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性格或意識?

性格或意識?

去海邊觀看海。有成千上萬的波浪,但是在深海中依然保持平靜,在深度的靜心中。只是在表面上有騷動,只有海的表層面與外在世界,與風相遇。否則,它本身總是保持一樣,甚至一點漣漪也沒有;一點也沒改變。

你也一樣。如果你在表層與人相會就會是混亂,憂慮,憤怒,執著,貪婪,情慾…只有在表層會有風碰觸你。如果你總是在表層是不可能改變這種改變的現象;它會一直如此。

許多人在周圍設法改變它。他們與它抗爭,他們嘗試不讓波浪升起卻因為他們的戰鬥反而有更多波浪升起,因為當海與風抗爭就會產生更多混亂:現在,不只是風,連海也一起隨風起浪,海面上就出現巨大的混亂。

所有道德家都在周圍設法改變人。 你的性格是周圍: 你來這個世界時並沒有性格,你毫無性格的來到這個世界,一張空白紙,所有你說的性格都是別人加上去的。你的父母,社會,老師,教學;全都是制約。你出生時是一張白紙,任何寫在這張白紙上的東西都來自別人。除非你再度成為白紙,否則你不會知道什麼是自然,什麼是梵天,什麼是道。

問題不在於如何有一個強壯的性格,問題不是如何能夠沒有憤怒,如何不被干擾?不是這樣,那不是問題。問題是如何把你的意識從周圍移轉到中心。 然後突然間,你會發現你總是平靜的。 然後你能從遠處看著周圍,而且距離是如此遙遠無限,當你看著它時就好像它不是發生在你身上。實際上,它從未發生在你身上。既使當你整個人迷失在其中也從未發生在你身上:某些你內在的東西依然不受干擾,保持超然,維持是個觀照者。

所以尋道者的整個問題在於如何把注意力從周圍轉移到中心;融入永恆不動的中心點,並且不認同那些邊緣。在邊緣地帶,別人對你有非常大的影響,因為在邊緣地帶,變動是自然的。周圍會繼續變動,甚至佛陀在周圍時也會變動。

佛陀與你之間的區別不是性格,切記,不是道德區別,不是在美德或非美德的區別。區別在你在哪裡植根。

你在周圍植根,佛陀在中心植根。他可以保持距離看周圍。當你打他時,他能夠當成好像你是在打別人一樣,因為中心很遙遠。好像他是山丘上的觀照者;他看到山谷下有某件事情正在發生。這是第一件要了解的事。

第二件事:很容易控制,很難的蛻變。控制是非常容易的。 你能控制你的憤怒,但是你會怎麼做呢?你會把它壓抑住。然後呢?這股能量會開始轉入內在,它只是轉個方向。

對憤怒而言,扔出去是好的,因為有害的東西需要扔出去。憤怒往內移並不好,因為那意味你的整個身心結構會被它毒害。如果你繼續長期這麼做…其實每個人都如此,因為社會教控制,不是蛻變。

社會說,控制你自己。可是因為控制,所有負面東西就這麼一層一層丟入無意識裡,而變成你裡面固定的東西。然後這就不是有時生氣有時不生氣的問題了,你根本就在憤怒中。有時候爆發,有時候因為沒有藉口或是還沒有找到藉口而沒有爆發出來。記得,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藉口!

你憤怒。由於你壓抑了太多的憤怒,現在沒有你不憤怒的時候;頂多,有時少一點憤怒,有時候多一些。你整個人被壓抑的毒素毒害。你帶著憤怒吃,當一個人不帶著憤怒吃,會有不同的品質:看他吃是很美妙的,因為他非暴力。他也許吃肉,但是他吃的時候不帶暴力,你也許吃只是蔬菜和水果,但是如果有憤怒被壓抑在裡面,你吃東西的時候也有暴力在裡面。

…在你每個行動以及生活的每個場合裡都會有憤怒:你會做愛,但是做起來比較暴力而不像愛,這之間有許多侵略性。由於你從未觀看過別種的做愛模式,所以你不知道怎麼了,你也不可能知道,因為你幾乎總是有這麼多的攻擊能量。

那就是為什麼不可能透過愛達到深度的高潮,因為你在內心深處害怕深入如果全然進入而沒有控制,可能會殺害你的妻子或心愛的人,或者妻子也許會殺了丈夫或戀人。你變得非常害怕自己的憤怒!下次做愛時,注意看:你的動作跟你攻擊時的動作一模一樣。注意看你的臉,在旁邊放一面鏡子好讓你看得到臉的樣子!所有憤怒和攻擊性所導致的扭曲都會顯示在鏡子上。

