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完整的人

完整的人

人必須就是人––全然且完整。並且從完整中產生新的健康。 東方內向,西方外向。人類是分裂的,頭腦處於精神分裂狀態中。那就是為什麼所有偉大的靈性大師都來自東方,而所有偉大的科學家都來自西方。西方發展了科學卻完全忘了內在的靈魂;只關心物質,卻忽略了內在主體。整個焦點都放在客體上。因此,所有的科學家都誕生在西方。

東方變得太關注於內在的靈魂而忘了客體:物質、世界。偉大的宗教大師因此而發展出來,但這並非好現象,不應該如此。

 

 

人應該合而為一。
 

人不應該再繼續偏頗下去;應該要有流動性,既不內向也不外向。人應該要兩者兼具。內在與外在,當兩者平衡時,就能經驗到最偉大的狂喜。

一個既不太過像內也不太過向外的人就是一個均衡的人。他會是科學家兼神秘家。這是即將發生的事;它正在發生。我們正為此而準備。我想要看到一個既不是東方人也不是西方人的人,因為反對西方人的東方人是醜陋的;反對東方人的西方人也是醜陋的。整個地球屬於我們的,而我們屬於整個地球。人必須就是人––全然且完整。並且從完整中產生新的健康。

東方已經遭受苦難,西方也在受苦。東方的苦難,你到處都看得到––貧窮、飢餓。西方的苦難,可以在他們的意念中找到––緊繃、焦慮、苦悶。西方的內心世界非常貧乏,東方的外在非常窮困。窮困並不好;不論內外都一樣,不應該有貧乏。

 

 

 

 

人應該內外兩者都豐富。
人應該有全方位的豐富。

 

只要想想一個愛因斯坦與佛陀兼具的人。只要冥想那個可能性––那「是」可能的。事實上,如果愛因斯坦活得稍微長一點就會變成神秘家。他已經開始思考有關內在的東西,開始對內在的奧秘產生興趣。你能對外在的奧秘持續多久的興趣呢?如果你真的對奧秘有興趣,不多久你也會對內在產生興趣。

 

 

 

 

我對世界的看法既非東方亦非西方;既非內在亦非外在;既非內向亦非外向––而是平衡、整體。
 

然而過去並非如此。那就是為什麼你的問題極具意義。你問說:為什麼所有偉大的大師都是東方人呢?因為東方已經被內心世界所佔據而反對外在世界。當幾世紀以來你被內在世界所佔據,當然,就會創造出佛陀、龍樹、商卡拉或卡比兒。這是一定的。

如果你被外在佔據而反對內在,就會創造出愛因斯坦、愛丁頓或愛迪生,那是理所當然的。但是,這對人類本性的整體性不好。錯過了某些東西。一個只有內在成長卻沒有外在成長的人會顯出外在的不成熟、愚蠢。同樣地,一個在數學、物理、化學上成長許多、非常成熟的人,內在卻尚未出生,還字孕育中。

這就是我給你的訊息:丟掉那些一半的東西––東方、西方––丟掉半邊的內在或外在。流動。讓能量流動,進入你真正的生活。對內外兩者敞開。

那就是為什麼我教導你「愛」與「靜心」。

 

 

 

 

愛是往外的通道,靜心是往內的通道。
 

一個有愛「且」有靜心品質的人,是超越精神分裂與所有的分裂。他已經統一、整合。事實上,他是有靈魂的人。

 

 

金剛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