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Body Dharma 想要亮麗出眾嗎?往內看

想要亮麗出眾嗎?往內看

不,不要批判。如果你說荒謬,就已經譴責它了,而那可能就是問題之一。譴責無法解決任何問題。不要辱罵事情––試著了解。

吃過量是某種既定事情潛藏的象徵。
 

食物一直是愛的替代品。沒有愛的人,終究會錯過愛的生活,所以會開始吃很多;那是愛的替代品。

當孩子出生時,他的第一份愛與第一份食物是同一個––母親。所以食物與愛之間有一種深度的連結;事實上,食物先,然後愛跟著發生。首先嬰兒吸允著母親,然後慢慢地他知道母親不只是食物,她也愛他。然而當然,對某種既定的成長是必要的。第一天小孩無法了解愛。他了解食物的語言;所有動物的自然原始語言。小孩出生時是飢餓的;食物是立即需要的。愛要晚一點才需要;它還不是急需。一個人一生中沒有愛也能夠存活,但卻不能沒有食物––那就是問題。

所以孩子變得覺知食物與愛的關聯。慢慢地他也感覺到,當母親充滿愛的時候她的哺乳也會有不同的方式。當她沒有愛而是生氣或悲傷時,她的哺乳就很不情願,或根本就不哺乳。所以小孩知道當母親充滿愛,當有食物的時候就有愛。沒有食物,孩子就會覺得沒有愛,反之亦然。這是在潛意識層面。

你在某處錯失了愛的生活,所以你會吃很多––那是一種代替品。你不斷地用食物填補自己,讓內在毫無空間。這樣就不會有愛的問題,因為沒有空間。而且用食物填補是簡單的,因為食物沒有生命。你可以繼續愛吃多少就吃多少––食物無法說「不」。如果你停止吃,食物不會說你在冒犯它。你永遠都是食物的主人。

但是在愛之中,你就不再是主人。另一個人進入你的生命,一個附屬進入你的生命中。你不再獨立,那會產生恐懼。

 

 

自我要獨立,它不允許你愛;它只要你吃多一點。如果你要愛,那麼自我就得被丟掉。

問題不在食物,食物只是一種象徵。所以我不會談論任何有關食物;像是節食等等的東西。因為那幫不了你,你也不會成功。你可以嘗試一千零一次,且不會有所幫助。我寧願說,不要管食物了,愛吃多少就吃多少。

 

 

 

 

從愛的生活開始,戀愛,找一個你能夠愛的人,馬上你就發現你不會吃太多了。

你注意過嗎?當你快樂的時候,你不會吃太多,當你難過的時候就會吃很多。人們以為當他們快樂的時候他們會吃過多,這絕對是胡扯。一個快樂的人感到如此滿足,他覺得內在滿到沒有空間。一個不快樂的人卻不斷地把食物丟進裡面。

所以我根本不會談及食物……而你繼續你的狀況,不過,找個愛人。

 

 

Above All, Don’t Wob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