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閉嘴就對了!

閉嘴就對了!

嘴巴真的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因為那是你第一個活動的開始點,你的嘴唇開始了生平第一個活動。嘴巴四周的區域是一切活動的起點:你吸氣、哭泣、開始吸母親的雙乳。你的嘴巴一直狂亂的活動。

每當你靜坐的時候,每當你想要靜下來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閉上嘴巴;如果你全然地閉上嘴巴,舌頭變會頂到上顎,嘴唇就會完全閉上。閉緊你的嘴巴;但那唯有當你真的領悟我對你說過的種種之後才可能做到,這之前是不可能的。

你做得到,閉上嘴巴不需費大力氣。你可以像個雕像一樣坐著,完全緊閉著嘴巴,但是那還是無法停止你的活動。你內在深處的思想還是持續不斷著,如果思想持續著,你會感到嘴唇上細微的顫動。別人也許無法看到,因為那是很細微的顫動,但只要思想持續著,嘴唇就會顫動,一種很細微的顫動。

當你真的放鬆時,嘴唇的顫抖就會停止。你不在說話,不在製造任何內在活動。緊閉嘴巴,保持寧靜,然後不思想。

你能做什麼呢?思想來來去去,就讓它們來來去去,那不是問題。你不涉入其中而是保持距離,不與之認同;你只是看著他們的來與去,保持不關心。閉上嘴巴,保持寧靜,漸漸地思想會自動平息。思想需要你的合作才能存在,如果你合作,它們就會生存下來,如果你抗拒它們也會存活,因為兩者都是給予意念能量,只不過一個是支持,另一個是反抗而已,兩者同樣是活動。就是單純地觀照。

光只是閉嘴就很有幫助。所以,如同我對很多人的觀察,我會建議你先打幾個哈欠:儘可能張開嘴,儘可能伸展,直到你甚至感到有些疼痛。這會有助於讓嘴巴閉得更久。接下來花兩三分鐘無意義地大聲亂語,胡說,大聲說出任何出現在頭腦中的東西,享受它。然後再閉上嘴巴。

從相反的另一端開始總是比較容易。如果你要放鬆你的雙手,最好先盡力握緊雙手,竭盡所能地緊握拳頭,最剛好相反的事,然後放開來,這樣你的神經變能進入更深的方鬆裡。所以做體位、鬼臉、運動臉部的肌肉、扭動,打幾個哈欠,再花兩三分鐘亂語,然後閉上嘴巴。

這個緊繃讓你的嘴唇和嘴巴有可能進入更深的鬆度。閉上嘴巴,然後只是成為觀照者,很快地,寧靜就會降臨到你身上。

讓自己被動……就好像坐在河邊,河水不斷地留著,而你只是觀照,無所渴求,沒有衝動,不匆忙。沒有人強迫你。即使你錯過也不會錯過任何東西。你就只是觀照,就只是看。甚至連「看」這個字也不恰當,「看」這個字給人一種主動的感覺。你只是觀照,沒有什麼要做,就只是坐在河邊看;河水流動著,或者只是靜靜地看著天空,看著雲朵飄過。

這個被動式極其本質;你需要領悟它,因為你動活動的耽溺可能會使你對觀照熱切而病成主動的等待,那你就錯過了整個要點,然後這個紅動又從後門回來。成為被動的觀照者。

這個被動會自動放空你的頭腦,活動、以廿能量的漣漪會漸漸停止,意識的胡面將變得平靜無波,沒有任何漣漪,他變成一面寧靜的鏡子。
 

下一週:第三集,成為空心的竹子

譚崔:存在之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