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接上我們的直覺

接上我們的直覺

當你是完全清醒的時候,會發生一個轉移:能量會由左腦移向右腦。當你是警覺的時候,你會是直覺的。直覺的靈光來到你身上,從未知的地方,從天而降。或許你沒能抓住它而遺漏了許多訊息。

事實上所有偉大的科學發現也都是從右腦而不是從左腦來的。

你可能有聽過居里夫人的故事,她是唯一一位獲頒諾貝爾獎的女性。她已經非常認真的求解一個數學問題三年了,但還是無法解出來。她極為用心,尋思各種可能的解法,但處處都是死胡同。有一天晚上,累了,心力耗竭了,她睡着了,當她睡着的時候也還在想著這個難題。半夜裏,她醒過來,走下床,將答案寫在紙上,就又回到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發現答案就躺在桌上,但是她簡直不敢相信到底是誰能够解得出來。這個答案是從那兒跑出來的?那不可能是從左腦來的,左腦已經認真工作了三年而沒有結果。而且紙上沒有運算過程,只有結果而已。如果答案是由左腦來的,那會有個過程,一步一步的推理。但這像是靈光乍現…. 和發生在躲在橱櫃中男孩靈光乍現的情形同樣。當左腦疲倦了,耗竭了,無助了,會尋求右腦的幫助。

當你的邏輯失效而被逼在角落裏的時候,不要感到氣餒,不要感到無助。那些片刻可能正是你生命裏有著最大祝福的片刻:在那些片刻裏,左腦允許右腦用它自己的方式運作。這樣子,女性的部份,接受的部份,會給予你洞見。如果你遵循著這個洞見,許多的門將會打開來。但是你也可能錯失了,你會認為這些只是胡思亂想而已。

整個技巧便是如何由頭腦的女性部份來運作。
因為女性的部份是和整體連結的,而男性的部份並沒有和整體連結。

男性的部份是積極的,男性的部份一直在掙扎。女性的部份則一直是臣服的,處在很深的信任裏。所以女性的身體是如此的美麗,如此的圓潤。她們和自然有很深的信任與和諧。

女人活在很深的臣服中。男人持續的爭鬪,發脾氣,東搞西搞的,一直要証明些什麼,一直要達到什麼目的。女人是快樂的,沒有要到那兒去。問問女人看看她們是否想到月球去。她們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理由是什麼呢?為什麼要這麼麻煩?家裏不就很完美了嗎。女人對於究竟在越南、韓國或是以色列發生了什麼事,一點興趣都沒有,但她對於鄰居發生了什麼事最有興趣,譬如誰和誰戀愛了,誰離開了誰….是閒話家常的,而不是那些政治議題。

由於頭腦的喋喋不休,你的人生已經錯失好多好多了,頭腦不能允許….

頭腦的唯一品質就是更為伶俐、狡詐、危險和暴力。因為那個暴力使它成為內在的主導者,這個內在的主導性同樣影響了男人的外在主導特質。男人同樣在外在世界掌控了女人,優雅的被暴力的掌控了。

男性的頭腦是一種製造出各種麻煩的現象,所以它會濫用權力,它會掌控。但在深處,得到了權力卻錯失了生命。在深處,女性的頭腦仍持續著。

除非你掉回女性的特質而臣服,除非你的抗拒和掙扎轉化成臣服。你將永遠不瞭解真正的生命是什麼,它的歡慶是什麼。

漸漸的,更多更多的轉向右腦,去成為更多的女性化,更多的愛心,臣服,信任,愈來愈靠近整體。不要成為一片孤島,要成為大陸的一部份。
 

Ancient Music in the P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