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只有健康的醫生能夠治病

只有健康的醫生能夠治病

對那些想要人類意識達到最高峰的人而言,這是最棒的忠告。第一件事:「醫生,先治療他們自己。」你必須完全解除所有的優越感以及過去所有的無知,你必須讓每一個片刻都新鮮。這將會是你的健康,而這也會幫助人們:看到你,看到你的覺知、你的愛、你的慈悲與喜樂,這證明別人是錯的,他們必須改變。問題不在於辯論;問題在於:以嶄新的光呈現你的生命,讓那些站在黑暗中的人覺知到他們正站在黑暗中,並且覺知到那就是他們受苦、生病的原因。

有上千條道路不曾被踏過;千種健康的形式與隱藏的島嶼。這就是任何一個有悟性的人都會愛上查拉圖斯特拉的原因。他是這麼不同於其他宗教的導師。

瑪哈維亞說:「我已經說了最後的話;現在,已經沒有可探索的了。人類意識所必須探索的一切我已經都探索了。將不會再有第二十五位耆那教主。」佛陀也說了相同的事。穆罕莫德說:「在我之前有先知,但是在我之後將不再有先知,因為我已經呈現了所有的知識;不再有任何隱藏的東西。」

查拉圖斯特拉有非常不同的方式,很幽默:「有上千條道路不曾被踏過;千種健康的形式與隱藏的島嶼。人類以及人類的地球還未曾被發覺殆盡。」

他不要成為最終的話語。相反地,他要當開端,保持每一件事情的可能性。「不斷改變,宛如你來到一個新的空間。你不需要贊同我,因為地球上有數千種未曾被踏過的道路、島嶼以及人類內在本性,它們都尚未被發覺過。所以,不要抓著我不放––繼續前進!」

他說:「我教導你移動。我不給你僵化的教條;我只給你動力、鼓勵與挑戰。」真正的師父總是富挑戰性:嶄新探索的挑戰、新的未知空間的挑戰以及遙遠星星的挑戰。他只給你鼓舞。他幫助你展翅,卻留給你整個開敞的天空。

觀照、傾聽,你單獨!來自未來的風拍打著鬼祟的雙翅;好消息傳入纖細的耳朵。今日的你單獨,所以離群索居…… 小心這幾句:今日的你單獨,所以離群索居,會有一天,有這麼一群人:從你們之中被挑選,綻放––從這些人之中誕生新人類。

很不幸地,這至今尚未發生。還是……。今天你是單獨的;我給單獨的名字是:門徒。你們依然是少數。二十五世紀過了,但是查拉圖斯特拉的話聽起來好像是今天才說的一樣。

今日的你單獨,所以離群索居,會有一天,有這麼一群人。二十五世紀以前他希望––現在依然是希望。我依然希望你們不是一直維持少數。我甚至開始叫你「我的人們」。

從你們之中被挑選,綻放––從這些人之中誕生新人類。

老實說,這個地球應該變成一個治療村!而且已經有新的味道飄過––一種健康與新希望的味道!我可以直接重複這些話,因為這些二十五世紀前的話在今日依然真實。真是悲哀;真是不幸,或許他來得太早,超前他的時代。每一個天才都來得早,但是查拉圖斯特拉似乎來得太早。

或許現在是讓地球成為一個治療之廟的時候––不只是身體,還有靈魂,讓每個身體完整的聖潔之地,沒有分裂、沒有精神分裂。它依然還小,但是它存在許多有悟性與有勇氣的人心中。渴望提昇更偉大、更高、更好的生命。春天可能很近了。我們很可能已經來到正確的時間。

一種健康與新希望的味道!我們要這個希望成真,這個希望拖太久了。是時候讓這個夢想了解,如果我們不能了解這個夢想,那麼人類將不會有未來。

這給予我巨大的希望,因為瘋狂的群眾已經接近全球性自殺。現在只剩下兩種選擇:不是把自己蛻變成新人類、非凡的人,就是準備好消失在這個地球上。我不認為人類想要結束生命。我不認為樹或動物要死亡。我不認為生命要自殺。

因此,非常有可能,會選擇蛻變重生成為非凡的人,丟掉整個環繞在世界上,為你準備好自殺之路的政治。現在,生命與死亡的力量正彼此對峙。生命的力量是脆弱的,就像空氣中的味道一樣。死亡的力量非常強壯。

但是,死亡還是無法戰勝生命。恨無法打敗愛。醜陋無法贏過美。

Zarathustra: A God That Can Dance,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