臍中心才影響身體的其他部份。這些東西––泥漿、水、泡澡––影響了肚臍中心蟄伏的能量,當這種能量昇起時,在人的生命中健康就開始昇起了。

但是自然療法還沒有察覺到這一點。自然療法認為這些有益的效果也許是來自於放在肚子上的這些東西!它們是有益的,但是真正的益處來自於喚醒肚臍中心蟄伏的能量。

如果肚臍中心被錯誤的對待,如果我們使用錯誤的食物,那麼肚臍中心會漸漸變得蟄伏,它的能量會變弱。慢慢的,這個中心會開始沉睡。最後它幾乎是睡著了。然後我們就不會將它視為中心而注意到它。

然後我們就只注意兩個中心:一個是思緒持續流動的大腦,另一個則是情緒流動的、一點點的心。比心更深入的地方我們並沒有接觸到。所以,食物越清淡,它就對身體製造越少的負擔,你的內在旅程就會有更多的價值與意義。

對於正確的飲食,第一件事就是要記住食物不應該創造出興奮、不應該使人沉醉、不應該是沉重的。在正確的吃東西之後,你不應該感到沉重或昏沉。但是我們在用完餐之後也許都會感到沉重與昏沉––那麼我們就應該了解我們的飲食不正確。

有人會因為沒有得到足夠的食物而生病,有人會因為吃了太多食物而生病。有人會死於飢餓,而有人會死於飲食過量。因飲食過量而死的人數總是比飢餓而死的人數更多。很少人會死於飢餓。即使一個人想要保持飢餓,至少在三個月以內他也不可能死。任何人都能夠沒有食物而活上三個月。但是如果他三個月都一直暴飲暴食,那麼他就不可能活下來。

我們對食物的錯誤態度變成了對自身的危害。我們將會為這些態度付出代價。這些態度使我們好像只是活著而已。我們的食物似乎不是為我們創造出健康,而是創造疾病。食物會使人生病這件事是令人感到驚訝的。那就像太陽昇起卻創造出黑暗一樣。這兩件事都同樣令人感到驚訝與奇怪。但是世界上所有的醫生都有同樣的看法,那就是人類的疾病都是由錯誤飲食而來的。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的飲食非常警覺。我這句話是特別對靜心者說的。靜心者有必要對他吃什麼、吃多少、食物會對他的身體產生什麼效果保持警覺。如果一個人覺知的實驗幾個月,他一定會找到適合他的食物,他一定會找到帶給他安詳、平靜、健康的食物。其中並沒有什麼困難,但是因為我們從不關心食物,所以我們永遠無法發現正確的食物。

The Inner Jour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