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忿怒是一件小事

忿怒是一件小事

忿怒是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如果你能夠只是等待並且觀照,你不會感到萬馬奔騰,如果你能找到甚至一隻驢子,那就很夠了!只是觀照它,它就會慢慢地離開。它從這一面進入,然後從另一面離開。你只需要一點耐心不要騎在它上面。
 

忿怒,忌妒,羨慕,貪婪,競爭……所有我們的問題都很不起眼,但是我們的自我放大了它們,把它們誇大到最大極限。

自我不會做其他的事情,它的憤怒也一定要是最偉大的。它因為它偉大的憤怒、痛苦、貪婪與野心而偉大。

然而你不是自我,你只是觀照者。你只要站在旁邊讓萬馬經過,看看它們要花多少時間經過。不需要擔心。它們出現,來勢洶洶,然後離開。可是我們是連一隻驢子都不放過;立刻跳上去它的背!你不需要萬馬奔騰,只要一個小東西就夠你怒火沖天。稍後你會笑自己怎麼這麼愚蠢。

如果你能夠不涉入而觀照,彷彿看這電影或電視螢幕……某些東西正在經過;看著它。你不應該做任何事情阻擋它、壓抑它、摧毀它、拔劍砍殺它,因為你的這把劍從哪裡來的呢?也是跟這個忿怒同一個源頭。全都是幻象。

 

 

只是觀照,不要做任何事情支持它或反抗它。

然後你會很驚訝:那個看似很大的事情變小了。但是我的習慣總是要把它誇大。

一個小男孩,不超過3歲,跑著回家告訴他的媽媽:媽媽,有一隻好大的獅子,牠的吼聲好大,追了我好幾哩!但是我想辦法逃開了。有好幾次牠就要追上來了。當我開始跑快一點前牠幾乎就要攻擊到我了。

媽媽看著小男孩說:湯姆,我跟你說過幾百萬次了,不要誇張!在這個城市裡你去哪裡找獅子……然後你跑了好幾哩?獅子在哪裡?

小男孩看著門外說:牠就站在那裡,不過說實話,它只是一隻小狗!但是當牠在後面追我的時候就變成……妳叫我不要誇張,可是現在妳也很誇張說妳已經對我說了幾百萬次。

我們的頭腦非常誇張。你有個小問題,如果你能夠不誇大它而只是看著,那麼,門邊的那隻小狗就站在那裡。也不需要跑上幾哩,你沒有生命危險。

當忿怒來臨時,它又不會殺了你。它之前就有很多次跟你在一起,你也活得好好的。這個忿怒跟你之前有過的是一樣的。做一件新的事情;你從來不曾做過的,每一次當你捲入其中時,你就是對抗。這次,就只是看,好像它不屬於你一樣,好像那是別人的憤怒。然後你會大吃一驚:幾秒鐘之內它就消失了。

 

 

 

 

當忿怒不費吹灰之力消失時,留下來的是極致美妙、寧靜以及愛的境界。

與忿怒對抗的同一個能量留在你內在。純粹的能量是喜悅的,我引用威廉‧布雷克說的:能量是快樂的,只是能量,沒有任何名字,沒有任何形容……但是你從來不讓能量是單純的;不是說它是忿怒就說他是恨、愛、貪婪或慾望。總是摻些東西在裡面,你從來不允許它的純度。

每一次任何東西從你內在升起都是經驗這個純粹能量的大好機會。只是觀照,驢子就會離開。那可能會掀起一些灰塵,但是那些灰塵也會自動沉澱下來。你只是等待。不要離開等待與觀照,很快地你會發現自己臣服在純然的能量中;沒有被用來抗爭、壓抑或生氣。

能量當然是快樂的。一旦你知道了歡樂的秘密,你將會享受每一種情緒,而且每一個升起的情緒都是你最好的機會。

只是觀照,讓歡樂灑向你的自性。慢慢地,所有的這些情緒都會消失,不再出現,它們不會不請自來。看、覺知、意識,所有這些都是「觀照」的不同名稱。那是關鍵字。

 

 

奧修:The Invitation,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