…因為壓抑緣故,所以頭腦分裂。 你接受的那一部分成為意識而拒絕的部分變成無意識。這種分裂不是自然的,那是因為壓抑導致分裂。而且你繼續把社會拒絕的垃圾丟進無意識中。但記住,不論你丟進去甚麼就會越來越成為你的一部分:它進入你的手,你的骨頭,你的血液,你的心跳。現在,心理學家說幾乎百分之八十的疾病是因為被壓抑的情緒造成的: 許多心臟衰竭表示太多憤怒被過度壓抑在心臟裡,心被毒害而產生太多的憎恨。

為什麼?人為什麼這麼壓抑已至於這麼不健康呢?因為社會教你控制而不是蛻變,蛻變是完全不同的途徑。首先,它根本不是控制,它剛好相反。

首先:控制導致壓抑,蛻變使你表達。不過你不需要把情緒表達在別人身上,因為那跟別人不相干。下一次當你感到生氣時,去繞房子七圈,之後坐在樹下看看憤怒走了沒有。你不壓抑它,不控制它,也沒有把它丟到別人身上。如果你把它丟到別人身上就會製造一連串事件,因為別人跟你一樣愚蠢,跟你一樣無意識。如果你把憤怒丟到某人身上,而這個人是個開悟者,那就沒有問題,他會幫助你卸下它並且發洩出來。但是如果這個人跟你一樣無知,那麼當你把憤怒丟到他身上他一定會反彈。他會把更多的憤怒丟在你身上,他跟你一樣壓抑。於是就會有一連串事件:你丟在他身上,它丟在你身上,然後兩個人變成敵人。

不要把它丟到任何人身上。這是一樣的道理:當你想嘔吐的時候你不會吐到別人身上。當憤怒需要吐掉時,你可以到廁所去吐掉,這樣可以清理你的全身。如果你壓抑憤怒是危險的,如果你吐掉之後會感到清爽,感到卸下重擔,然後感到健康,感覺很好。如果你吃的食物不對身體就會反映出來,不要強壓在裡面。

憤怒是一種心理層面的嘔吐。你接收進來的某些東西不對,而你整個心理系統要把它丟出來,但是不需要把它丟到別人身上。因為人們把憤怒丟在別人身上,所以社會要他們壓抑下來。

不需要把憤怒丟在別人身上。你可以去廁所吐或出去走一段路;這意味著你內在的某些東西需要快速活動好讓它釋放掉。只要一些慢跑你就會感到釋放,或是一直打枕頭,直到手和牙齒放鬆下來為止。五分鐘的發洩會使你感受到釋懷,一旦了解到這個道理,你就不會再把它丟到任何人身上,因為這絕對是愚蠢的行為。

蛻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表達,但不是丟在別人身上,因為如果你的表達是丟到某人身上,你無法全然表達。你或許想殺人,但那不可能;你可能想咬人,也不可能。但是你可以對枕頭這麼做。枕頭已經開悟了,它已經是個佛。枕頭不會反彈,不會控告你,也不會憎恨你,枕頭不會對你做任何事情。枕頭會很高興,它會對你笑。

第二件要記得的事情是:覺知。

控制不需要覺知只需要機械性,就像機器人一樣:有憤怒,透過一種機制突然間你整個人變得狹窄封閉。如果你在觀照中,或許就不容易控制。

社會從來不曾教你觀照,因為當一個人能夠觀照時他的視野會更寬廣。那是覺知的一部份,當你有寬廣的視野同時又要鎮壓某些東西,矛盾就會出現。社會教你把自己封閉起來、藏起來;不要有細縫讓任何東西出來。

但是要記住:當任何東西都不能出來時,也不會有東西進去。當憤怒無法出來,因為你封閉,那麼如果你碰觸一塊美麗的岩石或看一朵花時,沒有任何東西會進入你內在,你的眼睛是呆滯且封閉。如果你親一個人,也不會有任何東西進入,因為你是封閉的。你過著毫無感覺的生活。

感受力透過覺知增長。控制把你變得遲鈍且毫無生命力,這是控制的機制之一:如果你的感覺遲鈍呆滯,就不會有東西影響你。就好像身體變成一座防禦的要塞一般。不再有任何事情會影響你,不論是侮辱或愛都影響不了你。

