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失眠

失眠

奧修,
一份美國女性雜誌的文章中提到有五千萬美國人受苦於失眠。那是求助醫生僅次於感冒和頭痛之後排列第三的疾病。你是否能對此評論?

 

失眠不是疾病。失眠是一種特定的生活方式。

人的機制是至少勤奮工作八小時。除非八個小時勤奮工作否則無法深入睡眠。當一個社會更富裕時就不需要勤奮工作。沒有必要,別人會為他們工作。整天他們就做一些自己喜歡的小事情,但是這些事情並不像石匠或木匠一般的辛苦。身體的機制是:八個小時的辛勤工作,然後很自然的身體需要睡眠以恢復能量。但是這似乎很難……你已經賺夠錢了還需要砍八小時的木材嗎?那麼你何必賺那麼多錢?似乎很愚蠢。不用成為大富翁你也可以砍材。

所以如果五千萬美國人受苦於失眠,那就表示這些人沒有權利睡覺。他們還沒有工作到身體需要睡眠的狀態。在貧窮的國家你找不到有五千萬人失眠……連五個人也找不到。

幾世紀以來大家都知道乞丐比皇帝睡得好。勞動者比知識分子睡得好。窮人睡得比有錢人好,因為他們得努力工作賺取食物,當然同時他們也享有睡個好眠的權利。

失眠不是疾病,那是最有錢人的生活方式。事實上,事情是:你一整個白天都在休息,然後到了晚上在床上翻來轉去。那是唯一留下來給你的運動,而你甚至連那樣的運動都不做。如果你整個白天都在休息,到了晚上卻睡不著,那就盡你所能的翻轉。你已經休息夠了。

如果受失眠之苦的人真的想擺脫它,就不應該認為那是一種疾病。看醫生是沒有意義的。他們必須開始在花園裡工作,做一些粗重的工作,不要管睡覺的事,它會自己出現。它會自己來,不需要你帶。

這就是難題。大自然從來沒有想過,在這個世界上少數一些人擁有一切的財富而大部分的人是貧窮的。從大自然的意圖看來,似乎它要每個人都工作。它從沒想過把人分成有錢人與窮人這樣的等級;它要的是無階級的社會,每個人都工作。

工作可能不同。如果你刷一整天的油漆,那也會帶來睡眠。要不然你就得弄個人工運動;到體育館慢跑個幾英哩。很多白癡都這麼做。徒勞無益的運動,如果你能夠砍材為什麼要慢跑呢?如果你的花園被那些可以睡得很甜的人照顧著,為什麼你要去慢跑呢?你付錢請他工作,然後他睡得又香又甜。

你去慢跑,沒有人付錢給你,然後你睡不著覺。你能夠慢跑多遠?而且晚上睡不著的人到了早晨也不想去慢跑,因為一整晚他費力地要找出個睡眠的小片刻,累了一整晚的翻轉,到了清晨他終於感到有一點睡意,卻是他被建議該起來慢跑的時間!

失眠不應該算在疾病之內。人們應該要察覺到那是因為你沒有跟隨大自然的方向;也就是身體的需要。然後你可以做一些小事情……游泳、網球,當然這無法代替真正的八小時勞力。人基本上是獵人,不是持槍而是帶著劍,追逐著鹿。並不是每天都能夠獵取到食物。他一整天得追著動物跑,還不一定獵取到一隻,他可能空手而回卻極度疲倦。

你的身體仍然在要求你這麼做。你可以選擇用什麼方式去做,失眠就會自動消失。

這些苦於失眠的五千萬人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必須要有人直率的告訴他們:我們的生活方式錯了。改變生活方式,否則只好受苦。而且如果五千萬人開始一天工作八個小時那會是個偉大的革命。他們不是應為他們的溫飽或居住而工作,他們為那些需要食物、藥物以及生活必需品的人而工作。

如果五千萬人開始一天辛勤工作八小時服務窮人,那將會改變整個社會的氣氛。勞資階級的抗爭就會消失,因為階級不見了。

這個問題將會一天比一天大,因為在每個領域裡機器正逐一取代人力。機器比較有效率、比較聽話,它們可以日以繼夜不眠不休的工作,一星期工作七天……沒有假日,沒有宗教假期,因為它們既不是猶太人也不是印度教徒。

機器不會要求,甚至不需要休息一下喝咖啡。而且一台機器可以代替百人或甚至千人的工作,所以很快的全世界將會有這個麻煩:未來的日子失眠將會是最大的問題之一,因為當機器接管工作,人就沒事做。他會有足夠的失業金而不需要找工作。他會有足夠的錢。

所以,他能做什麼呢?他打橋牌、喝酒、下棋、吵吵架,然後苦於失眠。失眠將會是全球性的現象。美國這五千萬人的情況將會出現在每一個被剝奪工作的人身上。當人們退休之後,他們就開始受失眠之苦,這是他們之前所不曾發生的事。

所以我不相信這是一種疾病。不要把它歸類成第三種傳染疾病。它不屬於疾病,只是因為我們錯誤的生活方式。

可能對很少數的人而言那是疾病,例如,頭腦一直在工作而且已經習慣這樣工作方式的知識分子。到了晚上要睡覺時,頭腦還在轉,那就夠他們失眠了。他們無法控制讓頭腦停下來。他們可能會大叫,但是頭腦不在乎。

頭腦,當你躺在床上休息時它卻繼續伸展,因為白天還有許多思緒枝節的部分還未被完成,這些必須被完成。頭腦是完美主義者。它要把每一件事都做得盡善盡美,所以任何未完成的東西它都要試著完成。而且它不需要睡覺,是身體需要睡覺。如果身體並沒有勞動,還不想睡,而頭腦已經運作過度,並且轉得太快而變的習慣於此,這種類型的人可能即使勞動後依然會失眠。那麼這就是病。它需要治療,這種治療我稱為:靜心,讓這樣的頭腦能夠放鬆下來並且讓身體睡覺。

這些睡不著的人真的備受痛苦,因為他們的生命什麼都沒有;沒有意義,全都是偽裝,他們說這叫做:社會化。然後甚至到了晚上他們睡不著覺。白天沒有用,晚上也沒有用。他們完全失去與生命的接觸。他們需要有人協助。

應該要有更多的靜心中心,特別是為那些苦於失眠的人。靜心會幫助他們放鬆下來。當他們來靜心時必須告訴他們,光靜心不夠,那只有一半的效果,另外一半是身體上的勞動。我認為那些因為無法睡覺而受苦的人會接受這樣的建議。

勞動力的工作有其本身的美。砍材,流汗,當涼風吹過……身體感受著如此美妙的滋味,那是一個沒有做勞力工作的人無法了解的。窮人也有他的奢侈,只有他知道。

The Path of the Mys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