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跟上你的身體

跟上你的身體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是處於精神分裂的狀態,只是程度多寡不同。每一個人都是分裂的,因為宗教與政治這兩個剝削者就是依賴這種計謀生存:把人分割,不允許人整合,就樣人就會維持像個奴隸。一個分成一半自己對抗自己的房子一定是虛弱的。你一直被告戒要與自己的身體對抗,這就是分裂你計謀的根源。他們告訴你:跟身體抗爭,身體是你的敵人;就是這個身體把你拖向地獄。抗爭,手握匕首!日以繼夜抗爭!生生世世抗爭!唯有如此,總有一天,你會贏過它。而且除非你克服你的身體,否則無法進入神的世界。

幾世紀以來人們一直被教導這種垃圾。結果是:每一個人都分裂,每一個人都反對身體。如果你反對身體,就一定會有麻煩。你會與身體對抗,但是你跟你的身體是同一個能量。身體是可見的靈魂,靈魂是無形的身體。身體與靈魂到哪裡都不會分開,它們是彼此的一部份,整體的部分。

你必須接受身體、愛身體、尊敬身體;你必須感謝你的身體。唯有如此某種程度的整合、結晶才會出現,否則你會總是有麻煩。而且身體也不會這麼容易離開你,即使幾百世以來與它對抗,它還是在那裡。你無法打倒身體。

我並不是說身體不會被克服,記得,但是你無法擊敗身體。你無法帶著敵意打敗它。你只能藉由對它友善、愛、尊重與信任來說服它。那正好就是我的方法:這個身體是廟宇,你是廟宇中的神。廟宇保護你,遮蔽你免於風吹、雨打。它是你的僕人!為什麼要對抗呢?這就像是司機對抗車子一樣的愚蠢。如果司機對抗車子,會發生什麼事呢?他會毀了車子,然後在戰鬥之中也毀了自己。車子是個美妙的工具,它能夠帶你到最遠的旅程。

身體是存在中最複雜的結構。它簡直是不可思議!而只有對身體感到驚喜的人會受到祝福。開始感受你自己身體的非凡,因為它最靠近你。最靠近的自然與神性透過身體接近你。在你的身體裡有海洋的水,有群星與太陽的火,還有空氣,你的身體是由大地製造而成的。你的身體代表了整個存在所有的元素。這是什麼樣的一種蛻變!什麼樣的質變!看看這個地球,再看看你的身體,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蛻變,而你卻從來不曾對它感到驚奇!塵土變成了神性,這偉大的奧秘是怎麼發生的?你還在等什麼更偉大的奇蹟呢?而你每天都看得到這奇蹟的發生。蓮花從污泥中綻放……我們美麗的身體就是從這塵土中誕生。這麼一個複雜的結構,平順的成長著……沒有雜聲。它真的是很複雜。

科學家已經製造出非常複雜的機器人,但是也比不上身體。甚至最精密的電腦,跟身體的內在構造相比也不過像個玩具一樣。而你卻被教導與它對抗。那製造出分裂,使你一直有麻煩,使你總是經常有內戰。跟自己抗戰簡直是愚蠢,你的生命變得越來越沒有悟性,越來越愚蠢。然後你想要偉大的蛻變;你要丟掉忌妒、要憤怒消失、要貪婪不再。

不可能的!從一開始就帶著這樣的誤解,你如何能夠讓蛻變發生,如何讓憤怒變成慈悲、恨變成愛、貪婪變成分享、性變成三昧的空間呢?你如何能夠在這麼一個糟糕的狀況下期待這麼偉大的蛻變呢?

最基本的是就是拿掉分裂,合而為一。成為「一」,然後其他的就有可能,甚至不可能的都會成為可能。

方法非常簡單直接。甚至小孩也知道。就像2加2等於4那麼簡單,或者甚至更簡單。就像鳥兒唱歌那麼簡單,像玫瑰花那麼簡單;單純且美麗,單純且極其宏偉。但是只有不受打擾的頭腦能夠了解它、只有平靜的頭腦能夠看到它,否則你將會活在憤怒、忌妒、佔有與憎恨中。你可以表面上假裝是個聖人,但是內在深處依然是個罪人。最大的罪過就是分裂你自己。

最大的罪過不是對抗別人,而是對抗自己。製造出身體與自己之間的分離,這是自殺狀態。譴責身體只會讓你變成虛偽的人,你只能過著假裝的生活。
 

奧修:The Way of the Buddha: The Dhammapada

 

 

敬重身、心,這樣它們也敬重你。創造出友愛。它們是你的,不要敵視。所有古老的傳統都教你要與身心敵對,他們製造出敵意,但是你無法從敵意進入靜心。然後當你靜心時頭腦會比其他時候更打擾你。然後身體會在你靜心時更不安分……更甚於其他時候。它會報復,不讓你靜坐。它會給你製造許多問題。

如果你試著靜坐幾分鐘就會知道。妄念就會開始出現。你會以為有螞蟻正在你的腿上爬,可是當你看那裡時又沒有螞蟻。奇怪……當你閉上眼睛靜坐時你覺得螞蟻絕對在那裡爬著;一點一點往上爬……而當你打開眼睛看時卻沒有螞蟻,什麼也沒有。那只是身體在跟你耍把戲。

你一直都在跟身體玩詭計,以許多方式欺騙身體,所以現在換身體欺騙你。當身體要睡覺時你強迫它坐在電影院裡。所以,身體說,好,當好時機來時我會讓你知道,所以當你做下來靜心時身體就開始對你製造問題。突然間你覺得背部需要抓癢……你會覺得奇怪,因為平常從來不會發生。

有一個女人拿了一個裝有電池的塑膠手給我說是要給我抓背部。我說:但是你為什麼拿這個給我呢?

她說:你一定會靜坐靜心……每一次只要我坐著靜心,唯一的問題就是我的背開始……讓我覺得一定要去抓它,可是我搆不到,所以我買了這隻手,這太方便了!你把電源打開就可以到處抓癢。所以我只是在想你一定是坐著靜心……應該會需要這個!

我說:我從不坐著靜心。我「就在」靜心中,所以我不需要坐著。不論做什麼我都在靜心之中。如果我的背需要抓癢,我會帶著靜心品質抓癢。抓你自己的背部有什麼不對呢?你又不是抓別人的背。

只要照顧好身體,身體將會回報你以無限。照顧你的心念,這個心念將會很有幫助。創造友誼的氣氛,那麼就會容易進入靜心。不要試著理解……因為沒有經驗靜心之前是不可能了解的,只會誤解。

一天晚上一個男人走進一家pub,坐在吧台上喝啤酒。當他正在跟鄰座的人交談時,一隻猴子從站吧台的地方爬下來,停在它的玻璃杯旁並且尿到他的啤酒裡。這個人發現的太晚。

「欸!」他大叫,「你看到了嗎?那隻猴子把尿灑到我的啤酒裡!」?H

「嗯,告訴我沒用」,鄰居說。「告訴?W酒保,這是他的店。」

這個人把酒保叫來說:「欸!你有沒有看到當我在跟這位紳士說話時有一隻猴子跑過來在我的啤酒裡尿尿?」

「跟我無關,」主人說「去跟那個畫家說,那是他的猴子!」?N

這個人帶著這一大杯走過去,敲敲畫家的肩膀說:「欸,你知道你的猴子剛剛尿在我的啤酒裡嗎?」

「不知道,」畫家說,「不過如果你唱首歌,我會表演那個動作。」

 

 

 

The Way of the Buddha: The Dhammap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