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以身體為基礎的靜心

以身體為基礎的靜心

靈性無法緊張;不可能的。沒有靈性的緊張,只有身體的緊張,只有頭腦的緊張。

身體的緊張是由那些以宗教為名,鼓吹反對身體人士所創造出來的。在西方,基督教不斷強調要對抗身體。這已經在你和身體之間創造出一個錯誤的分裂和深淵了;然後你就製造出了緊張。你不能用放鬆的方式吃東西,你不能用放鬆的方式睡覺;每個身體行動都變成了緊張。身體是敵人,但是你不能沒有它而存在。你必須靠它維持下去,你必須和你的敵人生活在一起,因此一直不斷有緊張;永遠不能放鬆下來。

身體不是你的敵人,它也不可能不友善,或是對你毫不在意。身體的存在就是祝福。你會愛它,你可以感覺得到它,而微細就是它感覺的方式。

如果你不能感覺你自己的身體,就無法感覺另一個人的身體;如果你不愛你自己的身體就不可能愛別人的身體;不可能的。如果你不關心自己的身體就不可能關心其它人的身體,沒有人會關心的!你或許會說你關心,但是我堅決認為:不會有人關心的。甚至假如你看起來是關心的也不是真的關心。你是為了某個其它的理由、為了其他人的意見、為了其他人的看法才關心的;你從來沒有為你自己關心你的身體。你不愛你的身體,而如果你不愛它,你就無法在它的裡面。

愛你自己的身體,你就會感覺到從來沒有的一種放鬆。愛是放鬆。當愛存在時,就有放鬆。如果你愛某個人,如果在你和他或是你和她之間有愛的話,那麼就會有放鬆的音樂到來。放鬆就在那裡。

相同的情況也會發生在當你愛你的身體的時候;你變得放鬆,你關心它。它並沒有錯,愛上你自己的身體並不是自戀。事實上,這是朝向神性的第一步。

那就是為什麼動態靜心是從身體開始的。透過充滿活力的呼吸,頭腦會擴張,意識會擴張;整個身體就變成一個震動、活生生的存在。現在跳躍就會比較容易了。現在你可以跳躍;思想就愈來愈不是一種障礙。你會再度變成一個小孩:跳躍、震動、活生生的。制約、頭腦的制約就不存在了。

我們的身體不像頭腦受到這麼多的制約。記住這件事:你的頭腦受到制約,但是你的身體仍維持是自然的。所有宗教和宗教的思考家基本上都是用大腦思考對抗身體,因為身體以及感官在的話,頭腦和它的制約都會消失的。

經由呼吸,你開始感覺你整個身體,每個部位;身體是流動的;你可以與它合而為一。現在對你來說不可能跳躍。

性愛中的跳是非常小的跳躍,而在靜心中的跳是非常大的跳躍。在性裡面,你跳到另一個人身上。在跳之前,你需要和你的身體合而為一,而在那個跳躍裡,你需要和另一個人的身體更加擴張。你的意識超越你的身體而擴張著。在靜心裡,你從你的身體跳到宇宙的整個身體;你與它合而為一。

動態靜心的第二個階段是發洩。你不只會和你的身體合而為一,在身體所累積的所有緊張也會被丟出體外。身體必須變輕、變得沒有負擔,因此行動才會變得有活力,盡可能地有活力。然後在狂歡的祈禱舞蹈(dervish dancing)與蘇菲的舞蹈中,才會有同樣的發生。如果你的行動是活生生的和充滿全身的,那就會發生失控的情況。這是需要的。你無法控制,因為你的控制是個障礙,你就是個障礙。你的控制機能––頭腦––就是障礙。

繼續動。當然,你必須先開始,但是當有一個片刻來到,你就會被接管了;你就會覺得控制不見了。你就在懸崖邊緣,現你就可以跳了。現在你再度成為一個小孩。當你回來;所有的制約都被丟棄了。你不在意任何事;你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現在每件來自社會置放在你裡面的事物都被丟棄掉了;你變成了宇宙中揮舞的粒子。

你在動態靜心的第二個階段丟出去所有的事物,只有這樣第三個階段才會來到。你所認同的身份消失了,你形象被打破了,因為不管你所知道的自己都不是你自己,而只是標籤而已。其他人一直告訴你是這個或是那個,你已經認同它了。但是經由富有生命力動作,經由宇宙的舞蹈,所有的身分認同都會消失。你會首次變得如你出生時的樣子。經由這個新生,你將變成一個新人。

靜心冥想:狂喜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