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慶祝苦難!

慶祝苦難!

即使是苦難你也可以帶著慶祝的態度看待它。例如,你悲傷,不要跟悲傷認同。觀照並且享受悲傷的這一刻,因為悲傷本身有它自己的美。你從來不曾看過,你太認同在其中而從不曾穿越悲傷這個片刻的美麗。如果你觀看,會很驚訝看到自己一直錯過的寶物。
 

看著,快樂時絕對不會像你悲傷時如此有深度。
 

悲傷有其深度,快樂有其淺度。去看看快樂的人;這些所謂快樂的人––你可以在俱樂部或大飯店裡找到這些花花公子和花花公主––總是充滿微笑,冒著歡樂的泡泡。你總是會看到他們的淺薄與膚淺。他們沒有任何深度。快樂像是表面上的波浪;你過的是一種膚淺的生活。但是悲傷有一種深度在其中,當你悲傷時,那不像是表面上的波浪,而是像太平洋中的最深處:深深地進入那最深處。

移向深度,觀照它。快樂是吵雜的,悲傷裡有寧靜。快樂或許像白天,悲傷則像夜晚。光來了又走,黑夜卻總是在––它是永恆。光偶而出現,黑暗總是在。如果你進入悲傷就會感受到這所有的事情。突然間你會覺知道悲傷像客體一樣在那裡,你正在看它觀照它,然後突然間你感到快樂。
 

S這麼一個美麗的悲傷!一朵黑暗之花,擁有永恆深度的花。
 

就像是無底深淵般,如此寧靜,如此美妙,一點雜音、一點干擾也沒有。你就這麼繼續掉啊掉入無盡之中,然後從那之中展現出絕對的鮮活。那是一種休息。

那依態度而定。當你悲傷時,你認為那是某件壞事。你把它詮釋成發生了某件壞事情,然後試著逃開它。你從來不靜心觀照它。然後去到某人那裡:舞會、酒吧,或是看電視、聽收音機、看報紙,做一些能夠忘掉它的事。認為悲傷是不對的,這是你有的錯誤態度。它沒有什麼不對。它是生命的另一極。

快樂是一端,悲傷是另一端。喜樂是一端,苦難是另一端。生命包含兩者,生命因為這兩者而有秩序。一個只有喜樂的生命,會有廣度卻不會有深度。一個只有悲傷的生命會有深度卻不會有擴展。有悲傷與喜樂兩者的生命是多元層面的;它同時朝向所有層面。看看佛陀的雕像或是偶而看入我的眼睛,你會看到這兩者:喜樂、和平的同時也有悲傷。你會看到喜樂之中有包含著悲傷,因為悲傷給予深度。看看佛像,喜樂也悲傷。「悲傷」這兩個字給了你錯誤的涵義,使你認為那是某種錯誤的東西。這是你的詮釋。

對我而言,生命在其全然就是好的。當你了解到生命本身的全然,唯有如此你才能夠慶祝,否則不可能。慶祝意味著:無論任何發生都無所謂,我會慶祝。慶祝並不是限定在某些特定的事情上:當我高興的時候我會慶祝,或當我不快樂時我就不慶祝。
 

慶祝是沒有條件的,我慶祝生命。
 

不快樂?好,我慶祝它。快樂?好,我慶祝它。慶祝是我的態度,不論生命為我帶來什麼。

但是問題又來了,每當我使用了一些字,這些字在我的腦海中有其涵義。當我說慶祝,你認為這應該意味著快樂。怎麼能夠在悲傷中又慶祝呢?我並不是說你必須要快樂的慶祝。慶祝意味著對生命給予你的任何東西心存感激。不論神給你什麼,慶祝是一種態度,是一份感激。

奧修:Yoga: The Alpha and the Omega,第四卷,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