然而這種控制卻要付出非常大的代價,沒必要的代價。這變成你一生的努力:如何控制你自己?然後死了。你一生就這麼攜帶著這些晦暗與死寂的東西。

社會教導你控制與譴責,因為一個孩子只有當她覺得被譴責時才需要控制;生氣不好,性是壞事…每一件必須被控制住的事情在孩子面前都必須把它弄得好像是罪惡或邪惡的事情。

任何只要是活生生的東西都會被強烈譴責。而性是最栩栩如生的東西,一定的!它是泉源。憤怒也是最活躍的東西,因為那是一種保護的力量。如果孩子一點也不會生氣就無法存活。在某些特定的狀態你必定要生氣。這個孩子必須要為自己申張,必須要在某些特定的情況站在自己的立場上,否則他會沒有骨氣。

憤怒是美好的, 性是美妙的。但美好的事也可能變醜惡。那依你而定。如果你譴責它們,它們就變醜惡,如果你蛻變它們,他們就變成神性。憤怒蛻變成慈悲,因為那是相同的能量。佛具慈悲心,而他的慈悲從何而來呢?這跟移向憤怒是同一個能量,他把相同的能量不朝向憤怒而蛻變成慈悲。愛是怎麼來的呢?佛充滿愛,耶穌充滿愛。是朝向性的同一個能量蛻變成愛。

記住,如果你譴責自然現象,它就會變成毒素摧毀你,他會變成有迫害性與毀滅性。如果蛻變它,他會變成神性,變成神力,變成仙丹。你透過他進入不朽的境界。不過這需要蛻變力。

蛻變絕對不是控制,你只是變得更覺知。 憤怒來了:你必須覺知憤怒來了-觀照它!如此美妙的現象…能量正移向你裡面,越來越強烈!

就像雲層中的雷電。人們總害怕雷電;昔日的人們,當他們還很無知時,認為雷電是神正在惱怒,恐嚇,想要懲罰他們。他們製造恐懼以便讓人們敬畏,如此人們會以為神在那裡而且將會懲罰他們。

但我們現在馴服了那個神。現在,神在你的電扇、冷氣、冰箱裡運作:你需要的任何東西,那個神都會服務。神變成了你的僕人,不再惱怒也不再威脅恐嚇。透過科學,外在力量被蛻變成朋友。

同樣地,內在能量透過宗教而蛻變。

憤怒像你的身體你的電能:你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它。不是把別人殺了就是自殺。社會說自殺沒問題,那是你自己的事,但是不要殺害任何人–就社會而言這沒問題。於是你不是變得具侵略性就是變成壓抑。

宗教認為兩者都不對。基本的需要是更覺知以及知道這股能量秘密:憤怒,這股內在電能。這是一股電能,因為你會變熱。當你生氣時你的體溫變熱,你不可能瞭解佛陀的沉著,因為當憤怒蛻變成慈悲時一切都會冷靜下來。深沉的冷靜。佛陀絕對不會讓人感到激烈,他總是沉著冷靜,歸於中心,因為他知道如何使用內在電能。電能是熱的,它可以成為空調的來源。 憤怒是熱的,它可以成為慈悲的源頭。

慈悲是內在空調。突然間每一件事情變得清爽美好,沒有任何事情會打擾你,整個存在被蛻變成朋友。不再有敵人…因為當你用憤怒的眼睛看出去,有些人就變成敵人,當你用慈悲的眼睛看,每一個人都是朋友,鄰居。當你有愛時,上帝無所不在,當你懷恨時,到處是惡魔。那些都是從你的觀點被投射出來的實現。

我們需要的是覺知,不是譴責;透過覺知蛻變會自動發生。如果你覺知你的憤怒,領悟力會貫穿你。只是觀照,沒有評斷,不說好或壞,單純地在你的內在天空觀照:正在發火,憤怒,你感到激動,整個神經系統正在震動顫抖,你覺得全身發抖 – 多美好的片刻,因為當能量作用時你才能夠順利地觀照它,當它不起作用時你不可能觀照。

閉上眼睛進入靜心中。不抗爭,只是看著正在發生的事件,整個天空充滿電能,閃電不斷,如此壯麗,你可以躺在地上看著天空,單純地觀照著。當內在有這樣的發生時你也麼做。

有烏雲在那裡,因為沒有雲就不會有閃電 – 烏雲就像你的思緒。有人欺辱你,嘲笑你,說你這樣那樣…有許多雲、烏雲和閃電在你的內在天空裡。看!如此美好的光景,當然也因為你不了解而感到可怕。它是神奇的,如果奧秘不被瞭解就變得可怕,你會怕它。然而每當奧秘被瞭解,它會變成恩典,變成一份禮物,因為你現在知道了要點,有了它你就是主人。

Osho: 花落繽紛