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健康,靜心與夢

健康,靜心與夢

奧修,
在動態靜心的深且快的呼吸之後,身體開始感到輕盈,那是怎麼一回事呢?

 

這是事實,在動態靜心之後身體會感覺到輕盈。就是會如此,因為我們身體的意識是沉重的。我們所謂的沉重就只是我們對身體的覺知。生病的人即使他苗條瘦小也會覺得身體沉重。但是一個健康的人,即使他的體重超乎尋常,仍然能夠非常輕盈地承受他的身體。所以,這真的是我們的身體意識使我們感覺到身體上的重量。

只有當身體有疼痛、受苦的時候,我們才會意識到我們的身體。當腳受傷時,我們才會意識到它們的存在;頭痛時才會覺知到我們的頭。如果身體沒有病痛,我們從來不會察覺到我們的身體。這個意識是我們受苦的測量指標。

我們對健康的定義是:一個人感覺好像沒有身體一般。

 

一個感覺不到自己有身體;有一種無軀體的感覺的人才是真正健康的人。如果他認同了身體中的某個部分,我們可以確定那個部分是生病的。

當氧氣增強且拙火甦醒時,你會開始經驗到那並非是身體的;它們屬於靈魂或「Atman–神我」。由於這些微妙的經驗,同時你也會感覺到輕盈;一種很不尋常的無重量感覺。很多人覺得他們好像騰在空中一般。他們並不是真的懸空––真正的懸空並不常發生。但是由於這種極輕盈感使你感覺你正懸在空中一般。如果你打開眼睛看,你會發現自己正坐在地上。然而為什麼會有這種懸空的感覺呢?

其實那是我們的頭腦,在它的最深處不了解我們所知道的語言。他只知道畫面或符號的語言。所以當你有無重量感的經驗;極度輕盈,你的頭腦會以畫面的語言表達出來。它並非用說的:感覺沒有重量;它以一種懸空的畫面表達,它感到騰空。
 

我們深層、意識的頭腦並非以字語思考,它是以畫面、符號象徵來思考的。
 

那就是為什麼在夜晚的睡夢中只有畫面而很少有字。作夢的頭腦必須轉變每一樣東西––包含經驗與思緒––成為畫面。因為這個緣故,當我們在早晨醒過來之後,發現很難理解我們自己做的夢。我們在醒著的時候所使用的語言跟夢中的圖畫語言完全不同。這兩者語言彼此完全陌生,因此就需要偉大的專家、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為我們解釋畫面的意義。沒有他們我們就是不懂。

現在,某人胸懷大志。它如何在夢中表達它的抱負呢?他會變成一隻鳥,張開雙翅翱翔在天空中。然後他會在每一樣東西之上,把整個世界拋在後面。在夢中,企圖心以飛翔的形式展現,這個人會夢到他不停的飛翔。所有有企圖心的人都會夢到翱翔,但是在夢中絕對找不到像「企圖心」這樣的字。所以早晨醒來之後,這個人會想不通他為什麼在夢中飛翔。那是他的企圖心在夢中轉變成一隻飛翔的鳥。

同樣的,當我們處於深度的靜心中,無重量感覺就像懸空一般。
 

真的,無重量感只能以懸空的畫面表達,沒有其他的方法。很難得的偶而身體會在極度的輕盈中真的騰空。

找尋奇蹟(上冊,#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