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主人的鑰匙

主人的鑰匙

人類由三個層次組合而成:身體–最可見的層次;本性––最不可見的層次;以及意念––介於前兩者之間。
 

頭腦是個好結構但不是好主人。

如果你是主人而頭腦是僕人,那麼它可以為你服務。但是如果僕人變成了主人,並且開始越權支配你,就是這樣讓你處於精神失常的狀態。那就是為什麼我說,整個人類說起來是精神異常的。

頭腦是什麼?它全都是借來的,而且是從各個不同的地方借來的––父母、鄰居、老師、神父、牧師或圖書館。它貪得無厭;它不斷地吞食各式各樣的資訊。那些資訊或許互相矛盾,或許會製造許多緊張與分裂。如果你終究能夠保持平衡的話,那就是一般的精神異常。精神異常已經存在了,只是因為每一個人都一樣,除非你靠近一個比較神智清楚的人,否則你無法知道自己的不正常。

精神治療師的作用就是,當某人超出了一般人類的界限時,把他帶回一般狀態。這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需要好幾年的時間,所以只有有錢人付擔得起。然後,同樣地,不確定能不能成功,因為這個人以為是他自己壓抑自己的精神異常。

精神治療並沒有為人類帶來太多的好處。不可能。

對西方而言,「無念」是一種未知的狀態,然而一個人只有在處於無念的狀態時才會開始覺知到那個超越頭腦的情況……

 

 

因為當所有喋喋不休的念頭停止,不再有噪音時,來自本性那靜止細微的聲音才會被聽到。

首次覺察到:「我在這裡;我並不在那個擁擠的地方,我一直都在頭腦之外。」

 

 

 

 

一旦有那麼一小片刻知道自己高於頭腦的片刻,你就拿回了主人的鑰匙。從現在開始,頭腦絕對不再成為你的主人。當頭腦不再成為你的主人就絕不會再使你發瘋;頭腦無法繼續堆積任何它要的東西。當本性自我肯定之後,頭腦會立刻變得非常順從。

靜心是直指本性的途徑,直接繞過頭腦。一旦你歸於本性的中心,這個跳上跳下,假裝你主人的頭腦突然間會順從下來;馬上丟掉所有的噪音,安靜下來。然後你可以像使用任何機器般的使用你的頭腦。但是如果是機器使用你,那就是個醜陋的狀態了。

人應該要記得自己是主人;他是身體與頭腦的主人。主人當然一定在這兩者之上。我很肯定的說:就是如此。你可以玩精神治療或其他治療,那些都只是遊戲。如果你喜歡這些遊戲,無害。他們比足球好多了,但是它們就只是遊戲。它們不可能給你新生命,不可能給你真正的領悟與清晰度讓你在沒有「不是…就是…」的認知下了解每一個問題。

精神治療的時間有限。然而當靜心擴展開來,精神治療將會開始縮退。如果我們能夠把靜心散播在這個地球上,精神治療將會根本消失;它不再有用,而且無論如何都幫不上忙。

 

 

 

 

靜心把你帶回本性。這是超越的直接途徑。

一旦主人在,頭腦立刻臣服下來,那是健康的,因為主人在他自己的位子上,僕人也在自己的位子上;重新恢復和諧。回到和諧狀態就是健康的意義。

 

 

From Bondage to Free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