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身體的智慧

身體的智慧

我們所了解的似乎都對的。每個人必須了解他身體的運作。如果你想去做某件超過你身體所能負荷的事,那麼遲早你就會生病。

你可以勉強身體做到某個極限,但是這無法持久的。你也許是工作過度。對其它人可能不是沉重的負擔,但是重點不是這裡。你的身體無法承受那樣的負擔;它必須休息。結果會是一樣的。這不是工作兩、三個星期,然後就休息兩、三個星期,工作了六個星期,然後減少一半的工作量……那麼簡單的算數問題。

這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它會破壞身體內部許多的細緻構造,一直不停地過量工作,然後就會精疲力盡,心情沮喪,躺在床上,對所有的事感到厭煩。要降低你的速度,慢慢地做,所有的事情都這樣去做。舉例來說,不要再用你走路的方式了。慢慢地走,慢慢地呼吸,慢慢地講話。慢慢地吃東西;如果你平常要花二十分鐘吃東西,那現在用四十分鐘。慢慢地洗澡;如果你平常花十分鐘,現在就用二十分鐘。這樣子去做所有的事,所有的活動都應降到原來步調的一半。

這和你做什麼專門工作無關。整個二十四小時內,速度應該減半;速度降到最低,到一半。這就會改變你整個生活模式和型態。慢慢地講話;甚至也慢慢地閱讀,因為頭腦傾向於用一種特別的方式在做事情。

工作量太重的人也會閱讀得很快,講話很快,也吃得很快;這是一種固著的行為。不管他做什麼,他會做得很快,甚至並沒有這樣的需要。甚至當他要做一個晨間的散步,他會走得很快。並沒有要到那裡去……只是散步而已,走兩或三哩都沒有關係的。但是一個固著於速度的人總是非常快速的。這只是他的舊有的機械習性,舊有的機械行為。它幾乎成了本性的部分了。所以停止這樣子做。

就從今天開始,把事情降為一半。太極會對你有幫助的。你會非常享受去做它。站著,慢慢地站著;慢慢地走路,而這也會給你一個極深的覺知,因為當你非常慢地做某件事,舉例來說,非常慢地移動你的手,你就會對它非常地覺知。快速地移動,而你就會機械習性地做。

如果你想慢下來,你必須有意識地慢下來;沒有其它的方法了。你一直超過你身體的步調,因此身體就生病了,垮下來了。

有幾件事需要被了解。沒有其它事像人的天性一樣。就像有許多人,就有許多天性,所以並沒有一定的標準。

某人是個快跑健將,某人是慢跑者。他們無法拿來相比,因為他們是各自獨立的個體;兩者是完全獨特和不同的個體。所以不用擔心。這是由於比較的關係。你看到一個人做這麼多,而且從來不需要上床休息,而你做了一些事之後就必須休息,所以你心情不好,並且認為你的能力不應該只有如此而已。

但是他是什麼人,你要怎麼和他比較呢?你是你,他是他。如果你被要求慢慢地做,他也許就會生病了。這違反他的自然天性;你所做的也是在違背你的自然本性。所以只要傾聽你本性的聲音。 永遠要傾聽身體的聲音。它會低聲說出,它不會大聲喊叫,因為它無法喊叫。它只會在低語的時候才會傳達訊息給你。如果你是警覺的,你就能了解它。而身體有它自己的智慧,比頭腦更有智慧。頭腦是不成熟的。身體沒有頭腦已經有好幾千年了。頭腦是新來的。它有許多事不知道。所有基本的事,身體仍舊維持運作。只有無用的事才讓頭腦去思考;思考哲學、神、地獄和政治。

傾聽身體,而且不要比較。過去從來沒有一個人像你一樣,以後也不會有。你絕對是獨特的……不論過去、現在、或未來。所以你無法和任何人做比較,你也無法模仿任何人。所以丟掉那樣的想法。在這兩個星期裡,慢下來。就從現在開始。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