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吃的藝術

吃的藝術

當你對任何事情不認真,那件事就會拖得更久。

如果你坐在飯桌上吃東西,而你吃的並不認真,所以還是會餓,於是一整天就一直想著食物。試試斷食就會知道:你會一直想著食物。但是如果你好好的吃,當我說好好的吃,並不只是說餵飽肚子而已;那不必然是吃得好,你可以餵飽自己的。但是吃得好是一種藝術,並非只是填塞。它是一項偉大的藝術:品嚐食物、聞食物的味道、碰觸食物,咀嚼食物,消化食物;帶著神性消化它。它是神聖的,是神賜的禮物。

印度人說:Anam Brahma–食物是神聖的。所以你帶著敬意吃,當你吃的時候放下每一件事,因為這是一種祈禱。是存在性的祈禱。你正在吃神性,而神性也正給予你營養。這是一項需要帶著深愛與感激而接受的禮物。你不是在填塞身體,因為填塞身體等於是在反身體。那是另一極。有些人著迷斷食,有些人著迷用食物填塞他們自己。兩者都不對,因為這兩種都會使身體失去平衡。

一個真正愛身體的人會只吃到身體感到剛好安靜、平衡、沉穩的地步,身體感到不偏不倚,剛好中庸。這是了解身體語言的藝術;了解你胃的語言,了解它需要什麼,而只給它需要的食物,而且以一種藝術、美學的方式給予。

動物吃,人也吃。所以有什麼不同呢?人類讓吃變成一種美學的經驗。為什麼要有優美的餐桌?為什麼要點蠟燭?為什麼要焚香?為什麼要邀朋友一起共餐?為的是要讓它變成一種藝術而不只是填飽肚子。不過這些都只是這個藝術的外向標誌,內向的象徵是了解你身體的語言:傾聽它、對它的需要敏銳。當你吃,讓你吃完後一整天都不會再想食物。只有當身體又餓了才會想。那麼這就是自然。

The Bel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