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按摩是一項訊息

按摩是一項訊息

非常好。做一些用手工作的事情永遠是好事。
 

用腦永遠不如用手來得好。

那會使你更活、更與生命同在。它使你更根植大地。按摩絕對是好的,比外交官好多了!能夠完全忘掉所有這些無意義的事是非常棒的。

多進入你的身體。讓你的感官更活躍。帶著愛多看、多品嚐、多接觸、多聞。讓你的感官更運作開來。突然間你會發現過多流向頭腦的能量現在都適當地分佈在身體上。

 

頭腦是非常獨裁的,它是一個不斷從每個地方吸取能量的專制者。它扼殺了感官。

頭腦拿走了幾乎百分之八十的能量,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在全身。整個身體當然會受苦,而且當全身受苦時,你也受苦,因為只有當你以整體與有機的統合運作時才會快樂;身體的每個部分都得到應有的比例,不多也不少。如此一來,你是在某種和諧的韻律下運作。

和諧、開心、健康––它們都是同一種現象,那就是完整。如果你完整,你就會快樂、健康、和諧。

頭腦製造了不安。人們已經失去許多東西;他們失去了嗅覺的能力、失去了味覺的能力。他們只能聽到少許的東西,他們已經失去了耳朵。人們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接觸。他們的皮膚已經麻木;皮膚已經失去了柔軟性與接受性。所以頭腦就像希特勒般得寸進尺,鎮壓了全身。頭腦變得越來越大。那太荒謬了。

 

人類幾乎成了漫畫人物––很大的頭,四肢與軀幹卻非常小。

所以,找回你的感官。做任何跟手、大地、樹、岩石、身體、人們有關的事情。

 

做任何不需要太思考、太理性的事情。

並且享受。然後你的頭腦將會慢慢地卸下重擔,對頭腦而言也是好的,因為當頭腦負擔過重時,它在思想卻無法思考。不安的頭腦如何思考?你需要清晰度與不緊繃的頭腦才能思考。

 

看起來很矛盾,但是你需要一個不想太多的頭腦來思考。

那麼你就可以非常容易、直接且強烈地思考。只要把任何問題擺在你面前,你那無思的頭腦就會開始解決問題。那麼你會有直覺,不是擔憂而是洞見。

當頭腦因為思緒負擔過重;想太多卻沒有目的,結果什麼也沒有;腦袋空空的。你卻同一件事情一繞再繞;製造了許多噪音結果卻是零。所以,把能量分散到感官上並不是對抗頭腦,反而是支持頭腦,因為當頭腦處於平衡狀態、處於正確位置時,它的運作就會更好,否則會被卡住;一直處於二十四小時的交通尖峰期。

所以,開始做些什麼……只要你有感覺的事。按摩非常好。身體是美妙的……做任何跟身體有關的事情是很美好的。

 

The Passion For the Im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